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第一天——妖兽出现
    “啊!~”一声惨叫划破天际。

     分散开来的其余三个人立刻聚拢到了一起,向声源处跑去。泰勒也顾不上手中半死不活的野兔了,把兔子往地上一摔,加快了步伐。

     “吼!吼吼吼~~”紧接着是一阵暴怒的吼叫声音。这声音震耳欲聋,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妖兽!

     真是运气好起来,什么事都会顺顺利利。运气要是差起来啊!喝凉水都能塞牙缝!这不,一开始就被人追杀,死了妈不说还丢了飞船,飞船没了,就要徒步闯过五百英里长的森林。好不容易该歇息歇息了,又碰见了森林妖兽。

     等四人闻声赶到的时候,那名白衣侍卫已经与一头黑熊兽人干上了。不过显然这位侍卫已经被黑熊偷袭过了,他的头盔被打飞在地,银色的盔甲也凹进去了几分。

     再看这黑熊兽人,它身强力壮,力量强悍,且带有先天的魔法护盾,非冥阶魔气无法伤及它的一根汗毛。不过它唯一的缺点就是,反应速度太慢,行动迟缓。

     这件这边白衣侍卫躲过兽人的致命一击之后,迅速跳转到其身后,瞬间刀光血影,连斩下数十剑。虽然每一剑的力度对于这头皮糙肉厚的黑熊兽人来说也就能算是挠痒痒稍微使劲了点。但是总是被人打到,自己却是连一击都没有命中过,这事搁谁那里谁不生气啊?

     于是那兽人便是变得更加气愤不已,“吼吼吼!”他拍打着自己的胸脯,高声吼叫着。

     然而在侍卫的嘴角上已经浮现出了势在必得的笑容。潜心修炼了这么多年,已经踏入王阶的战士怎么能会在一头地阶三级的黑熊面前败下阵来?

     于是剑越舞越快,简直是和人容为了一体,道道剑痕在黑熊身上爆裂开来,鲜红的血液从中涌了出来。

     “吼!”又是一声吼叫,又是一头黑熊怪从茂密得树林子里窜了出来,抬起一掌直轰向拿命战斗中的白衣侍卫。

     白衣侍卫轻巧的多了过去,这时玛珍塔提剑迎战另一头黑熊,“速战速决,否这会有更多的妖兽聚集过来的!”泰勒说完,便举剑加入了战斗,一名白衣侍卫守候在斯卡特身边。

     “吼,吼!!”又是两声吼叫。身旁再现黑熊妖兽,但这次来的不是一只,也不是两只,是一群!似乎是一个妖兽家族齐齐出动了。

     “别打了,别打了!”泰勒见形势不对,“撤离!速度点,我可不想变成黑熊兽得加餐!”说着,刀剑归鞘,脚上魔力再催,迅速向斯卡特的方向跑来。

     泰勒伸出双手,丝丝缕缕的白色银丝探向斯卡特。银丝进入了斯卡特的身体,他感到一丝丝的能量波动,仿佛心中有无边浩瀚的大地在颤抖,在振动。泰勒收回双手,在“走,跟我走,来不及教你了!迈开腿跟着我跑就是了!”

     眨眼睛,泰勒已经跑出去了数十步,“跑?就行了?”,斯卡特迟疑地迈开了双腿,却发现步频变得惊人的快。瞬间便又超越了泰勒。

     以这个速度跑了将近半分钟便听不到怪物的怒吼声了,然而魔力也在渐渐耗尽,速度大幅度的慢了下来。

     “好了,我们,可以停下来了!”泰勒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斯卡特猛地一停,失去了重心,身体向前栽去。“噗”的一声,斯卡特栽倒在地。

     “呜,刚才真是刺激啊!”斯卡特撑起自己,掸了掸身上的土。“早知道是有这种方式赶路,我们就直接跑开不就好了吗!”

     “你不懂,这样强行运转你身体里的法力是十分危险的。至于为什么危险,来不及说了,我们得先找个落脚点。”泰勒尽力喘平了气息。

     “腾腾腾!”在树林中飞出了几只暗标,直袭斯卡特和泰勒而来。

     一阵剑影,泰勒挡开所有的飞镖,横剑而立。“什么人!如此卑鄙!”泰勒向四周喊到。

     然而树林之中又恢复了静谧,悄无声息,静的似乎有点出奇。“走,我们快走。”

     “我们是不是被人盯上了?”斯卡特迈开脚步,随着泰勒快速离开。

     “嗯,我能够感觉到有人在看着我们。”泰勒压低了声音说到。

     “那我们怎么……”

     “嘘~别说话,跟着我一直走就好了。”

     两人默不作声的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月亮已经挂上树梢,皎洁的月光洒向地面。斯卡特和泰勒就凭借这微弱的光线,向前摸索而去。

     “看到了吗,就在不远处,有一个亮点。”

     “噢~哪有怎样?”

     “从这里看过去虽然很近,但实际走起来的话大概还是需要一段时间。”

     “大概要多久?”

     “一天。那里是我们的基地。其实在北部根本没有一条海岸,我要找的就是这个安全屋。”

     “那你为什么当初不跟我直接说呢!害得我一惊!”

     “其实,这里除了我知道以外,没有人还知道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呢?”

     “奸细……”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们得藏身之处总是有妖兽打扰,暗箭偷袭。

     “我们还要向那里走上一整天啊!这看起来不是很近的吗!”

     “魔法……还有是你要走一天,而不是我们。”泰勒平静地说到“接下来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

     “为什么一不跟我一起走,我们还要去一起回亚特兰呢!”斯卡特焦急的问道。

     泰勒转过身就要离开“后面还有追兵,两个人走太碍眼了。况且,我还有战友在为我们瘀血奋斗呢!。”泰勒摆了摆手,“如果我不能回来,替我向圣帝问好!”

     “泰勒!”望着那渐渐走远的的背影,斯卡特想要追上去,却发现,在自己的面前有一堵看不见摸不着的风墙,阻挡着他,隔开了斯卡特与泰勒的两个时间。“保重啊!”斯卡特哽咽了一声,望着背影的方向,两眼呆呆。

     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斯卡特和泰勒也没有什么交集,如今泰勒转身离去,斯卡特却是心中留有那么一丝丝舍不得,就像当初玛丽离去时的感觉。或许,或许斯卡特就是这么一个容易感情用事的人吧?

     “向着那个光亮处一直走,这有什么难的!走起来!”斯卡特自言自语地说到,脚下的步伐也不由自主地快了起来。

     不知道那你究竟还有什么?是一位至高无上的强者,还是能够传送回家的魔法阵。总之每走近一步,斯卡特就感到希望又多了一丝。

     渐渐的天亮了,光点也消失了,斯卡特只得凭着感觉向前行进。

     已然疲于奔命了半天,斯卡特却不觉得疲累,向前走!希望在!

     又是一整天平安无事,暮色降临之时才发现自己已经走过了那间林间小筑,随即他调整了方向。

     就在自己似乎可以直视到小筑的时候,小筑内灯光熄灭,在微弱的月光下想找到这样一间屋子可更是难上加难,斯卡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近在眼前,远在天边”他可不想再次走过折,再无功而返。

     近乎两天的时间中,斯卡特都在拼命得赶路,也是时候该休息一下了。

     斯卡特找到一颗粗大的树干,靠在上面,闭上了双眼,想要等到天亮再去寻路。

     忽然背后一阵风起,斯卡特腾的一下,站了起来,环顾四周,除了沙沙的风吹草木的声音,别无他人。

     “一定是我太过于疑心病了,不管怎样,休息好了明天就可以找到基地,回家了!”斯卡特心想,肚子咕噜咕噜一阵作响,“明天,熬到明天就好了!”

     突然剑吟声响起,一把细长的银剑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冰冷,然而此刻,刀架颈部。

     斯卡特瞪大了眼睛,大气都不敢喘。

     “你是谁?嗯?”持剑的人轻声说道。

     “我是斯卡特,亚特兰帝国的子嗣。”

     “斯卡特?嗯!跟我走吧。”剑锋从颈部移去。黑衣男子刀剑归鞘,大踏步地走了。

     斯卡特紧随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