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黑暗魔法涌现
    斯卡特一行人抵着高凡公子堂而皇之地走在繁华的街道上却不见有一人阻拦,路人们都以极其惊恐的神态看着这一行五人,纷纷躲到道路两旁。

     青衣男子看的在自己的城都里面竟然都没有一个人肯出手相救,哪怕是走走形式也好啊!现在,高凡唯一能够期望的,就是在城堡里面环视,检查巡逻队来了。

     于是高凡便抱着这似有的一线希望向前走着。可是,他并不知道,玛丽为了筹划这件事已经有十六年光阴了,怎么会连这点准备都没有?

     时间不多,这一行人就来到了南面大门之下。在这里,横刀站立着四位白衣勇士,其中一位正是当初在接斯卡特的那艘船上的卫兵——泰勒。

     泰勒见玛丽走来,连忙上前一步:“玛丽大人,一切都准备就绪了,咱们是否现在启程?”

     玛丽回头望了一眼这座井然有序的城池,叹了口气“唉!我们走吧。”

     “喂,放要被开我!我可是这里的皇子!绑架皇族可是滔天大罪,是诛灭九族的!”高凡无奈地做着最后的挣扎。

     “没想到死到临头了还这么嘴硬!”泰勒一脸蔑视的看着他,手中的剑已出鞘过半。

     “诶,我们素来无冤无仇,本身也是因为迫不得已才威胁高少侠的,还请少侠大度,”斯卡特一使眼色,泰勒剑又归鞘。“请您尽释前嫌吧!”斯卡特满面堆笑,但是在笑容中却让人感到一丝丝不安。

     说罢,斯卡特“噌”地拔出身边一个白衣侍卫的宝剑,手起刀落,高凡少侠人头落地。“怎么?!”玛丽和泰勒齐声叫道,就连高凡那地上的人头都露出来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本来还好端端的谈话,话语中该略显客气,可是,一瞬间刀影闪动,人头落地。紧接着是一段无声得寂静。

     “这样的人,留着就是后患,不过到最后死的都还是他。早死晚死都是死,早死还早超生呢!感谢我吧!”斯卡特在那青色的长袍上抹下血迹,剑归鞘毕。“走吧,还愣着干嘛啊!”斯卡特不耐烦的说。

     “此地也不宜久留,走吧!”玛丽回过神来了,用那命令似的语气说到。

     于是白色的侍卫队便排成两路,大踏步地跟随在斯卡特的身后。好像他们不是这个国家的卧底,或者说是入侵者,他们就像是本国的正规军对一样,昂首挺胸。

     “唉!虎父无犬子,像这样果断阴险的少主,估计又会让亚特兰帝国躁动一时吧!”玛丽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似乎她对这样的脾气秉性的少主早有猜测。

     时候不多,一行人便离开了主城甚远的一段距离,在一片草木萧瑟的地方找到了一艘形状古怪的飞船。这艘飞船的形状类似于一只猫头鹰,机头与机尾连为一体,机头略微向下倾斜,最头面是类似于鸟喙的尖头,肥胖的机身两侧有着两台大功率的螺旋桨。

     飞船的舱门大开,看起来似乎是早有人准备好要来接应。

     “等等,我觉得这里似乎不大……”还没等玛丽的话说完。箭如雨下。

     “铛,铛,铛……”原来玛丽在这一行人周围早就布置好魔法护盾了,难怪他们能“撤离”的这么有底气。

     “真是气煞我也!杀我皇儿,难不成还想从我眼皮底下溜走吗!”

     来人正是那高凡少侠得老爹,高云堂主!要不是见到了本尊,真是不敢相信那看上去英俊潇洒的高凡的父亲竟是这样五大三粗的老头。

     眼前的这位,看起来虽然无论是从体格,年岁上远不如高少侠,更是不如他那师傅马克。不过气势上确实是可以力压群雄,两眼眉目之间透着一股猩红的杀气。无边的怒气给人以像火焰一般的炽热,似乎可以听得到空气中水蒸气在瞬间消失时的哀鸣。

     “哎呀,什么事啊?劳烦您老人家出面。”玛丽的话语中带着丝丝莞尔。

     “少废话,我儿高凡呢!”高云的语气丝毫不改。

     “您儿子啊!正……”玛丽刚想随便扯个理由应付一下,眼神一瞥却是看见了站在高堂主身后的众人中,一个白胡子老头,他那胡子和他的肤色格格不入,在腰上还捏着两把板斧——没错,此人正是马克。

     玛丽这下可没有办法再去搪塞了“您儿子啊!他呢,似乎要长眠于地下了吧?”玛丽说话时脸上带着丝丝笑意,不知道是得意,还是为了嘲讽。

     “啊呀呀呀!真是气煞我也!我素日来对你不薄,我们无冤无仇,你个死变态,杀我儿子,欺我太甚!看我今天手刃了你!”高堂主怒气冲天,说着便是挥剑刺来。

     “您老身体不好,还是省省吧!”玛丽也不含糊,不过却是没有当初对马克那般的认真。

     她向右一闪身,躲过了一刺,双手注入魔法,一手推剑身,一手直奔高云的右臂而去。

     这动作看似是不快,但是高云的反应似乎突然慢了几分,这两掌重重的打出,顿时剑飞空中,人退五步。

     “堂主,不服老还是不行的啊,您今年怎么也得有四五千岁了吧,人老了,就不要再去硬撑了!”

     众人的眼光齐聚在高云身上,“四五千岁?”没有把握谁也不会这么瞎说的,况且她的语气是那么的肯定,不会,不会……他真的从黑暗面在吸取能量?

     “少废话,再来战!”高云站稳后不顾众人的疑惑,继续对峙道。

     “高云堂主,既然这样,我奉陪,不过我提前提醒您一下,黑暗面的能量可不是常人所能控制的。”玛丽嘴角微微上扬,似乎早就直到这是一场必胜的战斗了。

     “哼!你的话还真是对啊!”高云冷笑一声,使出全身的内力,瞬间,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高云像在是膨胀一般,身体的肌肉以肉眼所能看见的速度飙增,身高,体型,也都变得强壮了许多。相比之前,他不再是一个体弱的老头,更像是一个体格强壮的青年,不,他更像是一个体格强壮的青年猛兽。此时的他已不再具有人的本性,兽人的野性已经贯穿了他的每一丝血肉。

     “啊!”在场的众人见到这一幕都变得惊慌失措。

     这一功法乃是数千年前蒙特大师发明的,据说早就是失传了。这一功法在许多年前就被明令禁止了。想当年秦武帝在世之时,还亲自召令灭族此功法。其主要原因就是利用这样的方式战斗,不仅亏损血脉,消耗法力和元气,还会大幅度的减少使用者的寿命。在运用功法的过程中还会被兽性蒙蔽意识,于是不分敌友。此功法的弊处这么多,可见起能够发挥出来的武力也是无穷无尽的,破坏力堪称无敌,在施法期间没有弱点。所以现在若是还能运用这一功法,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曾活在数千年以前。——也就是说,他还运用了黑暗魔法。

     这样强劲的敌人面前,没有谁还能干坦然自若,包括玛丽在内。众人纷纷向后退去,只有玛丽站在场地中间,与一头魔法兽人对峙。

     “这,也没办法了,这也可是你自找的。”玛丽不慌不忙地盘腿坐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