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番外尘封{一}
    “我亲爱的宝贝,快让妈妈亲亲你的脸。”

     每当这个声音响起,便代表着噩梦的来临。

     五官精致,长相妖冶,可以说很难有男人不会动心的女人。这个时候,便会挂着甜腻而危险的笑容,冲他伸出怀抱。

     纵使他千般万般不愿扑进这人的怀抱,最终,还是在这人冰冷的注视下,嗫嚅地开口。

     “是的,母亲大人。”

     是了,他称呼对方为——“大人”。这是对方要求他的,若是他没有这般称呼,迎接他的,便是一顿狂风般地暴揍。

     看着女人甜腻的笑容,他走近对方,下一秒,便被一巴掌打翻在地。

     面上火辣辣的疼,很快便肿胀起来。

     “竟然想违抗我?”

     女人的语气阴狠,看着他,仿若他是什么该死的东西。

     “不……我没有……”

     身子瑟缩着,努力地,想将自己缩成一个团。但是,还是被女人一把揪住耳朵,整个人提溜起来。

     耳边是女人宛若魔鬼般的声音,面上的疼痛难以忽视,隐隐地,只觉得身上的每个角落都开始疼痛起来。

     大概是见他没有反抗,女人无趣地撇嘴,之后,愉悦地上扬唇角。

     “脱下衣服来,让我看看我亲爱的宝贝。”

     “……母……母亲大人,上次的伤还没……”

     “嗯?”

     听到拒绝的话,对方不满地看向他。

     “我的宝贝,你在拒绝我吗?”

     “不……”

     “快点给我脱下来,或者说……”

     她顿了顿,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

     “你想要我亲自割下来呢?”

     “不!”

     声音下意识抬高,但是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女人的话宛若魔咒一般,瞬间打破他所有的幻想,手指颤抖着,将身上的衣服一层层褪下。

     露出了,那布满伤痕的身体。

     白皙的皮肤上,满是大大小小的伤口,有几条显然是最近才添上的,因为刚才的动作,正朝外沁着血。

     血腥味逐渐在屋内蔓延开来,而他的面色也越发苍白。

     因为……

     女人在这里。

     “哦~”

     闻到血腥味,女人的神情霎时柔和了许多,看向他时,面上的笑容也变得真诚了许多。

     只是,他并不希望看到这般真实的笑容。

     因为这带来的,不过是更深的痛苦。

     女人将他揽入怀中,唇瓣亲吻在他的额头,带来湿湿热热的触感。

     最初的时候,他还会为此而激动,到了现在,他已经知道,这个亲吻,不过是宴会前的仪式罢了。

     何为宴会呢?

     “呲——”

     刀子没入大腿,发出沉闷的响声。

     之后,便是连及心脏的疼痛,一大片肉被割了下来,落在地上。

     鲜血瞬间喷薄而出,地板被染上诱人的红。

     看到这幅场景,女人兴奋地大笑出声,她一把推开他,捧起地上的肉,凑近鼻尖用力地嗅着,嘴里还发出了悦耳的,类似于呻.吟般的声响。

     “啊……就是这个,我已经想了很久了,我的宝贝,果然你是世界上最棒的。你的父亲实在是太没用了,才那么些天就受不了了,最后还给我跑了……所以,我的宝贝,你可要一直一直陪着妈妈哦,这个世界上,妈妈最爱的人就是你了。”

     “……是的,母亲大人。”

     世界上最爱的就是他了?

     听到这番话,他只觉得整个人宛若泡在冰冷的池中,身子僵硬无法动弹。

     他的记忆中,父亲的画面很少,但是,大多时候都是阴沉着面孔,似乎很是痛苦。

     他很是不解,以为这是因为工作太累的缘故。

     日子便这般,一日一日地过去。

     终有一天,父亲走到他面前,蹲下身子,冲他疲惫地笑开,大手放在他的头上,轻轻地拍了拍。

     “对不起……我可能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

     “父亲?”

     他不懂,因此,他拉着父亲的手,眼眶泛红。

     “父亲!您不要我了吗?我知道,我不似乎很乖,母亲也总是和您在一起,不怎么和我说话……但是,我会改的,所以……父亲,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

     那个时候,他真的是如此认为的,还傻傻的想着,只要自己变乖了,父亲不会走,女人也许也会疼爱他一分。

     然而,听到这番话,父亲的神情变得狰狞。

     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痛苦的事情,对方攥着自己胳膊的手力度加大,让他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父亲?”

     “不要再说了!”

     父亲一把推开他,站起身子,语气疯狂。

     “我不会再留下来,痛苦的事情,不该由我来担着!”

     于是,那便是他看到父亲的最后一面。

     女人回来后,知道父亲离开了。

     她先是怔楞着看向他们的卧室,之后,转过脸来看向她,绽开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她说。

     “我的宝贝,妈妈真的好难过……所以,你会离开我吗?”

     “母亲……”

     大概是太贪恋这个人的温柔,当被如此对待的时候,第一时间他竟然没有发觉。明明嘴上说着这般温柔的话语,女人的瞳孔深处,却是深彻的寒冰。

     他扑入对方的怀抱,满足地蹭了蹭。

     “我是不会离开母亲的,绝对不会。”

     “真乖。”

     女人抱着他,唇角上扬。

     她说。

     “我的宝贝,妈妈最爱你了,所以,我也不会允许你离开的。”

     那是他,噩梦的开始。

     本以为温柔的女人,实际上,是个吃人的变态。

     之前父亲会变得那般疯狂,也是因为,生理心理全都支撑不住,害怕真正变成一个疯子,选择了逃离。

     父亲大抵是真的爱着女人,所以,能够忍受这么多年。

     但是,也是极限了。

     因此,饱受这些痛苦的人,变为了他。

     伤口好些便再度添新,几乎每夜,都在疼痛中度过。

     慢慢的,称呼也变为了“母亲大人”。

     也许哪一天自己死了就不会这么痛苦了吧?

     如此想着,终于迎来了一个转折点。

     那一天,本来天气预报说的是晴天,莫名的却下起来雷雨,似乎在预示着些什么。

     母亲从外面回来,周身浴血,神情却是出奇的兴奋。

     她上前抱住他,语气欢快。

     “我的宝贝,我终于迎来了我的时代。”

     “母亲大人的时代……”

     属于这个人的时代会是什么呢?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入女人一般,是喜欢吃人的变态吗?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

     屋外传来可怕的嘶吼声,之后,便是街坊邻居痛苦的哀嚎。

     “不!不要过来!”

     “怪物啊!

     “快逃!要追过来了!要……啊!”

     再之后,便是宛若啃噬物体一般的声音。

     “母亲大人……这是……”

     心里闪过不好的念头,他跌跌撞撞地扑到窗户边,看向窗外。

     下一秒,他呆住了。

     “……”

     他看到了什么?

     和电影中的丧尸一模一样的生物,成群结队,扑向四下逃窜的人群。然而,跑得再快终有会累的时候。

     最终,被追上,化为一堆血肉模糊的尸体。

     这时候,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女人要说“自己的时代”,因为,这种时候,就算吃几个人也不会怎么样吧?

     而她,将要吃的第一个人,怕是自己吧?

     瞳孔闪烁着,他看着窗外,却突然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母亲大人,他们来了呢。”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允许呢?

     他已经受够了这种生活,末世的来袭,并不是灾难,而是他的机会!

     是他,终于可以摆脱女人的机会!

     听到他的话,女人愣住,之后,面上浮现出不安之色。

     很正常,毕竟,再怎么变态,女人也不过是个人类,不免会有害怕的事物。

     而丧尸这种生物,又怎么会不害怕呢?

     她开始寻找着可以躲藏的地方,最终,躲进了衣柜之中。

     “砰——”

     门开始被用力撞击着,显然,外面的丧尸已经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他看向四周,不知怎么想的,便拿过桌上的一把菜刀,站在衣柜旁边。

     “砰砰砰——”

     撞门的声音越来越大,他死死地盯着大门的方向,一只手握着菜刀,另一只手却抓住衣柜的把手。

     只听又一声吼叫,门被撞开,而在同一时间,他用力跳起,将衣柜的门给打开,使女人无所遁形。

     而他,则是一个闪身,避开冲来的丧尸,将房门再度关上。

     “啊!你竟然!该死!不要过来!”

     女人的惨叫声不住响起,他看着女人不复平日的神情,宛若一只丧家犬般四下逃窜,愉悦地笑出声来。

     这便是报应,现在,是她自食其果的时候了。

     房间内没有任何武器,除了他手上的一把菜刀,想要活命,必然需要他的帮忙。女人自然想到了这点,祈求地看向他,语气细微。

     “宝贝,我知道你最爱我了对不对?所以……救救妈妈,妈妈还不想死啊!妈妈发誓,只要这次能活下来,再也不会欺负宝贝了!”

     “呵……”

     还真是可笑。

     也只有这个时候,会听到她说出这种话吧?

     见他没有动作,女人终于急了。

     “海恩!你不要忘了!我是你的母亲!难道你想要见死不救吗?!”

     “母亲……”

     听到这番话,他终于有了反应,一个跃起,丧尸的头被他用力砍下。蓝色的液体溅在女人的面上,引来又一声尖叫。

     “这才对。”

     女人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看着他,再度喋喋不休地开起口来。

     “你竟然还想看着我死?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

     一把刀,自胸膛穿过。

     女人呆滞地看着他,许久,不敢置信地倒下。

     临死之际。

     “海恩!你会不得好死的!”

     “是是是,我知道了,母亲大人。”

     雷声轰鸣,屋内,他的面色忽晴忽暗。

     鲜血沾染在面上,看起来,像是他的泪水。

     他。

     应该用海恩称呼更好一些。

     看着躺倒在地上的丧尸,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地向着丧尸走去。俯下身子,闻着腥臭的血腥味,下一秒,他却突然捧起丧尸的肉块吞入腹中。

     “咕咚——”

     一口又一口,身上逐渐开始变得滚烫。

     海恩躺倒在地上,神情痛苦。他不住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发出了几欲崩溃的哀鸣声。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再度睁开眼,那对瞳孔却变成了红色。

     看了看身旁女人的尸体,眨了眨眼,打了个哈欠。

     他说。

     “啊……好想吃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