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0章 演技碾压(二更)
    “咔——”

     “这一个镜头过了,先去休息一会儿吧。”

     “辛苦了。”

     接过虞莹莹手中的水瓶,季言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渍,翻开放在身旁的剧本开始看了起来。

     因为上次她说的那些话,导致最终剧本被整体修改了一遍。

     本来圣母的男主角变成了性格恶劣喜好厮杀的性子,和女主角之间也不再是什么一见钟情,而是认为有趣抢来做玩具。

     先不说其他的,至少编辑很满意新改的剧本,瞧她天天双眼冒光兴致盎然的模样就能看出来了。

     除此之外,还有另外一件事,那么就是……

     “没想到季言你也会看剧本啊——”

     轻佻的话语,怎么听都让人很不舒服。

     没错,另外一件事,就是剧中新添了一个男主角。

     也就是裴芸之前嘴中说的烨哥哥,风子烨。

     “风前辈。”

     听到这些话,季言只是眨了眨眼,便礼貌地问好。

     身旁的祁连,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这个风子烨怎么阴阳怪气的?从进组的那天便开始找季言的麻烦,实在让人不喜。

     他向前走了一步,隐隐地将季言护在身后,不客气地看着风子烨,心里满满的都是防备。

     “风先生,我们季言才进入娱乐圈,许多事情还不懂。若是让你哪里看不上眼了,还请多多包涵。”

     见到祁连的这副模样,风子烨面上闪过不虞,直到被自己的经纪人戳了一下腰侧,才反应过来。

     他上下打量了祁连一眼,许久,勾唇轻笑。

     “瞧这话说的,我又没想怎么样。要知道,季言的演技很好,有时候我都自愧弗如呢。”

     话末,他便摆了摆手,走回自己休息的方向了。

     只是临走前,还留下一句。

     “就是不知道,能走多远。”

     切,也没什么大不了。不就是靠着个经纪人护着,得意个什么劲?

     风子烨前脚刚离开,祁连便将季言拉到一边,神情严肃,把季言看得一脸莫名其妙。

     “祁连,你这是怎么了?”

     “我不想去了解你的私事。”

     祁连的眉头忍不住拧作一团。

     “只是,季言你告诉我,为什么你会招惹上风子烨?”

     这个风子烨为人小心眼不说,被他缠上来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再说了,虽然已经连续三次惜败于影帝之战(萧煜是影帝),但是,放在国内,绝对是当红的一线,拥有着数量可观的的粉丝团。

     知道祁连在纠结什么,季言眨了眨眼,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来,直接搞得祁连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刚想再说几句,季言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胳膊(因为够不到肩膀)。

     “不要太担心了。”

     “这种事情……”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不如就静观其变吧,省得乱了阵脚。”

     “你还真是……我就没见过你这种心态的。”

     不过,季言的话倒是让他冷静下来了。

     没错,先不去想为什么风子烨会对季言抱有这么大的敌意,稳住阵脚才是他们应该做的。

     更何况,有裘穆在,相信他们也不会吃多少亏。

     倒是那个风子烨,反而要更危险一些。

     想清楚这些事情,祁连也恢复了一贯的从容,难得地露出了一个笑容。

     不愧是他的艺人,就要有这么临危不惧的风范!(大雾

     天知道,季言不过是觉得一个小小的人类,还不至于让她去在意罢了。

     “哧——”

     “子烨。”

     经纪人皱眉。

     “你的表情太明显了。”

     “那又怎么样?”

     风子烨不屑地瞥了经纪人一眼,冷哼道。

     “我就是看她不顺眼。”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经纪人,当真以为能管得了自己了?再说了,他想要讨厌谁,是他自己的事情,这人未免也管的太宽了点。

     说到底,这件事情很简单。

     连续三次被萧煜抢走影帝头衔,风子烨没有一点怨言是不可能的。相反的,他简直快要恨死萧煜了。如果可以,他恨不得萧煜现在立刻消失。

     通过一些小道消息得知聂导要拍新电影了,便赶来自荐了。本想着男主角的位置一定是他的,没想到,竟被一个刚入道没多久的新人给抢了。

     最可恶的,这个新人,和萧煜关系还不错,实在是忍无可忍。

     用尽了一切办法,才让聂导同意在电影中再加一个男主角(聂导:没有主角和俞民之作对似乎没什么意思),为此他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谁知道,这个季言见到他进组竟然丝毫没有上来讨好的意思,简直不能再忍了!

     他就知道,和萧煜关系好的全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以说,这件事情的根本,就是季言被风子烨迁怒了。再加上季言算是抢了他的角色,这个仇便这么结下了。

     看着季言和祁连、虞莹莹他们谈笑风生,风子烨瞳孔中的恶意简直快要倾泻出来。

     直到。

     “烨哥哥!”

     “裴芸?”

     糟了,自己刚才的表情没被看到吧?

     这边风子烨在心里懊恼着,裴芸已经笑着跑了过来。看着他面上复杂的神情,瞳孔中闪过一些什么,再度笑着开口。

     “烨哥哥,你在想什么?喊了你好几声没听,我才跑过来的。”

     是她的错觉吗?刚才,她分明看到烨哥哥的脸色闪过了狰狞。

     因为心情不好,风子烨一时也忘记了在裴芸的面前维持他的好好先生形象,想着这人是自己的粉丝,便滔滔不绝地说起了内心的怨念。

     “啊……没什么的,我只是在想,那个季言倒还真是讨厌。演技平平,却占了个男主角,想到接下来要和她对戏我就……裴芸?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

     裴芸后退几步,掩饰住内心的复杂,冲他笑了一声,便跑开了。

     “我去看剧本了,下次再聊烨哥哥。”

     “什么嘛。”

     莫名其妙地看了裴芸的背影一眼,风子烨轻哼一声。

     “神经病。”

     若不是裴家的地位能够帮他得到许多,他才没心思陪这么个小女孩玩这些过家家酒的纯情游戏。整天挂着温和的笑容,实在是要恶心死了。

     ……

     “……”

     骗人,烨哥哥怎么会是这个样子的?

     她明白,被抢走角色一定不开心,可是,这些天她和季言对戏也是知道的。季言的演技,比她,甚至可以和烨哥哥相提并论了。

     怎么会像他口中所说得,演技平平?

     第一次见到风子烨真实的样子,裴芸心里一时间波涛汹涌。她忍不住咬住下唇,下意识看向季言那边,对方似乎察觉到了,抬起头看向她。

     见到是她,还冲她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

     而且,这些日子,她越发怀疑烨哥哥口中说得抢角色一事。

     总觉得,能够这样对她笑的人,是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也许,她不应该完全相信烨哥哥的话。

     也许,季言真的是个好人也说不定。

     ……

     “准备第十三镜。”

     “全体就位。”

     听到这番话,众人立刻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来。季言和虞莹莹说了几句,便走向自己应该站的位置。

     快要走到的时候,却被人从背后撞了一下。一个踉跄向前跌了几步,待站定了身子,季言抬头,发现撞自己的,正是风子烨。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

     风子烨上扬唇角,看起来像是一个体贴的前辈。他伸出手拍了拍季言的肩膀,只有他们两个人才知道其中的力度有多大。

     之后,擦肩而过。

     “没有看到你的存在,还真是不好意思呢。”

     不过是一个新人,没什么好得意的,看他待会儿怎么在演技上彻彻底底地碾压。

     “……”

     还真是恶劣。

     像风子烨这种,看一个人不顺眼,暗地里找事的情况,他见过很多次了。

     毕竟娱乐圈就是这样,弱肉强食,风子烨这么做也是无可厚非的。

     不过,他不相信季言会就这么吃下这个暗亏。毕竟虽然这人平日一副文文弱弱的模样,但是他总觉得,季言的内心藏着些什么。

     而那些东西,也是他想要看到的。

     见其他人都站到了自己的位置上,聂朗山轻微挑眉,扬起一只手臂,快速放下。

     “——”

     开始了。

     “年年,到我这边来。这个家伙是丧尸!只要是丧尸,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段沉郁怒视着俞民之,手中的武器被死死地攥着。

     凭良心而论,风子烨现下这么火热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起码演技是足够的,愤怒和憎恨的神情简直是活灵活现。

     当然,这其中是否含有私人因素就不知道了。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表现完美无缺,风子烨在心里得意地笑着。

     看到了吧?这才叫演技!

     所有人都注视着季言,包括虽然心里不屑的风子烨。

     被人这么注视着,季言面色没有一丝慌张,她定定地看了风子烨一眼,之后。

     唇角上扬。

     “呵。”

     来了!俞民之来了!

     那一瞬间,所有人的心头都闪过这么一句话。

     “你笑什么!”

     风子烨心中一紧,下意识地就说出了自己的台词。

     谁料,季言看也不看他一眼,反倒是伸出手,一把将裴芸拉入怀中。

     她唇角的笑容,邪肆,而又魅惑。

     明知这人危险,仍然引得剧中的女主局愣在原地,瞳孔中甚至染上了一抹痴迷。

     看到这副模样的裴芸,风子烨只觉得脑中如铃大作,一把将她拉到自己的身后。分不清是现实还是剧中,冲着季言就大吼出声。

     “你给我离她远一些!”

     这个人,应该是他的!

     “真没想到。”

     “聂导?”

     副导演有些不解。

     聂朗山摇头轻笑,继续说着。

     “这个季言……还真是有两下子。”

     能够将风子烨带入戏,实在是不可小看。

     那么,被这般怒吼的俞民之……又该怎么办呢?

     “好吵。”

     动了。

     看不清楚动作,只是一瞬间,俞民之就出现在段沉郁的面前。再之后,段沉郁就整个人便躺在地上,,捂着腹部,面部痛得都要扭曲了。

     而做了这一系列动作的俞民之,“他”高高在上地俯视着他,周身散发着君临天下的气场。

     之后,冷笑出声。

     “凭你,还不配和我说话。”

     “……”

     “啊啊啊!”

     一旁花痴的聂芝终于忍不住大叫出声,听得聂朗山无奈,但是眼中,又含着欣赏。

     至于风子烨?

     他狰狞着面孔坐起身子,看着季言,瞳孔中蓄积着风暴。

     该死的季言!竟然让他颜面尽失!

     他一定要让她,身败名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