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请笔仙(四)
     我有些吃惊,这卤门还孩童之时已经闭合,我爸这个岁数如何能开卤门,这未免太匪夷所思了。

     我爸看我表情,就知道我在想什么,就说道:“卤门闭合后,还是有几率能打开的,只要方法得体,并且勤加练习,就能把自己的卤门打开。”说完,他用两手的食指顶住太阳穴,拇指楼主扣住自己的下巴,最后用中指摁在自己的额头上,往前一顶,这个动作很是细微,没注意根本是看不清我爸是如何做。

     与此同时我爸脸上青筋暴起,头骨发出了“咔”的一声,像是骨头被移位发出的声响。这一切动作,大约在十秒内完成。紧接着我爸的眼睛忽的睁得老大,像是看到了什么东西一样。我看我爸这个样子有点害怕,就赶紧推了推他,他没理我,下一刻他突然纵身一跃向杨怀宝的方向跑去。

     我喊了一声“爸!”他也没回我。

     我从来不知道我爸跑起来能这么快,一瞬间就跑出去十来米,杨怀宝本来还在那边发着羊癫疯,突然一转身,看到我爸飞快地向他冲来,身体忽的一僵,紧接着,就像吃了炸药一般,疯一般地向爸冲去,状若疯狗。

     草!这杨怀宝也忒牛逼了,与平常的杨怀宝一笔判若两人。

     不过这杨怀宝还没到我爸跟前,就被我爸一巴掌给拍飞,这杨怀宝倒像无所谓一般,就地一滚,一下子来到我爸脚下,张嘴一把咬在我爸的小腿上,我爸吃痛,这下估计给咬出血来了,同时我爸立即出手,单手捏住杨怀宝的勃颈处,大拇指用力一按,杨怀宝顿时发出杀猪一般的嚎叫,这下杨怀宝也没法再咬着我爸,他脖子被捏住,就用手拼命推开我爸按在他脖子上的手,似乎我爸再不把手放开,他就得窒息而死一般。

     我们在远处看得触目惊心,看来这杨怀宝还真是不正常,普通人这样被捏住脖子,顶多会觉得痛,肯定不会像杨怀宝现在这般,脸色苍白,痛苦不堪的样子。

     崔凡说道:“这呆宝跟平时很不一样啊,他这样子跟怎么看都像发情的公狗。”

     我也没想到到这两人都这么猛,我可是从来没见我爸出过手。

     阿龙说:“这小子绝对是中邪,不过我今天才发现,我们杨叔叔平时还真深藏不露,这几手,没个几年是练不出来的。”

     我对我爸的身手也是有点吃惊,虽然我爸也是端公,但他很少帮镇里人看事,他的客户都是在城里,因此他经常有事不在家。我们这边在看着,前面情况却是有些变化。

     我爸估计是看差不多,一个擒拿手将杨怀宝的手扣在背后,杨怀宝还想挣扎,我爸却是从口袋里拿出两只筷子出来,用力得夹住杨怀宝的中指,杨怀宝有是一声惨叫。

     “还要玩吗!”我爸突然开口说道。

     “不玩了,不玩了,您放我走吧,我不敢了。”杨怀宝带着哭腔说道。

     “今天这事是我们不对在先,只要你答应从这孩子身上离开,你有什么要求我会尽量满足你的。”我爸说道。

     “不敢,不敢,大仙放我我吧,都是因为我在那边孤苦无依,家人也好久没来祭拜我,不知道多长时间没为我烧衣鞋和金银,我过得很是孤苦,适才听到有人召唤,就赶来看看,没想到我一来,这些人就把仪式给停,我气不过这才上了这孩子的身。”这家伙说话时以退为进,虽然是个鬼,但倒也蛮聪明的。

     原来这家伙就是附近的孤魂野鬼,因为没人祭拜,得不到供奉。而今天我们几个请笔仙,他就想赶来讨些好处,哪知我们这些人不懂规矩,让他白跑一趟,正好看到杨怀宝出去拉屎,就上了杨怀宝的身。

     我爸也是明白这东西话里的意思就说道:“你先离开这孩子的身体,我立马给你烧钱,烧衣服和鞋子,另外再烧一对童男童女给你,如果你想早点投胎,我可以帮你超度,望了说,我是端公。”

     杨怀宝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谢谢大仙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下辈子一定结草衔环报答大仙,只要大仙放开我的手我立马从这娃子身上离开。”

     我爸看了下杨怀宝,发现他不似作假,这才放开他的手,杨怀宝的双手自由后,立马转身对我爸拜了三拜说道:“多谢大仙。”接着就昏倒在地上。

     我爸看也没看倒在地上杨怀宝而是对着空气说道:“你把你住的地方告诉我,我明日再登门拜访。”

     “你放心,这件事我知道。”

     “不必道谢。”

     “切记不可再害人,下次再是如此,我可不会手下留情。”

     “你一路走好!”

     ……

     月光下,小溪旁,我看到爸一个人对着空气絮絮叨叨,看起来有些渗人,不知道他对面站着的是什么东西。

     说了一会话,我爸对面的东西貌似是走掉,他这才招招手让我们四个人过去。我们几个赶紧小跑过去。

     阿龙一到我爸跟前就说道:“杨叔叔你刚才太帅了。”

     “对对,这呆宝就是欠收拾。”崔凡也赶紧说道。

     “我看欠收拾的是你们。”我爸有些生气。

     我赶紧说道:“爸,这怀宝没事吧。”

     我爸说道:“过一会应该就能醒,你们赶紧帮他把衣服穿好,别让他着凉。”

     我又问道:“爸,你刚才开天眼,有看清附在怀宝身上的是个啥东西。”

     “是个鬼大姐,死了几十年了,是个老鬼。”

     我说:“难怪刚才那么凶。”

     “现在知道害怕了吧。”

     我说:“我才不害怕呢,你能干过她,我肯定也能干得过他,谁叫我是你儿子呢。”

     我爸又给了我一下脑崩说道:“看把你能耐的,晚上事情可没完,明天你得跟我去给这鬼大姐上坟去,上坟的东西给我准备好,少一件看我不削你。”

     我还能说什么呢。

     我们刚把杨怀宝衣服穿到一半,杨怀宝就醒了,突然,他满脸惊恐地看着崔桐。

     “崔桐你丫的,你脱我皮带干嘛。”

     崔桐想说什么,被我制住,我说道:“崔桐刚才看你皮带松了,想帮你系紧。”我觉得我这个解释貌似有点问题。其实,我是不想让杨怀宝知道刚才的事,怕吓到他。

     杨怀宝狐疑地看着我们,说道:“为什么我会躺在地上。”

     阿龙反应过来赶紧说道:“你丫刚才躺这里就睡着了,我刚才找了你好久,才找到你。”

     杨怀宝挠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我怎么不记得啦。”

     “你睡得那么死,怎么可能记得。”我说道、

     我看杨怀宝还想说什么,就赶紧把他从地上拉起来说道:“我们先回家吧,太晚回去要被骂。”

     “我们刚才不是还在请笔仙吗。”

     “啥笔仙,那就是个破游戏,下次不玩那个。”我们四人和杨怀宝一搭一搭地聊着,我们今天经历这么一件事,都没有心情玩下去了,就约好早点回家。我爸他已经先走一步了。

     笔仙确实是个破游戏,我以后绝对不玩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被我爸叫醒。他让我去买下午上坟的东西。我就来到我们村的扎纸铺,老板是个老头子,叫做杨树田,佝偻着背,身体瘦弱,黝黑的脸上满是皱纹。

     杨老头老远看到我就冲我喊:“臭臭,吃早饭了没有。”

     杨老头容貌虽然不好,看起来有点像怪老头,但对人还是很亲切的。

     “刚吃完,杨爷爷。”

     杨老头子笑呵呵的,我爷爷和我爸因为职业的关系经常光顾他的的扎纸铺,所以这一来二去这杨老头和我们家算是比较熟的了,我继续说道:“帮我拿点纸钱香烛,我爸下午要给人上坟去,另外再给我对童男童女。”

     杨老头子还是一副笑呵呵的样子,他也不多话,进屋去准备东西去了。

     我爷爷和我说过,杨老头这家扎纸铺开了很久,听说解放之前这家店就存在了,是百年老字号,老头子扎纸的手艺是跟他的以前的师傅学的,这一做就几十年,老头子能扎各种纸活,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做不出来的,而且这杨老头还会一门失传的手艺,那就是鬼扎。

     所谓的鬼扎就是,就是帮活人做替身,帮死人续命,很是玄妙,虽然我没见过杨老头帮人做过鬼扎,爷爷说起杨老头有一双鬼手,定然懂得做鬼扎的。

     我正胡思乱想这,杨老头已经从里屋出来,一边手上拿着一个纸糊的袋子,一边提着一对童男童女。

     我赶紧过去那对童男童男,一只手从口袋里拿出钱来要给杨老头,杨老头笑呵呵地摆摆手说:“不用,你爷爷每个月月底统一到我这边结账,这些你先拿走吧。”

     我点点头,接过杨老头那只纸袋子,和道声谢,就赶紧回家,我爸还在家里等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