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chapter033
    “季言,你不是人类,对吗?”

     “……”

     不是没想过,这个人会发现她的秘密,但是当真正来临时,季言才发现实际上她并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

     呆滞着一张脸,几乎快要说不出话来。一只手死死地拽着裘穆的衣服,身子不住地颤抖,像是下一秒就快要昏倒一般。

     看到这副模样的她,裘穆哪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轻叹口气,伸出手将这人揽入自己的怀抱。抚摸着那头柔顺的长发,下巴放在她的头上,语气宠溺。

     “别怕,是我。”

     没错,是他。现在在她面前的人,是他裘穆。

     纵使这个人不是人类,纵使她的存在会让很多人感受到威胁,甚至想要杀掉。纵使,出于人道主义……

     去他的人道主义!他只知道,季言是他喜欢的人,是他这个世界上唯一最珍视的所在,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又何须在意呢?

     只要她也喜欢自己,其他的就没什么好在意的。

     “……”

     裘穆……

     听到这番话,季言又怎么会不受触动呢?

     一直以来,无论是曾经身为人类的她,还是现在身为丧尸的她,向来都是独来独往。

     哪怕成为丧尸后,有那么多的同类,但是有心智的一个个想得却都是如何杀掉她并取而代之成为唯一的王。

     从未有人对她说出这番话,清楚地让她知晓,再也没有什么可怕。

     眼眶开始泛酸,季言死死地抱住裘穆的腰,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像是再也不愿放开。

     “我一直……很想告诉你。”

     被真心对待,被这般悉心呵护着……怎么可能不感动呢?可是,每当她想要倾诉一切时,脑海中便会浮现出沉睡之前的场景。

     ……

     “怪物!”

     “丧尸……是丧尸啊!”

     “杀了她!她是我们的敌人!”

     “丧尸才不会有什么心!他们一个个全部都是怪物!”

     话里的内容是不同的,但是神情所表达的意思,却是一模一样的。

     畏惧,厌恶,憎恨。

     那些人类,时时刻刻都在想要杀死她。

     哪怕……最初的她,并没有想伤害任何一个人。

     “憎恨吗?那么,就舍弃你这可笑的善心。季,你是丧尸,是我们的王。若是……你拥有弱点,付出一切代价我也要杀了你。”

     “大言不惭,现在的你不一样每天都想要杀死我吗?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在这里叫嚣。”

     “呵……”

     那人这样笑着,暧昧地贴近她,语气暧昧。

     “做不到不妨碍我说些什么吧?不过,真的很想吃了你啊……毕竟你这么的美味。”

     “真是恶心。”

     “随你怎么说,总之,身为我海恩猎物的你,我不允许你拥有人类的情感,你给我记住了,季。”

     ……

     虽然很讨厌那个人,但是,不得不说,那些话的确让她看开了些许。

     既然她已经是异类,注定不被接受,那么就没必要再去犹豫那么多。

     因为,她是丧尸。

     她还能记得第一次吃人的感觉,炽热的鲜血,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虽然吞咽入腹的感觉让她舒服,但是她却恶心的几欲逃走。

     一次,两次,直到慢慢开始习惯。到了最后,她甚至开始对猎杀人类有了兴趣。

     看着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人类,一个个哭泣着哀嚎着,祈求她放过自己。她也只是轻声笑开,在对方绝望的神情中,掏出对方的心脏。

     嗯,是了,她只对心脏这种东西感兴趣。

     至于其他的?反正人类不是称她为丧尸王?身为王,将猎物分给子民不是理所当然?

     就这么一日一日的度过,久到她都已经忘记最初是如何成为丧尸的时候,面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人类。

     不……也许说人类也不太恰当。

     对方穿着一袭长袍,摆出一副她不喜欢的神情,淡漠着开口。

     “这里不属于你。”

     “何以见得?”

     “你应该以人类的身份生存下去,因为我看得出,你和那些纯粹喜欢杀戮的丧尸不同。”

     “不属于?你看得出?”

     她很是不屑。

     “你怎么知道我和他们不同?不,我和他们是一样的,我喜欢杀戮,最喜欢看到这些人类绝望的神情。我是王,这里是属于我的。”

     他又怎么能知道她经历过什么呢?身为人类的时候她就不被接受,那么身为丧尸王,就是最好的选择。

     不是厌弃她吗?不是看不起她吗?这般被抛弃的她,成为了被他们惊惧的存在,每次想到这种事情,都让她兴奋不已。

     所以。

     “少在这里给我说教了!”

     “是仇恨吗?可怜的孩子。”

     挂着哀天悯人的笑容,那人轻叹口气,轻微挥了挥手。

     “那么,睡吧。”

     “睡?你在开什……”

     一句话没说完,她便感觉到一阵疲惫,眼皮开始下沉。她想要再说些什么,却发现什么也说不出了。

     最后,只能看到那人温和的笑容,以及,留在她耳边的最后一句。

     “睡吧,终有一日会在属于你的时间醒来。”

     ……

     听着这人断断续续地说着自己的故事,裘穆的神情先是震惊,到最后,已化为浓重的心疼。

     明明最初也不过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到最后竟然变为厌恶人类的存在,这其中一定有不少故事吧?想到季言可能吃到的苦,他的瞳孔闪烁着,最终也只是更加用力地揽紧这人。

     “不会了。”

     不会再让这人担惊受怕,也不会再让任何人有机会伤害到她。

     他轻柔而坚定地吻在季言的额头,认真地开口。

     “让我保护你,季言。”

     丧尸王如何?手上沾染着无数人类的鲜血又如何?他想要保护她,只是因为这个人是季言而已。

     “……”

     耳边的声音太过于悦耳,让季言的身子不自觉放软,依偎在这人怀中,莫名的安心起来。

     是了,是他,是裘穆。

     所以,没有必要感到害怕。现在不会,以后也必然不会。

     这般想着,她轻笑出声,面上的笑容第一次如此明媚。

     “裘穆,最喜欢你了。”

     裘穆身子一震,面上的神情柔和的快要滴出水来。

     “嗯,我也是。”

     最喜欢你了。

     ……

     “哐当——”

     是被子掉落在地上的声音。

     “海恩?”

     听到声音,叶锦慌忙跑过来,见他一脸恍然,上前抱住对方,轻微蹭了蹭他的胸膛。

     “你怎么了?”

     海恩缓慢地看向她,半晌,才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来。

     “我?我没事。”

     他将叶锦揽入怀中,双手不住地在对方的身上游走,听着耳边女人娇.喘的声音,瞳孔幽深,终是一把将这人推倒在地上。

     看着身下之人故作镇定,但是瞳孔中隐含着期待的模样,内心冷笑,面上却挂着魅惑的笑容,海恩舔了舔唇瓣,声音悦耳如大提琴。

     “倒是我亲爱的宝贝……就这么扑过来,是在暗示我什么呢?”

     “我……”

     腰侧被人暧昧地抚摸着,叶锦浑身瘫软,一对眼睛似乎盈满了水波,柔柔地看着海恩,语气是她自己都不知道的娇嗔。

     “你明明知道的,还要问我。”

     “哦?我知道?”

     被如此暗示,海恩却像是不明白一般,只是,一只手却掀起叶锦的衣服探入其中。之后,耳边的喘息声变得更为甜腻。

     “你……”

     他明明是知道的!

     叶锦咬着下唇,气恼地看着这人,只是,最终欲.望还是战胜了唯一的一点矜持。她将上衣的扣子一颗颗解开,同时,挑逗地看着海恩。

     “我想要.你。”

     “呵……真是诚实的孩子呢。”

     海恩笑着,一只手解着自己的扣子,同时直直地盯着对方。

     “既然宝贝你这么听话……那么,我会给你奖励哦。”

     女人的娇.喘,男人的喘息,以及引人遐想的翻覆声。两人,就这般在客厅的地毯上,进行着男女之间最简单的“交流”。

     也不知过了多久,叶锦已是整个人昏了过去。压根没有去管这个人会怎么样,海恩便站起身,径直走进浴室。

     他讨厌自己的身上有人类的气息,那会让他烦躁。

     彻骨的水自头上洒下,海恩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绽开一个冰冷的笑容来。

     “竟然和一个人类在一起……季,你当真是变了很多啊。”

     当然,这种变化自然不是他喜欢的那种。相反的,知道这件事海恩简直愤怒的想要杀了那个该死的人类。

     季之于他,是猎物,是唯一被他认可的存在。因而,他绝对不允许,这般特殊的季被一个低等的人类所玷污。

     “裘家?呵呵,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人类罢了。”

     就这么一个人类,还不配被他放在眼里。

     按理说,区区一个人类,那些低等的同类就可以解决了。

     只是……偏偏,这个裘穆的身边,有季言。

     还真是……让他火大。

     想到那人清冷的瞳孔,以及那句“你杀不死我,海恩”,他就觉得整个人都变得兴奋起来。

     她是他的猎物,因此,理应该一直注视着他。

     所以,人类的情感全部都是累赘。

     “既然你自己无法割舍掉人类世界……”

     海恩笑开,瞳孔深处蓄积着风暴。

     他会亲手,毁掉她所珍视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