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学长、游戏
    那张会变色的通知书上写着几条校规,最顶端的一条便是不得将入学的详细去向告知任何人,即使是最亲的家人。

     一开始收到快递,邱行想直接把那张黄纸的通知书给撕了,以为那是一场可笑的诈骗。可在邱行验证身份不久,天空一道手臂粗大的灵光从空中打向地下,轰的炸裂开。

     “定!”

     邱行感觉到周围的空气开始凝固般,身边的人和和物都定住了体格,僵硬如同蜡像馆的蜡像。如果不是门卫的手臂皮肤还有温度,邱行一度会怀疑他已经死掉。

     “你就是今届被招的23个学生之一?”

     邱行的头顶上传来声音,来人是一位年纪相仿的少年,淡青色的衬衫,脚踏飞剑,动作生疏的,摇摇晃晃地降落在工厂的空地边。

     “应该算…是吧!”

     邱行被震住,说话都是结巴的。

     前一刻出现的情景,彻底颠覆他以往建立的无神论观念。

     “是老师的符纸没错!”御剑而来的韩虎鹰接过邱行的录取通知书,检查一番,“我是老师叫我过来接应你一声的,毕竟这事的确难以让人凭空去相信。”

     “我想我不得不信!”邱行打量御剑的少年,嘴角苦笑。

     韩虎鹰主动、友好的给邱行伸出手打招呼,开朗的笑着做自我介绍,“我叫韩虎鹰,夏侯大学大三的师兄,你应该会来的吧!”

     “呃!”

     邱行满是贴鞋胶水的手,竟主动的向后缩了缩,不知该不该握上。

     “没事!”韩虎鹰略有尴尬的把手收回来,在裤袋边上擦了擦,不嫌弃跟上去和邱行握上。

     “我问一下,夏侯大学的学费是怎么算的?”

     邱行担心学校学费的问题,主动的开口问道。

     夏侯大学,自道这款游戏开放后,在人们视线中忽然出现的一所二本大学,大学内和普通的大学一样,有着各种普通的专业,只是想要成为夏侯的学生却是难上加难。

     填志愿时邱行没有妄想过二本的夏侯大学,对夏侯仅知道个名字,其余的一无所知。

     听同学和老师说二本的学校学费超级的贵,要是太贵而缴纳不起,邱行打算放弃,乖乖的去读所谓的三B类院校,出来后安心的找一份工作生活,不敢去奢望那些有的没的来加重父母经济负担。

     “学费?唉,你担心这事呢,你们家的情况老师了解过,放心,师尊会安排妥当的。”韩虎鹰熟络拍邱行的肩膀,将一个电子手表般的物品塞到邱行手中,匆忙说道:“对了,这是游戏系的登录器,老师叫我给你送过来的,我修为不高,即使有老师的符箓加持,定身术时效最就多一分钟,你自己有空再进游戏去了解吧,记住这通知书是秘密,其他人要问你,你就用那张普通的通知书应付就行,我不解释,装完逼就退!”

     韩虎鹰对人有种自来熟,嘱咐邱行一句,又是急忙离去。

     不奇然,韩虎鹰带上墨镜,手插在裤袋里,悠闲的向大门走去。他前脚踏出大门,后脚整个工厂又是重新恢复原状。

     邱行意识缓不过来,要不是手里还留着那游戏的登录器,至今都不愿相信那些是真的。

     保安用手揉着太阳穴,不知发生了什么;工厂传送带上的几双半成品鞋子流入机器内,被压坏得不成样子;工人装水的水杯水溢满一地,正被赶来的组长训骂……

     邱行将通知书放在裤袋中,叹一口气,继续上去车间工作。耽误了些工作,不知今晚大半夜的会不会被单独留下来加班。

     近几日,邱行都在打听那韩虎鹰御剑,施展定身术的后续。工厂里的神秘事件没有传播出去,被相关人士压了下来,对工厂内部的员工,采取的是惩罚的方式,直接认定为员工疏忽大意犯错,谁也不敢有再多的怨言。

     众目睽睽之下,这事都能被压下来,可见夏侯的确有能力和权力去抹掉真相。

     韩虎鹰的出现,如同在邱行的生活中投下一枚炸弹,在邱行内心炸起无数波澜,却在他的八月现实生活中仅起一片涟漪。

     暑假工上下班正常的进行着,做暑假工的学生们,说白点就是廉价的苦力,无情被工厂压榨着剩余价值,工作量比正常的工人要高,拿工资却比正常工人还要低一半,从早上的八点忙活到晚上的十二点,近乎没有正常的休息时间。

     邱行做的工作是一个月休息两天,两天都连着放假,还是月末。所以邱行一直没有时间去进入游戏,也没怎么去了解。

     八月中旬,邱行主动拿那普通的录取通知书去和工厂的主管聊着,借已要入学的名义,想提前退出了暑假工的生涯。

     工厂的财务部已邱行提前退出为由,原是单反违反合同约定,拒绝发放公司,邱行以合同的不可抗因素据理力争,最后差点没申请民事纠纷,工厂的财务部扣掉邱行一个星期的工资,翻着白眼给邱行发放两千多元的工资。

     夏侯大学和广州隔两座座县城,大巴从高速公路开过去,都要耗七八个小时。

     大巴青蓝色的座椅上,邱行无聊,用了期待已久的游戏启动器。

     鞋厂的工作休息的两日都在月末,他要早上学,没赶上休息日。每天八点忙活到十二点,几乎回集体宿舍就是睡觉,出去就是入厂工作,哪有时间运行游戏。

     滴答,滴答。

     一种类似钟表的响声在大巴车厢回荡,类似乎催眠时的声响,一股能量邱行和其他人隔开。

     “淡化存在感法术正施展中,倒数时间十秒。”

     戴在邱行手臂上,电子手表式的登录器显示出一行数字化的小字,中间淡蓝色秒数在倒数,大巴车厢内滴答的响声让邱行感觉愈发强烈。

     上大巴没多久,乘务人员拎箱子在派发怡宝牌子的矿泉水,邱行坐过大巴外出,这矿泉水几乎是每人一瓶,邱行却直接被乘务员忽略过,水被派给临近座位的人,却没有给他。从乘务员的眼光中,仿若这座位上原本就应没坐着人。

     倒数十秒结束,邱行低头查看,身体果真呈现半透明的状态,隔壁的女孩的手,都能伸过邱行的身体。

     邱行嘟着嘴,不怎么明白这些黑科技。毕竟都是见过御剑飞行的人了,他也继续没大惊小怪的。

     他双眼前方,一片木质边框的操作弹窗弹出,弹窗上方,有两条锁链链接至虚空,整个弹窗浮空的凸显在半截手臂远的地方。

     弹窗上有两个凹凸感强烈的按钮来控制游戏的进入模式,一种是选择以虚拟的形式进入游戏,一种是以实体的形式进入游戏。

     邱行没有冲动,按下虚拟的形式,单单以精神进入游戏内。

     道的这款游戏和夏侯大学他在暑假工工作期间曾用手机调查过,世界上真实体验感最高的一款vr修行类游戏,游戏的穿戴设备价值不菲,动辄上万元。

     入学的录取通知书上,除几条入学的规则外,也记载着不少关于道这款游戏的信息,读完邱行就了解到,如果以实体的形式进入游戏,实质将玩家传入一个平行、真实的世界,自然受伤即真的受伤,若死掉了,则再也回不到现实世界。

     他没自大,传闻游戏中平行世界为华夏古代的山海经世界,虽然发展五千多年的历史,却没多大改变这世界的地形和形式,仍是部落统治、妖兽横行、神话遍地的时代。

     作为新手,他哪敢贸贸然的以实体进入,万一出现意外回不来,家里的父母亲又该怎么办。

     道作为一处平行世界,里面千奇百怪的灵药,灵丹,甚至在游戏获得的修行也可以带入地球这边,这也正是这款游戏大量吸引富人圈的缘由之一,有钱了,谁不想永生,享受这钱带来的至尊享受。这虚拟的游戏进入模式,便是给那些富豪玩家的选择,不会轻易的死在这片蛮荒之地。

     然而邱行知道自己的家底,知道进入游戏并非贪图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