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喝了这杯茶
    斯卡特紧随着这名突然冒出来的黑衣男子走进了一件小屋——正是斯卡特苦苦追寻的那间林间小筑!

     “请问,您就是……”斯卡特犹豫地问道。

     黑衣男子也不回答,一摆手,斯卡特也不再问道,环顾四周,小筑内朴素的摆设尽收眼底。

     小筑并没有多大,可能也就是有个五六十平米,在一旁摆设着一张床,床上的被子被整整齐齐地叠成了一个“豆腐块”,在床头上面有一支挂钟,钟表上显示着现在是凌晨两点钟。床的周遭是一个个巨大的书柜,书柜上塞满了厚厚的书记,上面写着斯卡特无法理解的文字。其余的就是锅碗瓢盆等杂乱无章的东西了。让斯卡特十分失望的是,在这里根本没有什么魔法阵!

     “别傻站着了,该吃点东西了吧!”黑衣男子不改强横的语气,从壁橱里拿出了一根棕黑色的棒。

     “就吃这个?”斯卡特似乎有点不敢相信。

     据说曾经有一种面包叫做棍式面包,之所以起这个名字,就是因为它看上去就像是一根木棍,嚼起来也是横硬三分,听起来像是跟在啃铁棒似的。听说归听说,但是见到这种东西,这还是第一次。

     斯卡特略有些迟疑,却又带着一种不得不的神情接过了“棕色棒”,一口咬下却发现其实这比想象中的要好吃的多。别看它看上去坚硬似棍,其实入口即化,味道香甜可口,每次将其一口咽下去,都会感到一股强劲的力量由下自上喷涌而出。让人心爽神怡,吃下去欲罢不能。

     这时,斯卡特已经大口大口地吃下去了半根,“呃!”斯卡特打了一个美美的饱嗝。虽然他很想一口气再吃掉剩下的半根,但是实在是腹中饱食,无心再吃。

     见斯卡特停了下来,黑衣男子又道,“今天太晚了,我们明天再细说情况,那张床今天晚上归你,好好休息去吧!”

     酒足饭饱后的斯卡特也无心再去思考什么,老话说的好“饱发困,饿发呆,一顿不吃饿得慌”现在斯卡特就属于饭后发呆这一类型,回了一句“好吧。”便一头栽倒在床上,发出了轻微的鼻鼾声。

     ……

     “龙,这么多年没有见面了!今天碰到了你的儿子,是天意吗?不知如今你过的如何?”那名男子端着照片自言自语道。

     ……

     第二天,天已经大亮,斯卡特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睁开稀松的双眼,自从离开了那间海岸小屋,斯卡特还没有好好休息过任何一天呢!

     疲于奔命的斯卡特,躺在金灿灿的阳光下,听着窗外各种动物的叫声,惬意无比,仿佛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忽然,他一激灵,从床上爬了起来。我这是在干什么呢?现在可不是在家,我这是在那里来着?哦,对了,这里是……

     “你醒了。”昨晚所遇见的那位黑衣男子此时已经换上了一身青袍,腰佩雪白玉色神剑。头发已经花白,一缕长胡也是白多黑少,但两眼之中仍是透着一股杀气,如鹰眼般锐利,让斯卡特不寒而栗。

     “啊,嗯。”斯卡特再也想不出更好的回答。

     “这是你的衣服,换好了就跟我走。”说着,从手里撇出两件衣服,转身就推开了木门。

     斯卡特也不敢怠慢,毕竟现在他是客人,还睡在主人的床上。怎么说来都是不大好意思的。

     斯卡特换好衣服,才发现这也是一袭长袍,白中带灰。出门,发现那名长者就站立在一颗参天古树之前,斯卡特渐渐靠了过去,脚下稍微用了用力,想示意一下有人来了。

     “嘘!轻点,你听!”青袍长者说到。

     斯卡特停下脚步,静静地听了一会儿。

     “唉!你听到了什么?”长者微微叹了口气,问道。

     “我听到了鸟啼声,虎啸声,猿鸣声,水流声。”斯卡特不紧不慢地回答说。

     “嗯,我曾经有个学生也是如此回答我的。”他顿了顿,接着说,“不过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我想知道你听到了什么消息。集中精力,再听听。”

     “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陪你听声音,”斯卡特略显出不耐烦来,“我来此地是为了回到属于我的国家。”

     “哦?”长者听到这一席话,略显震惊,“那你想怎么回去呢?”

     “我不知道,不过总会有办法的。你这里不是亚特兰国度得基地嘛,你想想办法啊!”斯卡特本身以为到了这里之后就能够马上回家了,没想到,似乎这个老人并不知道什么任务。

     “办法吗?倒是有很多,不知道哪一种适合你。”长者不紧不慢的说到。

     “快说来听听!”斯卡特焦急的说,他可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停留太久。

     “一剑穿心,五马分尸,悬梁上吊,切腹自尽。不知小少主想要哪一种,不过我建议你用第一种方式,这可是最痛快的了。”那老者略带戏虐的说道,脸上露出丝丝讥笑的意味。

     “想让我死,您直说就好了,此地不是我要找的地方,谢谢您老的款待,我先告辞了。”斯卡特面带怒容——这可是赤裸裸的鄙夷,这都是什么方式,不是死就是死。

     “唉,小少主留步吧,看来你知道的甚是少啊!还请老朽一一与你道来。”说着,老者单手一挥,木制的茶几同茶壶一起从屋里便飞了出来,轻轻地落在了地上;再一挥手,清泉水从泉潭之中涓涓流入茶壶;手拿起茶杯,一缕水雾从壶嘴飘薄而出;茶入茶杯,沁人心脾的清香悠扬荡开。

     斯卡特本心是没兴趣一起喝茶的,但见这老人身手不凡,又有重要的消息,强压了压心中的怒火,与老者面对面坐了下来,略微抿了抿茶水,便迫不及待地问道:“不知您有何见教?”

     “唉,你啊,和你父亲简直是一模一样。”白须老者摇了摇头,无奈地叹道,“把这杯茶喝了,然后我们再说。”语必,老者瞑目,静心品茶。

     斯卡特也是无奈,望向手中的香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