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留下了一位
    星月与采姬的仇恨暂且不提,单凭着采姬的锲而不舍让人佩服。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采姬无论使了多大的力气也没能将凌渊对面的纱推动半分。

     推了这么久,怕是波动也没有。

     这两百年不知为何,采姬总算是消停了,大概是放弃了。

     当时星月还唏嘘不已,跟着晋华讨论这件事。

     谁知,今日又来了。

     “回”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作为自己的回答。

     女仙有多麻烦,凌渊战神深有同感。

     当时刚刚居住在碧云宫时,一些大胆的仙子直接闯入碧云宫在他耳边表述爱意。

     有些娇羞的仙子则是红着脸,说话断断续续的,声音还小到听不清楚。

     一个两个便也就罢了,偏偏一天都会有六七名仙子这般。

     有的见凌渊不拒绝,就天天来。

     惹得凌渊战神不厌其烦。

     四海八荒谁不知道他凌渊战神不喜言语。

     更是不善言辞。

     能用武力解决的,绝对不说话。

     一脚就将这些人全踹飞出南天门。

     一点也不怜香惜玉。

     “七殿下,您还是带着这群小仙娥回去罢。”晋华开口道。

     “哦,这些小仙娥不是为师叔你准备的,是为小家伙准备的。不如问问她?”祁孟不准备放弃。

     “静乐”

     开口提醒,凌渊战神又起身,不再理会众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绿园。

     独留晋华与星月两人赶人。

     “嗯?”

     祁孟有些愣了,不明白凌渊的意思。

     “七殿下,小家伙取名为静乐。”

     晋华淡淡的补充说明。

     心中却又在感叹,主子又将这麻烦的事情扔给他们了。

     “哦,静乐,这名字不好听,安安静静的怎么快乐,是吧小家伙。”

     听见有人叫自己名字,静乐抬起头来,神色淡淡的看祁孟一眼。

     拉拉星月仙子的衣袖,星月马上知情的抱起她,看了祁孟一眼,转身也离开了绿园。

     最后,就剩下晋华一人来面对这一众小仙娥外加他惹不起的祁孟殿下。

     一众小仙娥风中凌乱,被这么直白的拒绝,很是伤心。

     采姬也是深色暗淡,不过被拒绝太多次,只是伤感片刻便又重新鼓劲。

     “诶,怎么走了。”

     星月与静乐离开,只留给祁孟殿下一个背影。

     至于祁孟的问题,静乐是一点也不想回答。

     “七殿下,主上喜静,您还是将众位仙子带回去罢。”

     “又不是给师叔的仙娥,父君让我来告知三位,这段时间魔族动乱。

     西荒哪里要加强防御,星月仙君大概明日就会收到前往西荒的消息了。

     战神伤势未痊愈,倒是不会上战场。”

     祁孟也收起了自己嬉皮笑脸,严肃的说着这个事实。

     “魔族动乱?”闻言晋华瞥起眉头。

     祁孟他还是了解的,平时皮了些,但却不会在正事上开玩笑。

     加强防御,星月仙君作为武将是定会回去西荒,他大概也会跟着去。

     那碧云宫就剩下凌渊战神与庆印仙君,庆印还需要照顾凌渊战神,实在无法分心照顾静乐了。

     “即使如此,那就留下一位小仙娥吧,一位就够了。””

     听见晋华仙君同意,八位小仙娥心思又开始活络。

     这八位小仙娥等级都是不低的,尤其是最高的采姬,其他几位有些是仙君,上仙也有几位。

     也能看出来这八位仙子是向着凌渊战神来的,晋华苦笑,这可该怎么选。

     “晋华仙君”

     清脆女声响起,让晋华心中更是苦不堪言。

     “采姬上神,不知唤小仙何事?”

     “晋华仙君不必多礼,如今我不过是小仙娥罢了。”

     晋华只是笑,没有回答采姬,小仙娥?哪里的小仙娥?

     “我在南荒时候家姐怀孕生子,是我一手照顾的,将静乐交给我是没问题的。”

     一旁的祁孟坐在石桌旁,看着几位,一脸的性质。

     “原来如此,那这段时间就劳烦上神了。”

     闻言,采姬便裂开了嘴,痴痴的笑。

     “那采姬这段时间就麻烦仙君了。”

     另外七名小仙娥一边在心头骂着采姬奸诈,却又不敢多言。

     毕竟采姬虽说无实权,但也是上神,她们还是招惹不起的。

     “恭喜上神。”

     清脆女声在身后响起,采姬并未回答,但眼角的笑意怎么也遮不住。

     “不过上神,您只能在碧云宫中呆三个月。”

     “好。”

     “这样也好,我回了天宫也算是复命了,几位,随我回去吧。”

     那七名小仙娥很是不愿,却也乖乖的答是。

     “还请采姬上神也先行随几位一同回去,明日再来。”

     “也好”

     采姬点头,既然已经进了碧云宫,那也不在乎这半天时间了。

     这九尊大神总算送走了,晋华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但是想着西荒,心情又有几分压抑,转身向正殿走去。

     自己主子明明说一个也不要,但自己却擅自留下一名,这罪可不是一般的大。

     刚刚跨入正殿的门,心情已经酝酿好,准备随时跪地求饶。

     “晋华,你厉害了啊,居然将采姬留下来了。”

     抱着静乐,星月一脸的笑意,打量着晋华。

     “怎会”说着,看向凌渊战神,神色中有几分求饶的意味。

     “罢”

     凌渊简简单单的一个字,让晋华登时如蒙大赦,松了口气。

     “西荒战事繁重,你就在西荒多呆上一千年罢。”

     刚刚松口气的晋华,又觉得这口气噎在喉咙里。

     先不说听见凌渊说这么长的话感到惊悚,单凭话中意思,晋华哪里还不知自家主上这是生气了。

     “……是,属下领命。”

     一旁的星月很不客气的大笑起来,静乐被抱在怀里,虽不知星月为何而笑,但也跟着笑起来。

     “去吧。”

     说着也看了要星月,星月倒也知趣,抱着静乐一块同晋华出去了。

     殿外

     “主上能对我说这么多话,我感觉好荣幸。”

     一路尴尬,晋华开口打破这尴尬。

     “何止是荣幸啊,我看主上方才说去吧之前,是想一脚将你踹出南天门,踹到西荒去呢。”

     星月毫不客气的笑道。

     “不过你怎么会知我将采姬留下了。”

     “我又没走远,就听见了呗。”

     晋华登时便明白了,星月这丫头居然向战神告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