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灵体竟穿越
    “你……”

     晋华语塞,又一口气噎在喉咙里。

     女人爱记仇,星月虽是武将,心思阔达,不拘于小节,却也不例外。

     毕竟曾经被采姬无缘无故的冤枉过,心里有口气没顺下去也是自然。

     而作为朋友,居然将采姬留在碧云宫,这口气也是憋在星月心里。

     就在刚刚,在凌渊战神面前爆发了出来。

     “我什么?”瞪了晋华一眼,继续往前走。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静乐这丫头变得好安静,现在离开主上也没哭闹。”

     不想再继续讨论关于采姬的问题,晋华将注意力放在静乐身上。

     闻言,星月也注意到了,嘴角微微勾起,笑着道:“大约是睡着了,将她送回寝殿中吧。”

     静乐的寝殿就在凌渊寝殿的旁边,原本是不在这的,奈何静乐之前静乐一看不见凌渊就会闹腾,闹的着实心烦。

     将寝殿搬到凌渊战神寝殿旁边也不过是图个方便罢了。

     静乐人很小一个,将她放在寝殿的大床上,盖上被子。

     星月就离开了这里。

     魔族动乱,有可能危急西荒,自己还是早些准备的好。

     关上厚重的木门,晋华还在等着星月,相对无言。

     一切又回归了寂静。

     静乐呼吸浅浅,银白色的头发自然的垂落。

     很是安静。

     猛的,却突然睁开了眼,黑色的眼发着白色的光芒。

     不过出现也只是一瞬。

     白光消失,眼瞳仍是黑色,刚才的一幕好似错觉一般。

     “没想到你醒来这么快。”沙哑的声音在静乐的识海中响起。

     “不醒来,难道还要你争夺这副身体的主权?”略为沙哑的女声在识海中响起。

     识海之中,一片蓝色空间,周围时不时有波纹动荡。

     女子身着的盔甲早已变得破破烂烂,就连护心镜也碎了一半。

     乌黑的头发自然的散落在身后,显得很是安静。

     盘坐在识海之中,身形柔弱,却带着刚毅,气势逼人。

     “这幅身体?”阴沉中带着沙哑的男声在识海中响起,好似觉得好笑一般。

     空间中闪现一团黑色,这便是这阴沉男声的原体。

     “怎么会呢,这幅身体可是你我共有的,何须用抢字?哈哈哈……”

     男声声中带着狂妄,黑影晃动,不断在蓝色识海中游行,引得一片动荡。

     “妄天,做你的千秋大梦罢,只要我还在这识海中待一天,你永远不可能夺得身体主导权。”

     女生声中带着霸气,模样虽是狼狈,但气势已经让人忽略一切。

     她便是独身前往无名界的天帝的孙女,止菱。

     “哈哈哈哈,谈什么千秋大梦,止菱丫头,你刚醒,可知如今在哪?”

     黑影在止菱头顶晃动,狂妄却不自大。

     蓝色识海中还有一个白色的灵体在,很是虚弱,大概是之前妄天气势逼迫的缘故,如今灵体竟快要透明。

     止菱一醒来便发现了这幼小的灵体,它是白泽,这个身体的原灵。

     “知又如何,不知又如何,你回的了你的无名,继续你的千秋大梦?”

     这里是何处,为什么会在这里?

     止菱虽想知道,却也不愿意问面前这个家伙。

     刚醒的那一刻,意识回归,她就明白了自己如今是夺舍。

     夺的就是那白泽的舍。

     “哈哈哈,即便是你不想知道,我也要告诉你,以免你犯了大错,将你我魂飞魄散。”

     妄天很激动,也很是兴奋。

     没想到这大椿种,竟真有如此功效,回复历史。

     让他们回到了十万年前,在他的计划刚开始的时刻。

     在他当初野心勃勃将野心冲向,天族,魔界的时候。

     他回来了,如此的振奋人心。

     这一次,他绝对不会失败。

     “那你就说说看,这是哪里?”

     心中虽好奇,但止菱却没表现半分,一副淡然模样,让一旁得意的妄天受了些许打击。

     黑影飞到白泽灵体面前,只是稍稍恐吓,白泽灵体便晕了过去。

     毕竟是幼灵。

     再加上灵力不足,身体被占,在这识海中有她一个位置就已经很不错了。

     “十万年前!”

     那团黑色的灵体在止菱头上转悠。

     “你知道时空规则吧,你知道天命吧,你知道你我出现在十万年前会如何扰乱时空秩序,天命又会如何制裁我俩。”

     闻言,止菱眼神微闪,却又很快平静下来。

     “你说,这是十万年前?”

     十万年前,所有动荡未出现之前。

     十万年前,在自己还未出生之前,究竟发生了何事,为何父君身死,为何母后冷淡。

     原来,自己真的可以得到答案。

     闭上双眼,止菱沉思。

     母亲,您究竟知晓些什么,为何瞒我十万年。

     十万年前的事,你是如此不愿提及。

     临行时的那封信,止菱每一个字都记得清晰。

     既然给了我机会,那我便一定会的到答案。

     睁开双眼,眼神冷淡依旧。

     “知道了,多谢相告。”

     接着,识海中浮现一双大手,抓向妄天。

     “呵呵呵,小丫头,你这恩将仇报来的这太快了些吧!”

     妄天大急,没想到止菱竟会动手。

     “哪来的恩情,贻笑大方。身为天界战神之首,不无情如何护我天界。”

     话语间,止菱动作很快,即便是妄天的黑影窜逃飞快,也被这一双巨大的手抓住,握在其中。

     接着,只见止菱灵体手指翻飞,化出三颗巨大的石钉,将黑影钉在那巨大的手中。

     做完这件事,止菱的脸色苍白了几分,灵体也淡了几分。

     “啊啊啊啊啊——”

     凄厉的叫声从黑影口中传出,他不甘心,他如何会甘心,若是止菱再晚醒几日,他便会夺了这幅身体主权。

     到时被镇压的便是她了。

     被凄厉的叫声皱着眉头,止菱烦躁的挥手,消去了声音。

     “时空规则,我知道,我不会杀你,是因为我懒得动手。

     你就祈求吧,祈求我找到回去的方法,不然,我会让你永远消逝在这天地间。”

     敌弱我强,却不能动手,止菱心中很是烦躁。

     十万年前的天命突然出现了他们两人,若是一方出事,另一方怕也会躲不了天命的谴责。

     好在,妄天灵体虚弱,动不了她。

     不然如今被封印的怕就是自己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