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英雄与狭义的化身
    当夜,郑峰翻箱倒柜,找到以前用的一个手机,决定用这个手机拍照,保存旅行时的照片,回来时把现在用的手机给白狐看,就说手机坏了,没有拍成照片。

     这也算对白狐的一个报复,白狐若是发现了,充其量就是罚他做到立而已。

     这样所有旅行前的准备都算做好了,郑峰也就安心睡下。

     第二天,郑峰吃过早饭后,和白狐只说了两句话:出门买菜一定要带上口罩和墨镜,林菲菲若是提前回来一定要给他电话。毕竟白狐这样的美女去超市,万一被坏人盯上,那坏人就麻烦了;若是林菲菲回来之前没有解释清楚,他就麻烦了。

     所以这两句话必须要交代,然后就背着旅行包离家出走了。

     黄山千岛湖旅游项目,通常是先到千岛湖,然后坐船去黄山,不过天创公司打算先去黄山开会,然后去千岛湖,但不管怎样,都是去玩,员工的心情都是一样的愉快。

     坐上豪华旅行车,3个小时来到屯溪,因为这里是老总出生地,正巧有亲戚过大寿,必须得去,公司全体员工自由活动48小时,除早就安排好的住处,并发每人300元伙食费。

     毕竟这条路线杭州人太熟悉了,所以这样的安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多数人还希望更自由点呢,郑峰和文丽雅等几个要好的同事商量一番,准备去Z县(为什么一个普通地名也给我打符号)野炊,至于食物帐篷什么的,自然都是准备好了的。

     罗慕斯过来请求加入,郑峰想起他要借黑社会的手干掉自己,就觉得害怕,自然不愿意,文丽雅笑着说:“让别人看到多不好的,回去之后我给你答案吧。”

     罗慕斯也只好知趣离开。

     郑峰笑问文丽雅,是不是他已经告白了,文丽雅苦笑,表示认可。

     几位同事随扈来到屯溪汽车站,等候前往Z县的巴士。

     车站外有人摆残局,营销部的同事鲁一鸣凑过去看了两眼,跑回来说:“感觉好简单的样子。”郑峰瞄了一眼,笑道:“残局嘛,都是看着简单,实际上非常复杂,还是别去看了。”

     鲁一鸣不相信,他本来只是好奇,听郑峰这么一说,反而兴趣更加浓烈,就跑过去扔了300元,反正是刚刚发的,也不差这点钱。

     郑峰赶紧走过去,看了个清楚,见棋局是“双骑救主”,的确不难,不过还是要跟摆棋的说清楚,当即问棋主:“和棋算红赢吗。”他可不希望同事输钱。

     棋主淡然一笑,说:“当然。”郑峰看看周围的观望者,判断了一下哪些人是所谓的托儿,然后说:“必须由我们的人亲手下的棋才算数。”

     棋主哈哈大笑;“当然,这位交钱的棋友,你是和朋友合下吗。”

     鲁一鸣本来不乐意,看到文丽雅暗自点头,只好同意了,接着他红车下底将军,黑马退到底线挡住,车杀之又将军。

     其后黑象退到底线,红车再杀象将军,黑士退,鲁一鸣毫不犹豫准备杀士将,他认定这样赢定,甚至都有“托儿”哄闹着,伸出手来,准备帮他吃士,然后让他迷迷糊糊输掉。

     还好郑峰早有准备,一手拉住鲁一鸣,一手推开那些托儿,然后下马走在中卒初始位上。

     棋主一惊,知道遇上了高手,郑峰观其神色,笑问鲁一鸣:“我们不是为了钱吧。”

     鲁一鸣这时才清醒过来,看出杀士是败招,当即说:“是啊。”

     郑峰便说:“我们不过以棋会友,赢了只收我们自己的钱。”

     棋主默不作声,左边卒下底将军,红帅进一,右边卒平一再将军,红帅自然不吃,吃了就输了,仍然进一,这时两卒已经没有威胁,黑车只能在红方士位看住黑士。

     红车吃士将,黑车退回吃红车,后马将军,黑将平一,前马吃车,将吃红马,和棋。

     棋主一言不发,将300元交还,并再送上300元,郑峰却是不收,道谢离去。

     这时巴士来了,郑峰和鲁一鸣和其他几个同事赶紧上车,鲁一鸣问:“不吃卒是怎么想到的。”

     郑峰笑道:“网上看到的,自从网上看过如何解残局,就再也不敢去街边看残局了。”

     “啊。”

     郑峰还要继续装一下13,“残局就跟女人一样,看着简单,好像几个回合就可以拿下,但没有20个回合,是很难搞定的。”

     鲁一鸣忍不住竖起了大拇指

     上车后,司机确认没人了,就要开车,忽然一个平头青年飞速冲上来,面无表情的坐在郑峰后面的位置上。

     郑峰觉得这人有点面熟,因为他认出这人就是其中一个托儿,心想;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没收他们的钱,这帮人觉得没面子,要来找我们的麻烦。

     却是并不在意,他想自己真的遇到危险了,白狐定会瞬间赶至。

     这心情一愉快,记忆又好了许多,他想起这平头不仅是车站的残局托,还是昨天在巷子里追杀哪个刀疤男的其中一人,就站在蒋哥侧后,提刀男旁边。

     当即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来自己被黑社会的人盯上了,就算没有去下残局,也会有这种麻烦,那可是永久的麻烦啊。

     其他同事倒是没察觉到危险,吃着零食,拍着照片,不亦乐乎,郑峰却只能悄悄电话,告知白狐自己遇到麻烦了。

     白狐却说:“记得给我拍照片啊。”

     郑峰很生气,问:“你不是说忘了这么说过吗。”

     白狐回复:“我忘了说过我忘了,就当我刚才说的。”然后挂断电话,并且关机。

     郑峰倒不是很担心,因为他知道白狐有能力感应到危险,稍稍安心。

     这时坐在前面的一个美女转过头来,瞄了郑峰几演,询问:“你是不是在最近参加过杭州的一个创意大会啊。”

     郑峰淡然一笑,“是啊。”心想:莫非遇到粉丝了。

     这位美女说自己是济南人,酷爱旅行,独自一人前来Z县玩的,她表哥也是广告公司的,参加过那次创意大会,还录了部分视频,所以对于最后发表创意的郑峰特别熟悉,非常赞赏。

     郑峰想不到真的遇到粉丝了,非常谦和的客气了一番。

     聊了片刻,知道这女孩叫范美琪,是圈子里知名的旅行家,还是摄影家,拍过很多优秀的照片,推荐过很多自己发现的景点,微博文章的评论比一些二三线明星都多。

     所以,当她要求加入的时候,郑峰和同事们绝无拒绝的理由。

     其后无事,45分钟后到达目的地,下车后商议了一番具体去处,然后郑峰和同事们继续出发。

     在范美琪的推荐下,大家先去徽州古城游览,吃各种小吃,倒也别有一番乐趣,郑峰和范美琪倒是很谈得来,总是走在一起,把文丽雅,鲁一鸣等几个同事远远抛在后边都没发现。

     正玩得高兴,忽然一个穿着黑体恤的平头青年大步走过来,用匕首抵在郑峰腰上,冷冷的说:“跟我们走。”

     郑峰无语,想要推开新认识的范美琪,毕竟这女孩是无辜的,却被乙醚迷晕,范美琪却非常愤怒,想要质问对方是什么人,没想到又跑过来一个平头青年,一同迷晕带出城,坐上车一起走了。

     等郑峰醒来,却是晚上了,他和范美琪都被捆绑在一片树林里,见范美琪衣衫完整,还在昏睡中,稍感放心,只为文丽雅鲁一鸣等人担心,因为这些同事肯定在焦急的找寻两人。

     接着,蒋哥也出现了,他身后还跟着那个刀疤男,他虽然没性命危险,脸色却很是难看,明显只是对伤口做了简单处理,没有做过很好的医治和休息。

     “怎么回事,多了个女生,就是小罗的女神文丽雅吗,怪不得小罗对她神魂颠倒,欲罢不能啊。”蒋哥呵呵笑道,周围的小弟们也都笑起来。

     郑峰也不敢说出真相,这样也许能很好的保护范美琪。

     蒋哥接着对刀疤男说:“小欧,你也知道我不是心肠狠毒的人,既然你说货都埋在这里面,麻烦你挖出来。”

     小欧惨笑一声,说:“我就要死了,没力气。”

     蒋哥冷笑道:“这么说,你是要等豹哥来了再挖,说不定豹哥会帮你亲自挖,给你亲自挖一个坑。”

     小欧哭起来:“千不该,万不该偷这些货,蒋哥给我个痛快吧。”

     蒋哥叹息一声,说:“给你机会,你不要,那也没办法,还是等着豹哥给你挖坑吧。”说罢扔过两把铁锹到郑峰身边,“你们两个在这里面随便挖,听说很深,挖到了我们的东西就放你们走。”

     郑峰知道黑社会心狠手辣,对方是不可能放自己和范美琪走的,但还是心存侥幸,请求蒋哥让“文丽雅”先走,他一个人保证把东西挖出来,蒋哥自然严词拒绝。

     郑峰无奈,拾起铁锹,作势欲挖,却反手就向蒋哥拍过去,蒋哥象跳舞一样闪开,随后一脚踢在郑峰腰上。

     郑峰连疼痛都感觉不到就被打趴在地,在地上趴了两秒钟,才感到一阵钻心的痛楚。

     “都说过了,会放过你们的,还不相信,非要趴在地上吃S才高兴吗。”蒋哥似是有点难过的叹息道。

     郑峰心想:白姑娘,白大姐,白娘娘,你表哥我都被打成这样了,怎么不来救我啊。

     若不是还有白狐这个念想,他估计自己很难撑下去。

     就在这时,一个阴冷的笑声传入林中;“小蒋啊,你还是心软,挖坑这种事都要交给我吗,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

     声随人至,一个双臂龙纹身,身材壮硕高大,叼着雪茄的中年男子出现在大家面前,他一身黑色短打,带着黑色墨镜,说不尽的诡异,更令人惊奇的是,他身后竟然跟着罗慕斯。

     不仅郑峰吃惊,连蒋哥也是呆住了,他想不到罗慕斯竟然不通过自己直接找到豹哥。

     郑峰非常愤怒,厉声质问:“罗慕斯,是你找人来对付我的吗,就为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你要杀了我。”

     罗慕斯面无表情,说:“你可冤枉我了,我只不过是来投靠豹哥的,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你。”

     郑峰更是不解,“你大好的前程,怎么会加入黑社会。”

     罗慕斯说:“当年我父母被那些人活生生打死,法律却也惩罚不了那个人,我想只有这样才能报仇。”

     郑峰这才明白自己会错意了,罗慕斯昨天请求蒋哥,并非是要杀自己,而是仇家,当即劝解:“千万别这样啊。”他虽然厌恶此人,但看到他为了一段仇恨出卖自己的灵魂却是不忍心。

     豹哥见状,笑问蒋哥:“怎么把小罗的同事带来了。”

     蒋哥说:“这家伙昨天见义勇为,想管我们的事,正巧今天有兄弟碰到他们,也就一起带来了。”

     豹哥哈哈一笑,道:“有意思,见义勇为,真是陌生的词汇啊,好久都没听说这种事了。“接着询问手下们,见义勇为的反义词是什么,这些手下都没什么文化,除了蒋哥说了趁火打劫、见死不救两个词之外,罗慕斯说出多管闲事、袖手旁观、作壁上观、冷眼旁观、见义不为、唯利是图等词语。

     ”还是小罗有文化啊,以后咱们的兄弟都要学点成语,竞争上岗,不然就下课哈哈。”豹哥击掌而笑,“小罗,那就麻烦你郑重介绍一下这位同事吧。”

     罗慕斯鄙夷地看了一眼郑峰,象机器人一样说道:“这位就是人见人爱,车见车载,啤酒见到打开盖,美貌与智慧并重,英雄与侠义的化身,天才的广告创意大师郑峰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