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打劫的
    玛丽不着急也不着慌地上了岸。

     “玛丽大师,你这是为何啊?”青衣男子问道。

     “高少侠这还不明白吗?”玛丽婉儿一笑,“本身以为果儿和桂儿足够对付你了,没想到啊!少侠最近功力长了不少啊?是不是马克那个糟老头子又教你什么歪门邪道了?”

     “哼,师尊教给我东西,一定有他的道理,还用不着您老操心。”高凡气凶凶的说道。

     “凡儿啊!当初你拜我为师我却拒绝,也是有原因的。坦白讲,我是一个卧底,有唐王的亲儿子在我身边,我的行动会很不方便的,你也要理解一下啦。”玛丽说的似乎自己很是占理。

     “哼,好你个老家伙,还要以自己是卧底为一种荣耀了?”高凡此刻更是愤愤不平,心中的怒血翻腾。

     玛丽向高凡渐渐走了过来,“难不成你还想跟我打一场吗?看在你曾经对我还不错,只要给我让开一条路,让我带着我的少主安全离开,我可以保证不杀你。怎么样?”玛丽的脸贴近了高凡,挑衅的意味甚浓。战争的硝烟味弥漫开来。

     “你,你这是公然挑衅!”

     “那又怎样?你们国家的大师级人物我早就被我调虎离山了,你再拖延时间也没有意义了,高少主请让路吧?!”玛丽的话已经明确的在明确不过了,反正你打也打不过我,叫人也叫不来,还有什么好说的,让路吧。

     “好,别让我再看见你!否则,我定要让你碎尸万段。”高凡愤怒的吼到。

     “高少侠就这么报答我的不杀之恩啊?哈哈......你再去修炼个几十年吧,现在说出来这话,显得你,太幼稚太傻了。”玛丽用手轻轻拍了拍高凡的肩,当然,手上运用了魔法。

     “噗”一口鲜血又从高凡嘴里喷出,他靠着魔法的力量,强撑着让身子不倒。

     “别再硬撑了,这样对你没有好处,我的魔法已经进入了你的内脏,赶紧回去吧,再不回去就晚了。”玛丽的话语中带着几分假兮兮的怜悯。

     “我就问你,你真的对自己的行为那么自信吗?”高凡的嘴角向上挑了一挑,“你难道就没有什么顾忌吗?”

     “嗯?……哈哈哈哈,你们这里唯一能与我对抗一下的就是马克那个老头子,不过……这老头子智商可不高,那么轻易就被我调虎离山了,哈哈哈哈……”

     “哼,可惜这回是你错了。”高凡大口大口喘着气,口气里带着丝丝得意。话语之间,一把钢剑直冲玛丽的背后而来。

     “嗯?怎么会……”玛丽,也丝毫没有犹豫,运用起魔法,制造出一个金灿灿的罩子,罩住了自己。“砰”钢剑撞到了无形的魔法护罩,瞬间化为粉末,随风飘去。

     “谁说我是个傻老头子的?”在不远处,一个黝黑而又矮小敦实的老人正在站立在这后花园的假山上,花白的头发和胡子与他那黑色的皮肤形成鲜明的对比,在这半黑半明的暮色之中显得格外的独特。

     “嗯?老马克,你不是去北面军支援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玛丽回过头来,收回了护罩,表情略微有点吃惊,不过很快就又调回了平静。

     “哼,就你这点小伎俩能骗得了我吗?我可是六军总督,我能不知道哪里发生暴乱了吗?”马克一脸阴笑,“念在你我往日无冤无仇,只要你乖乖认罪,咱们什么都好商量。”

     “想的美,看剑!”玛丽一脸怒气,不知道是因为计谋被识破而发怒,还是因为马克的恶语而不爽,总之,玛丽一下手,剑剑是杀招。

     玛丽舞剑向着马克刺来,这一剑甚是速度,在正常人的眼力,这简直可以叫做“瞬移”,大概这是运用了魔法的缘故吧。

     见玛丽刺来,马克也不敢含糊,抓出身后的两板斧护在身前,抵挡这一剑。

     “砰”的一声,两兵器相撞,迸发出火花点点。

     玛丽迅速改变剑的方向,转身抬剑,转刺为劈。

     马克也立马抬起一只板斧抵挡,另一只板斧向下横扫,奔着玛丽的腰部就来了。

     玛丽不得不收剑崩开这一斧子。

     于是二人就这样你来我往不相上下。

     玛丽的剑比马克的板斧长,所以拥有了较为远程的攻击控制,再加上魔法剑气的加成,每一剑都造成极大的威慑。

     可是,马克也并非什么等闲之辈,两把板斧虽然在距离上不见优势,但是在力量上,马克却比玛丽更胜两筹。

     不一会儿二人的身上便都多了几道伤痕。但此刻的斗争,绝不敢说谁站了上风。

     “果儿,桂儿你们先呆着斯卡特少爷离开,不用管我了。”

     “是”,这两名少女这时也恢复过体力了,“少爷请跟我走吧!”

     “好,好”在一旁已经看的惊呆了的斯卡特回过神来,连声答应着。

     ……

     “想走,还得要过我这关。”青衣男子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体力,横剑挡在斯卡特一行人的面前。

     “少说废话!”两名黑衣女子异口同声的说道,拔剑向前斩去。

     又是一场混战,刀光剑影只见可以隐约地觉得两女子占据了上风。毕竟刚才高少侠被玛丽的魔法命中,那么高强度的魔法,换作是普通人,早就当场毙命了。可是这高凡却还是能够起身再战斗,真可以看出来,他的修炼境界可真的也是不低。

     不过,中了魔法,毕竟是中了。对于内脏的损害还是极大的。即使他靠反魔法内力支持着,也不能挺多久。

     不一会儿,高凡就败下阵来。动作越来越慢,只剩下防守的力量了。

     果儿和桂儿此刻却是得力不饶人,剑越舞越快,“砰”果儿崩开了高凡的剑,紧接着,桂儿直取高凡咽喉。

     “等一下!”

     这一声,不仅喊停住了两名黑衣女子,就连马克和玛丽

     也都收回招式,这是五双眼睛都齐刷刷地看向斯卡特。

     斯卡特上前几步,一把夺过果儿的剑,剑锋对准了高凡。“现在好了,你的徒弟都在我们手里了,放我们走吧。”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马克板起脸来。

     “据说,这位公子可是叫堂主的儿子吧?你是他的师傅也没有错吧?如果你见死不救的话,堂主怪罪下来,你挺得住嘛?”斯卡特一脸正经,似乎在帮助马克分析情况。

     “嗯?……”马克犹豫了一下。

     “这样吧,你给我一个人情,放我们走,我就把这位公子还给你,这样你也免得遭受堂主的训斥,还能算得上是救了堂主儿子一命,到最后堂主还得感谢你呢。”斯卡特一脸坏笑,“你看怎么样?”

     “你,你这小人,真是卑鄙啊!”马克怒吼道。

     “怎么样?就这么定了吧?”斯卡特收敛了一下笑容,“走,带着他,我们撤吧。”

     “这……”两黑衣女子犹豫不决地望向玛丽。

     “哈哈哈哈……”玛丽爽朗的大笑起来,“这也是个好办法啊!”“还愣着干什么,桂儿,果儿赶紧的啊!”

     “是。”一声令下,果儿拎起青衣男子,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左手抵着他向着小路撤离。

     “不许动,就在那里站好了,你要是动一动,”斯卡特挥了挥他手中的宝剑,“我可就不客气了啊!”

     “你们…唉,你们这是打劫啊!!”马克无可奈何的谈了叹气,焦急的像是一直呆在热锅上的蚂蚁。

     玛丽走在队伍的最后头,听到马克得叹息,回眸一笑,:“你怎么知道我们就是来打劫的?”

     “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