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尘世尽尘缘
    “历劫遇到的人啊。”坐在石桌旁,星月很惬意接着道:“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应该是后人吧,不过尘缘事尘缘了,我觉得不必理会。”

     “说的有理,不过那人找主上何事,一介凡人居然能到九天玄域来。”

     “这,据说只是想见主上一面。”庆印回答道。

     “啊,这就奇怪了,居然只为见主上一面。”

     晋华和庆印还想再说些什么,却听凌渊淡淡开口。

     “不见”

     “是”接到命令,庆印点头退下,回复九天玄域去了。

     “主上,我觉得您可以见上他一面,正好利用这个由头回九天玄域。

     属下觉得这几日天帝天天来碧云殿,怕过不了多久就会跟主上要静乐了。”

     星月仙子有些担忧,静乐这小丫头虽然闹人,但是挺讨人喜欢的,若是就这么被天帝要了去,她肯定要伤心了。

     闻言,一旁准备离开的庆印小仙也停下了脚步。

     “不见”

     凌渊淡淡开口,神思飞向远方,手掌紧握,青筋暴起,却又因为藏在衣袖中未被几人察觉异常。

     “是”

     知道凌渊的态度,庆印便离开回复去了。

     “不见就不见吧,来小家伙,别在主上怀里窝着了,快些出来。”

     说着星月仙子不顾静乐的意愿将她从凌渊怀里揪出来,继续教她练习走路。

     “你瞪什么,整个碧云殿啊,就你最笨最弱,连走路都不会。”

     边哄着静乐,让她乖乖的练习走路。

     不知为何,静乐的右腿老是迈不开,每次要迈的时候如同僵直了一般。

     静乐离开,凌渊只觉得怀里一空,略有些不适应,看了眼远处被星月带着走路的静乐一眼,就又闭上了双眼,开始修炼起来。

     经过四世历劫,凌渊感觉心头有一种压迫感,逼着他去修炼,好像将有什么大事发生一般。

     这种压迫感一直在心头环绕,在静乐没有出现之前就出现了。

     虽说不知是何原因,如今天下太平,四海八荒一片祥和,魔界近万年来也很老实,这种压迫感究竟从何而来,凌渊说不清。

     #

     刚刚离开的庆印小仙又回来了,而且还气喘吁吁的。

     “怎么了?”晋华刚刚找了个地方坐下。

     “祁祁孟殿下来了,还带了一群小仙娥,说是他为静乐精心挑选的。”

     “那你怎么这么急,这是好事啊,说明近期天帝陛下是不会要静乐你了。”

     星月高兴的摇晃着静乐的小胳膊,虽说静乐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也咧开嘴笑了起来,两颗大门牙就出现在星月的视线中。

     “呀,就这么会,你怎就么长了两颗大门牙来,来,张开嘴让我看看。”

     说着,星月就要掰开静乐的嘴。

     “诶,高兴什么,你等我说呀。”庆印大口吸气。

     这件事他刚知道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差点忘记了怎么呼吸,只能匆匆忙用上自己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这里。

     “采姬上神也来了,而且是作为伺候静乐的仙娥一起来的。”

     一位上神抛弃自己身份来到碧云宫做一名小仙娥,这意图已经可以昭告天下了。

     三个默默看了眼在认真修炼的凌渊战神,即便是这重磅炸弹落在身上,依旧不管不急。

     没一分停止修炼的迹象。

     “主上。”星月尝试着叫凌渊战神一声。

     “呀,原来几位都在这里,怪不得在大殿处找不到。”

     祁孟爽朗声传来,话语中的兴奋感一听便知。

     “拜见七殿下。”

     三人行了一礼,静乐还小,没明白情况就静静的看着。

     “免礼免礼”

     祁孟对礼节一向不太在意,直接走到凌渊战神所在的凉亭里接着道。

     “师叔师叔,我带来了照顾小家伙的小仙娥,您别修炼了,睁开眼看看。”

     仙娥一众八位仙子,都是精挑细选选来的。

     为首的正是方才庆印所说的采姬。

     八位仙子衣装,模样打扮虽都一样。

     但采姬的气质如同与生俱来一般,在众人之中一眼就能看到她。

     采姬是上神,虽无权实,但她爹爹却是南海水君。

     这南海水君有多疼自己这个女儿,众仙略有耳闻。

     碧云宫的三仙更是清楚。

     得知自己女儿采姬喜欢凌渊后。

     南海水君竟放下身段,跑到碧云宫内,求凌渊战神娶了采姬。

     凌渊当时并未理会,南海水君竟又跑来一次,惹得凌渊不厌其烦,一脚踹飞出南天门。

     不过这事还没传出去,就被南海水君镇压了。

     不然不知要被群仙笑多久。

     微风习习,吹动绿园中的草木,采姬笑颜如花,深情的望着凌渊战神。

     这种情深,让在坐的几位都有一种当了电灯泡的感觉。

     登时一个头两个大。

     连正兴高采烈准备叫醒修炼状态的凌渊的祁孟也是全身一寒。

     半侧着脸就能看到采姬深情凝望着凌渊。

     登时说话都结巴了。

     大概也察觉到这炙热的视线,凌渊战神从修炼状态中出来了。

     缓缓站起身来。

     “参见战神!”

     一众小仙娥行礼,声音如同清脆的鸟鸣,很是动听。

     不过却又像没看见众小仙娥一般,转过脸看向庆印。

     察觉到自家主子的视线,庆印立刻明白了,转身告退。

     虽说凑热闹很好,却也要分时候。

     庆印乖乖行了一礼,转身离开绿园,去九天玄域复命去了。

     “师叔,这可是我为小家伙精挑细选的小仙娥,您看看罢。”

     说明白了,祁孟就是想凑凑热闹,看看笑话。

     采姬追求凌渊的事,轰动了四海八荒。

     听说当时为了与凌渊战神居住在一处,好日久生情,却也选拔过多次仙娥。

     眼看就要入碧云宫,谁知竟被凌渊全部赶出门去。

     采姬长的不差,比星月漂亮太多。

     整个碧云宫只有星月一位是女仙,也就成为了采姬嫉妒的对象。

     隔三差五的找星月的麻烦。

     甚至有一次走路时佯装被星月撞伤,委委屈屈的跑去晋华仙君哪里诉苦。

     气的当时星月想拔剑砍了她,

     星月是武将,做事一向大大咧咧,哪里受过这等气。

     而且告诉谁不好,居然向晋华诉苦,这事让星月手中的剑都气的颤上三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