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算命先生
    学校外的铁栅栏门右手边,有一处保安亭,透过玻璃窗,可看见有一位年轻的小伙子在站岗,蓝灰色外衣搭配浅灰色衬衣,服饰庄严,站着军姿,姿态威严。

     保安见一人单独出现在这校门口,主动伸手拦住人说道:“这边属于私人地区,不向外界开放参观,如果你要进来,请出示出入证件!”

     邱行低头,用咯吱窝夹着手机,手在书包翻找录取通知书,递给保安检查。

     “嗯,可以进去了。”保安微笑,接过录取通知书检查一番,又交回邱行,主动按下手中的电子按钮,打开校门口的铁栏杆门,友好地说道:“老师是七点开始上班,你先在学校逛逛熟悉环境,等老师上班就可以去登记录入信息了!”

     “谢谢!”

     邱行点头,将录取通知书折叠好,塞入背包,拖着咯咯作响的行李箱从正门进入大学内。

     走在校道,邱行又摸出手机,百度夏侯大学的资料。

     可惜,关于这学校,百度网站设置为禁止检索词语,没啥好查到的资料。

     大学校区虽然属于近代修建,许多建筑却不采用近代的建筑风格,又是古风,假山流水,池中锦鲤,葡萄藤蔓延的歇息区,静谧、原始的竹林……,入这,仿佛又重新回到古代。

     在学校大致逛一圈,学校建筑的大概分布邱行已心中有数。

     东边是学校前门,一条石砖铺建的两米宽大道延伸至学校内部,大道的两边是教学区,数栋大楼耸立原地,这或许是校园内唯一能找到现代风格建筑的地方。学校前门进来的右手边位置有一家学校的图书馆,三十六层的塔状,占地目测两百来平方米。

     西边和南边分别是两处学生的宿舍,西属男生,南属女生,西南方向,绿化带中间带着室内的各种运动场地,墙体外铺着石砖,屋檐用琉璃瓦搭建,守护兽翘起。

     北边,属于学生的饭堂,数量有三个,布置陈旧得像古代的客栈,大部分用坚硬的木材来搭建。北边有两个学院的后门,规模和前门比较小了许多,不认真对比根本不知道是夏侯学院的大门

     慢悠悠的逛一圈,邱行感到腿脚酸痛,便在森林小道间放下行囊。

     行李箱一放,惬意的往木椅子一摊,近些日的疲惫一拥而上。刚坐下,浓重的睡意袭来,邱行头如小鸡啄米,精神迷迷糊糊,半睡半醒。

     “哟!少见有新生这么早的来啊,算一卦?”

     邱行睡朦胧听见有人在和自己打招呼,不情愿的从睡意中醒来,眯眼环顾四周。

     不知何时,前面的草地来了一位山羊胡须的老先生,白发中夹着几条黑发,面容开朗,装扮清闲随意,笑起来眼角的三条鱼尾纹挤出指甲深的沟壑。

     东方的太阳,已泛起鱼肚白,天色渐亮,几朵庞大的乌云悬挂高空,折射出七彩的颜色。

     邱行用手用力的抹了一把脸,从椅子上站起,高举双手伸懒腰,苦笑摇头,“不了,我兜里的钱不多,要省点花。”

     “哎,小兄弟,我这一卦,在学校里面不知多少人求着呢,我主动问你,你居然拒绝,真是奇男子啊。”

     “算了,我主动替你算着先吧,你看准不准。”算命先生自顾低头,掐着手指,主动说道,“今年答应入学的学生不多,虽然有23个学生收到通知书,愿意来的只有18位,而十八位当中,你又说你穷,你应是出生农村,姓邱,名行,刚在广州打暑假工出来,兜里揣着的应是暑假工的工资,由于提前离开,工厂克扣了你半个月的工资,邮政卡里应还有交学费的一万多元,由父母向外的几个亲戚借来凑齐的,下一学年,你计划半工半读来自己供自己读完大学,我没算错吧!”

     “算?这只能说老先生你消息灵通吧,这些东西只要花费时间去查,都能查到!”邱行卸下行囊,抱在怀里,不留情面的戳破算命先生的把戏,“前辈,和你说的一样,我的学费都是借来的,身上真没钱,不算卦!”

     人没钱,脸皮就要厚,在邱行眼里,算命先生都那一套。

     “伶牙利嘴!”老人没有介意,向邱行递过去一张黄纸和毛笔,说道:“你我有缘,免费赠送你一个算字的机会,你写下来吧!”

     “真的?”

     邱行心动,问道。

     他心里打鼓,保安又怎么会让普通的人进入校区,虽然口是心非的否定算命先生的答案,心中疑虑未减,普通人又怎么会详细知道他的家庭状况,遂答应算命先生的话。

     “老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收你半分钱我就是狗。”

     算命先生点头,邱行遂接过毛笔和那张黄纸。

     黄纸到手,邱行停笔,想许久,都没想到适合写上去的字。

     他灵机一动,回想起之前曾画过的各种抽象画般的纹路,就用毛笔小心翼翼的将这些纹路中的一个模仿到黄纸上,借老人的口解解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毛笔笔劲不好控制,原本精细的纹路被草草画几遍就做草草收场。

     邱行将黄纸承载的画递回去,“先生,我写的不是字,是一幅画,不知先生是否能解?”

     画完这抽象画派的纹路,邱行才想起人家算命先生教他测的是字,不是话。他担心得罪人,在交上黄纸前就胆大的问了一句。

     算命先生主动伸手过去拿过邱行拽紧手中的画迹,说道:“字和画,都是体现人内心想法和未来去向的一个载体罢了,又何尝不能解开。”

     邱行微笑着,静等算命先生的解答。

     不经意间,毛笔的笔墨在邱行的袖口粘到了墨水,一点即化,唤作一朵黑色的梅花。

     “一来就给我出个大难题,你果真没辜负太灵真人的目光。”算命老人拿过纸条,仔细的上下端详,用打趣的口吻说道:“印记虽然简单,却是一道天地大道衍生出的符文,名为道纹,未定是法术或者是功法的道纹。”

     “道纹?!”

     邱行对这个词的概念听得云里来雾里去,不大明白。

     “一个小小的概念而已,等你入了游戏,触摸修行境界你就明白了。”老人一手扶老腰,目光始终没舍得离开画做,“这道纹威能不小啊,虽然是以涂鸦式的被模仿出来,可我这上等的符纸却都达到承载的极限了,也不知道你小子哪来的运气。”

     听完这些,邱行就猜测到这纹路和游戏中的修炼体系有关系。

     顿时,什么各种仙幻小说中的传承、奇遇、天才等等元素在邱行脑袋集合。小说中,为宝贝而杀人、迫害的情节层出不穷,而小说的灵感来源于现实,现实同样有见财眼开的人,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越是往深层去想,邱行越发感到害怕,甚至后悔自己迷糊参入这算字的麻烦中。

     “不明白!”

     到最后,邱行干脆装傻充愣,无辜的摇晃大脑袋。

     算命先生没有和邱行纠缠,整个人深深陷入到符文的解答中去,那份专注,非深爱着这份工作而不能做到的。

     算命先生答应的两个小时过去,天色已亮,校园多出几位打扫的清洁工人,扫着青草上的落叶。

     他站起,长吐一口气,放松的说道,“解不出来!这纹路有自己的解法,另外这你毛笔画出来的图案太模糊,无能为力。”

     语罢,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炎从老人手心烧起,将那张测字的纸条烧成粉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