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初次交锋啊
    “呵,小丫头倒是狂妄,那你可知为何我手中拿着大椿种十万年,却在遇见你之后才能启用,带你我时光回溯,来到这十万年前。”

     “知道如何,不知如何,妄天,我虽无法杀你,但却可以将你封印在此。”

     调息片刻,止菱又回归了冷静,睁开双眼,不再理会妄天。

     能一手创造出一界,这种人不能小瞧。

     伸出手来,将一旁虚弱透明的好似快要消失的白泽灵体招了过来。

     手掌轻轻挥动,如同一阵暖风划过。

     不过片刻,白泽灵体便醒了。

     颤抖着小身子,好似很害怕止菱。

     也难怪,她刚醒,识海中便出现两个灵体。

     每一个灵体都比她强上百倍。

     妄天刚醒之时,趁着白泽离开凌渊战神身旁的一会功夫,就夺了她的右腿。

     如今这很强的灵体醒了,竟直接夺了她的身体。

     面前的小生命颤抖着,很是害怕,将自己缩在角落里,想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止菱虽不是圣人,但也不是恶人,不会将白泽吞噬。

     “小家伙,待我做完要做的事,我就会离开,这段时间不要打扰我知道么?”

     “嗯嗯嗯”小家伙不断的点头,看了眼止菱,又低下了头。

     “好,那你就沉睡吧,待我找你时,再叫醒你。”

     说着,手指挥动,摸摸白泽的头颅,她眼皮沉沉,片刻就睡着了。

     止菱抬头,再看了眼被钉在巨大手掌之中黑影,瞥了眉头。

     又闭上了眼睛。

     这幅身体是刚刚的到,或许会有些不适应。

     静乐的寝殿里

     止菱悠悠转醒,睁开双眼,准备观察四周。

     “扑通!”止菱的心脏猛的一跳,眼瞳放大。

     静乐床边,凌渊战神正俯视着她,一双眼如同古潭的波水,没有半点波动。

     就这么看着止菱,带着探究的意味。

     他发现了什么?止菱不敢想。

     随后,立刻闭上了眼,回到识海中。

     识海中自己面前的一团白影正睡的香甜。

     止菱只觉得心烦意乱,手晃了几下,她便悠悠醒来。

     大概是刚刚睡醒,有些小脾气,在止菱手心里不断的晃动挣扎。

     “闹什么?!”

     严肃的话语让小家伙一震,立马反应过来如今的局势。

     乖乖的停下来,等着止菱指挥。

     “你,去,出去。”

     止菱命令道,但心脏却还是扑通扑通的直跳。

     那人是谁,怎会有这样的眼神,自己竟然无法与他对视。

     竟然落荒而逃一般回到了识海之中。

     静乐虽不明白情况,却也乖乖的出去了。

     独留止菱闭上双眼,恢复自己的状态。

     静乐刚出来,睁开双眼,就看见自己身旁的凌渊战神。

     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努力的起身,抱住他的胳膊,口中还发出呜呜的声音。

     好像受了好大的委屈一样。

     “主上~”

     软软蠕蠕的声音传来,很是动听,声中却又带了些许哭腔。

     摸摸静乐银白的头发,以示安慰。

     刚刚是谁?

     一边安慰着静乐,一边想着刚才的眼神。

     是他想多了么,静乐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眼神?

     但那一刹那气息的变动,错不了。

     “呀,主上原来您在这啊。”

     星月的声音传来,看见在凌渊怀中抽噎的静乐。

     “静乐是怎么了,没睡好么?”

     走上前,抱起抱着凌渊胳膊的静乐。

     静乐一看不依,挣扎着不起来,不放开凌渊的手。

     静乐虽小,却也知道本领大的凌渊才能保住她,神识里面的两个灵体才会安分下来。

     但是凌渊和星月却不知道静乐心中所想。

     抽出自己被小家伙抱着的胳膊,趁势静乐就被星月抱在了怀里。0

     在星月怀中不断挣扎,甚至伸出自己的胳膊让凌渊抱,凌渊也只是看了静乐一眼,转身离开。

     星月也跟着凌渊,抱着静乐离开了寝殿。

     “静乐啊,你这一睡便是一天,今天下午我便要去西荒了,走,我带你去认识一下接下来三个月要照顾你的小仙娥。”

     星月口中的小仙娥三个字特别咬牙切齿。

     前方的凌渊权当没听见星月的话,直顾着向前走。

     “主上,您要回寝殿么?”

     稍稍点头,却也不停脚步,向自己的寝殿走去。

     “不如主上随我俩一起去吧,你看静乐这么闹腾,你不在,肯定又该哭了。”

     好像是附和星月的话一般,静乐呜呜的哭出两声。

     虽被星月抱在怀里,整个人却起身向前,想要够着前方的凌渊战神。

     静乐心急,又害怕凌渊走远,整个人都快到脱离星月的怀抱。

     “好了,静乐你别闹了。”

     静乐差点从自己怀中掉下来,星月心惊,赶紧将静乐在怀中抱好。

     凌渊只是脚步顿了片刻,便又向自己寝殿走去。

     “啊啊啊!”

     静乐急的出声来,却又在下一刻安静了下来。

     好似有些沮丧的垂着脑袋,被星月抱在怀里,有些不舒服的动弹两下腿。

     凌渊的寝殿就在静乐寝殿的旁边,不过两步,凌渊就回了自己寝殿中去。

     “好了,别伤心了,走吧,我带你去看看未来要照顾你的小仙娥。”

     “静乐”轻轻点头,好似认命了般,被星月抱在怀里。

     不再哭闹。

     星月带着“静乐”离开,朝着与寝殿完全相反的方向。

     看着紧闭的木门,“静乐”的眼神带着几分探究。

     那个人是凌渊吧!

     上一届的九战神之首,也幸好他身上受伤,修为失去了不少,否则就会发现自己哪里不对了。

     静乐已经又重新回归了识海,在识海之中不断的闹腾。

     嘤嘤嘤的哭着,吵的止菱心烦,最后直接让她再次沉睡。

     如今出现的便是止菱。

     因为气息没出现变化,星月也没有发现“静乐”的不对,只当她是想通了。

     不高兴的低垂着脑袋,是因为不想离开凌渊。

     “小家伙,我今日可是要离开天界了,跟你说啊,照顾你的那个小仙娥就是坏人,

     要是她哪里对你不好,就去告诉庆印去,让庆印再去告诉主上,把她撵走,知道么?”

     止菱无语,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