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左脚左脚走
    不过几日时间,凌渊战神培育白泽的事情就在天宫内传来。

     得到答案的祁孟很是兴奋,见到谁,总会将这件事扯上来句。

     一来二往的,天宫的大小仙君都知晓了。

     原本在碧云宫在转悠的仙君,也是一哄而散,对着碧云宫正殿方向行了一礼,便就离开了。

     四海八荒有多敬重凌渊战神,怕连凌渊自己也不知道。

     在他们心中,怕是比天帝还要胜上一酬。

     当年的神魔大战,凌渊战神独当一面,带领四海八荒从动乱走向和平。

     凌渊的伤势恢复的不错,大在概有白泽神兽在身旁,伤口愈合的速度很快。

     平遥仙君用在瑶池浸泡万年差点成精的白玉为凌渊打造了一根肋骨。

     虽说最初时候很不适应,但过一段时间就好了许多。

     修为失了八层,需要多久能修炼回来,凌渊心中也没谱,只好为自己制定一个时间。

     平日里在碧云宫里苦修。

     女娃娃是离不开凌渊的,离远了十步就不满的哼唧,若是更远,就直接一嗓子哭出声来。

     女娃娃取名为静乐,意为安静快乐。

     实则是因为每日被她每日的哭嚎吵的心烦,星月仙子实在受不了。

     本来取名为槿乐的,星月强烈反对,又用了静字。

     都说名字能像一个人,就像祁孟,已经五万岁了,却仍像孩子一样。

     祁孟,“启蒙”。

     哎,星月仙子在心头感叹,只希望凌渊不在的时候她能够安安静静的。

     即便是刚出生,静乐也是三岁小孩模样。

     几天下来,站立还没学会,就学会了走路,学会了几个简单的字句。

     “主上”是静乐学会的第一个词。

     因着静乐是神兽,虽说被凌渊养育才能成人形,但终究不是亲生。

     若是称凌渊战神为“父君”,也着实不合适。

     刚学会走路,脚步还很是虚浮,常常迈开了左脚,却又忘记了迈右脚。

     就一直左脚左脚的走,时不时的磕着碰着,在一旁看着她走路的星月也毫不在意。

     嘴里磕着瓜子,手边悠闲的为自己倒一杯凉茶,好不惬意。

     因着凌渊不在,静乐就会闹腾的缘故,即便是凌渊不同意,星月还是强硬的将凌渊拉出来。

     一起来欣赏着静乐左脚左脚走,右脚不动弹的的奇特景象。

     因着这样走路着实累人,静乐没一会就不走了,扑通一声的坐在凉凉的地板上。

     凌渊平日里修炼很是刻苦,即便是被星月拉出门外来,却也是盘腿修炼着,对外面的事爱理不理。

     早已习惯自家主上的性格,星月也不介意,知道主上刻苦,这就尽量不打扰到他。

     “主,上~”

     稚嫩的声音传来,声中还带了一些小委屈,像是埋怨凌渊不理会她。

     “主上什么主上,没见他在修炼么?”

     星月话语有些恶狠狠,佯装怒视着静乐。

     “哼!”受到教训,静乐不高兴了,也学着星月的模样怒视着她。

     “连走路都没学会,你瞪什么瞪。”

     星月被气笑,嘴角弯弯,实在是装不下去了。

     却又走到静乐身上蹲下,隐住静乐看向凌渊的视线。

     “哼~”

     看不见凌渊,静乐不高兴了,伸出手想推开星月。

     奈何自己小胳膊小腿的,使了多大的力气也没能将胳膊伸到星月所在的地方。

     结果不如意,静乐又不满的哼唧起来。

     “星月,你别逗她了,还不让来。”

     一旁的晋华都看不下去了。

     “我偏不!”

     说着又接着逗弄着静乐:“你哭啊,你哭啊,你哭了我就让开。”

     不过几天的相处,星月就发现了,只要凌渊在,静乐是一定不会哭的。

     即便是怎么逗弄她,她也不会哭。

     “哼~”

     有些委屈的耷拉着小脑袋,银白的头发被星月扎成小辫子,看上去很是乖巧。

     长长的刘海被剪短,露出一双委屈的大眼,看着地面,不愿意再理会逗弄她的星月。

     “好了,星月,你别逗她了。”

     刚刚过来的庆印也看不下去了,抱起坐在地面上的静乐。

     若是平常时候,静乐是绝对不会让庆印抱的。

     “我才没逗弄她呢。”

     星月笑出声来,起身,手指点了两下静乐的额头。

     对于静乐,星月的心情很复杂。

     若不是因为静乐,凌渊不会受伤,但在此之前,自己又是那么的期待静乐的出生。

     既然事情没有答案,那就好好守护着静乐,毕竟她是让主上受了这么多伤痛才出生的。

     凌渊从修炼的状态中出来,刚刚发生的事情他能够察觉。

     觉得好笑,同时又有些欣慰的感觉。

     天宫中他能相信的人不多,在此能有三个已经很好。

     “主上,您感觉如何了?”

     庆印抱着静乐向凌渊走去,刚刚靠近就在庆印怀里呆不住了,折腾着想要下来。

     无法,庆印只好快走两步到凌渊面前。

     静乐早就迫不及待的张开双臂,等着凌渊来抱她。

     “腿怎么了?”

     淡淡开口,凌渊问的是静乐。

     “是啊,静乐方才只有左脚走路,右脚却是跟着左脚过去,是不是腿伤着了?”

     想起刚才所见,星月急忙问道。

     伸出手来接过静乐,凌渊将手放在静乐右腿上。

     片刻后,又拿了起来,脸上有些疑惑的神情。

     看来,应该是没事了。想到此星月仙君松了口气。

     “应该是这小家伙该不会走路,她这么聪明,之后稍稍练习就会了。”

     “对”

     晋华仙君也在一旁附和着星月说的话。

     “主上,方才九天玄域有人传来消息,说有一位年过半百凡人来找你,手拿一幅山水图,说禀告您,您就会见他。”

     庆印的话让凌渊战神明显一愣,连星月与晋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就连小家伙静乐也奇怪的看着他。

     “主上,是很重要的人么?”星月奇道。

     闻言,凌渊只是缓缓摇头。

     “历劫遇到的人罢了。”

     算是对这个问题的回答,说着手摸着静乐的脑袋。

     “历劫遇到的人啊。”坐在石桌旁,星月很惬意接着道:“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应该是后人吧,不过尘缘事尘缘了,我觉得不必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