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实体;梦境
    中午时分,邱行已将裘广陵的小屋整理得一尘不染,为验证自己的成果,还特意用手随意抽出一本书,在角落用食指擦了擦书架面,检查了一遍。

     石制的书架表层经过打磨,光滑得如玻璃平面,粒粒石英清晰可见。

     邱行搓了搓手指间隙,满意的将洗好的毛巾搭在窗台附近晾干,反身锁好门,外出吃饭。

     昨天邱行在大巴上以虚幻体进入山海世界,一直停留在游戏里熟悉游戏,就没吃晚饭,今天匆匆忙忙的来,早饭也没吃,现在饿得肚子咕咕乱叫,只想赶紧吃到那香喷喷的大白米饭。

     一想那装在碗里的白米饭在口里嚼起来的味道,邱行唾液就分泌得厉害,半路使劲咽口水。

     一想起那装在碗里的米饭嚼起来的味道,邱行嘴巴的唾液就分泌得厉害,半路使劲的咽口水。

     不规则的石砖拼凑起来的道路上,他不禁的加快脚步。

     临近开学,学校入学的学生逐渐增多,北边大门不断有人拖着行李箱归校。他们每个都穿着整洁的西装校服,仪容,邱行已经脑补出自己穿这套校服的形象,该是怎样的帅气。

     咕噜咕噜!

     肚子的饥饿叫声提醒邱行,该去吃饭了。

     饭堂外面,特地的用牌匾写上惜粮客栈四个大字,客栈内部,一楼摆着十二张长方形的木桌,几张长凳倒过来摆在桌面上,门口的左手位置,是古代掌柜收钱、坐镇的位置,用矩形的木板围起来,努力的营造着古代的风格。

     二楼、三楼、四楼为专用厢房,用木门紧紧的关着,外面瞧不见厢房的情况。

     邱行走了进去,用桌面的投影来进行点菜。

     一瞧那价格,邱行的屁股再也坐不住,最为简单的一叠番茄炒饭的价格都上百元。

     夏侯大学应是属于那种贵族的学校,投影里的品质虽然好得让人留口水,不过标出来的价格也高得吓人。

     邱行尴尬的笑着,在掌柜鄙夷的目光中又厚着脸皮走出去。

     邱行没办法,寻思着去学校外卖了一桶泡面,一袋袋泡面回来泡着热水吃。不过这边不愧是风景区,袋装泡面的价格要比外面的标价都要贵四元。

     邱行踌躇着,没办法反驳肚子的抗议,还是买下了泡面,借了裘广陵工作室里的热水,泡开来吃。

     一边吃,一边回想自己现在的处境,他就有种想要哭的感觉。

     未来,他一定要改变这局面。

     吃完热乎的泡面,邱行也来了动力,拿着裘广陵在桌面留下的资料,去宿舍区一手找着自己的宿舍。

     f栋,七层零二号宿舍。

     宿舍位置并不难找,都按一定的规律来,十五分钟上下,邱行就找到自己的寝室。寝室七楼是顶层,没有电梯,上下全靠爬楼梯。

     宿舍区外部模仿了古代建筑,内部建筑却是和普通大学的寝室无二,一个寝室四张床,上面睡人,下面是干净的黄皮书桌和衣柜,中间地段放着一张小台灯,标准的宿舍配置。

     邱行承受不住困意,从大巴下来就没合眼过,便往上一躺,用手枕着头,呼呼大睡。

     他醒来,天色已经是晚上。

     裘广陵中途分明来过宿舍,见邱行睡得香甜没做打扰,留下一张纸条就出去。

     醒来的邱行下意识的先去刷牙,回床位的时候,他眯了眯眼,咬着牙刷,将贴在桌子上的纸条撕下来。

     今次,邱行选择以实体进入游戏。

     进入游戏后,邱行的出生点仍在游戏接待区。

     游戏原本有个规则,今次退出游戏的地方即下次进入游戏的地点。但是游戏的虚体和实体是两种分开的形式,如果邱行再次以虚体进入,则会出现在上一次以虚体退出游戏的地方。实体也是一样。

     邱行第一次以实体进入,所以出现的地点仍在游戏接待厅处。

     一以实体进入踏入山海世界,邱行就感到不对劲的地方。

     山海世界里,空气异常的清新,甚至有着淡淡的芳香气味,全身毛孔异常兴奋,毛发竖起,张开贪婪的呼吸着难得新鲜空气。对于闻惯汽车尾气的人来说,一开始竟有点不大适应,几乎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邱行没有移动,在小河边选择一块柳树底下,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任由全身张开的毛孔来呼吸那些新鲜的空气。

     大气里面,似乎游离着一股能量,在呼吸时会不经意的进入到人体内。

     邱行感觉如此,却又对这种东西触摸不着,没有办法真正确定。

     歇够了脚,邱行散漫的漫步在街道中。

     “冰糖葫芦咯,卖冰糖葫芦咯!”

     游戏里的货币和外界是相互等价的,邱行点开游戏的操作弹幕,将界面切换到余额的位置,输入自己的银行卡号。

     吃货最忍不住诱惑,邱行掏了两块钱,买了一串深红色的冰糖葫芦,满意的在大街上舔着,努力将自己幻想行走在华夏古代的街道上,飘乎乎的竟有种穿越的感觉。

     处处有广场大妈,不顾这边不允许,所以每个人都佩戴着蓝牙耳机,摆动着不大协调的姿势。

     在外人看来,广场无声,一群大妈在跳着舞蹈,就是有种怪怪的感觉。

     邱行撇着嘴,挪开脚步,又自顾自的逛这山海世界去了。

     他用了三天的功夫,以实体的形式来熟悉了这一片小小的角落。

     游戏安全区域里,人分两种,一种是山海世界的原居民,说着人难以理解的语言。他们多数已成俘虏,一般是被卖到各户人家或者青楼。

     邱行刚了解过,就不想再踏足这趟浑水,仿佛背后有着绝大的势力在操控一切。

     一种人为新入驻这边,游戏中道的玩家,控制这片游戏安全区的主人。由于多数人认知这属于一场游戏世界,遂这人口的买卖也被玩家接受。

     游戏安全区里,邱行暂住裘广陵家。

     “啊!”

     清晨,邱行惊醒,掀开薄被,大汗浸湿枕头。

     不知为什么,以实体进入游戏的三天以来,邱行每天晚上都做同一个梦境。

     那是一片正在下雨的竹林,稀稀疏疏的竹叶根本无法抵挡雨珠的下落,噼啪的打在邱行的身上。被乌云遮挡住的夜空,没有一点的亮光,整个竹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每每邱行都被吓醒过来。

     邱行稍作整理,洗去汗水,关门拎着东西外出。

     安全区游玩的最后一站,安全区边缘的城墙和城墙外的世界。

     邱行双手撑在旧城墙上,直面外界茂密的森林区,伸展四肢,长吐一口气,舒展身心。世界原本就有不公平存在,他实力微薄,根本管不着这些。

     (迟更,对不起,有事,从业资格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