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初識
    「呼呼,哈呼」按着胸口那不知何时,会迸裂而出的心跳,少年强忍着剧烈的鼻息,瑟缩在不知名的低矮灌木丛里。

     「……于正,于正你出来,我们有话好好说嘛!」

     那摩擦草皮与枝桠的脚步声,正在步步逼近,他温言软语地像条色彩斑斓的毒蛇,要不是在朦胧的月光下,映出那把冷冽的刀身,少年可能真的傻不隆冬地就走了出去。

     「该死的…」两日前,因车祸翻下山坡,少年右腿那撕裂见骨的疼楚,让他光是站立就已经相当勉强。

     「于正!你他妈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

     刘建斌已不似先前般软语,他胡乱地舞着手中的水果刀,怒不可遏的咆啸着。

     是了,小卉已经死了!就在几小时以前;银白的刀身此起彼落,血水像是喷泉一样,一道又一道鲜红的液体泊泊而出,静谧的夜色满是腥锈的气味,于正拽着那只不中用的右腿,连滚带爬地逃了出来。

     连一点赶到悲恸的时间,都没有。

     刘建斌从口袋里掏出了打火机,「啪擦」一声,黑暗中燃起了火苗。

     「死瘸子,信不信老子一把火烧了这里?」

     长时间地蹲坐,令于正的肌腱越发难以负荷,徐徐的山风,吹不干那自掌心和背脊不断渗出的冷汗,在这生死一瞬之际,他全身的神经紧绷到了极致,仿佛只要任何一丝风吹草动,便会硬生生将它扯断。

     「于正,给老子滚出来!」刘建斌的咆啸声回荡着山谷。

     突然间,于正颈子传出一阵挠痒,这压死骆驼地最后一根稻草,让他一个激灵地失声大叫,跌坐在身后的山壁。

     刘建斌啐了一口道:「妈的,原来在那儿」

     于正的声音早已泄漏了他的藏身之所,远方那逐步迫近的脚步声,「嚓跶」地狠狠踩在于正的胸口上,他像是哮喘发作的患者,尽管张大了口鼻,仍汲取不到一丝氧气。

     「这,这是?」慌乱间,于正摸到了身后的窟窿。

     说也奇怪,一个人形的窟窿,就这样矗立在他面前,这里边黑呼呼的,不知有几十,不,几百尺那么深!在这僻壤的山林里,究竟是谁凿了这么个玩意儿?

     「浑小子,我看你往哪儿跑!」刘建斌晃了晃手中的刀械,似是在欣赏一头待宰羔羊,最后的奋力演出。

     「别,别过来!」

     于正一步、一步地向山壁退去,这时他不知打哪来的想法,头也不回地朝洞口钻了进去。

     「(横竖不过一个死,只能一切交给上天了!)」于正默祷着。

     黑幕低垂,反而使得这疙瘩土石和黑洞洞的窟窿色调相仿,加上于正方才身形与月映下的身影,巧妙地形成了天然的保护色;刘建斌一个迟疑,便给他溜了过去。

     「我操!哪来的山洞!」

     四周的砂石刮得于正每一处隐隐生疼,那僵直的右腿,活像个倔脾气的死孩子,但危机却还没有结束…

     「跑,再跑啊!」刘建斌的声音越来越靠近,好似一伸手便能拽着他的胳膊,于正像企鹅走路似的,只能拼命地,朝着不知通往何处的山口前进;这洞口越发前行,却越益狭窄,坚硬的土石更甚刀械地撕咬着每一寸肌肤,又像是嗜血的怪客,每每见血,却越发猖狂。

     于正使足了吃奶的力气,不停向前,那伤口的脓血混杂着砂石,他的身体感到热烫烫的,不知何时开始,刘建斌的怒斥声,已然随着意识,逐渐模糊了起来。

     「就,就差一点了」求生的意志,驱策着他挪动那已毫无知觉的双脚,于正想也没想过,为了生存,他能做到这种地步。

     恍惚间,一道强光直逼得无法睁开双眼,当缓缓睁开眼廉的刹那,一棵棵桃树洒下如少女脂粉的花瓣,空气中充斥着甜腻、又沁人心脾的香气;树林间,一个穿着黑袖长服,镶着金丝纹案的少女,穿梭在落英缤纷间,朵朵红花霎时相形失色,少女一举手、一投足,环绕着气旋花舞,宛若是花间的精灵。

     「呀!你,你是谁?」

     少女似乎被陡然窜出的人影吓了一跳,于正还没来得及开口,一阵血气上涌,便「咚」的一声,什么也记不清了。

     「喂,喂!你醒醒,爷爷,爷爷快来帮忙,有人晕倒了!」

     -------------------------------------------------------------------------------------------------

     「是梦吧?我们压根儿没有计画去山里露营,没有从山崖上翻车,而小卉,小卉也还…等,等等,露营?翻车?小卉?这些是什么?我怎么,怎么一点也想不起来,那,那个桃花仙子呢?)」

     「唔…呃,这里,这里是哪里?」于正扶着肿胀的脑袋说着

     「躺着吧!你的伤可还没痊愈呢!」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

     一股清甜的香气令于正的眼皮渐渐沉重,就这样不知道昏沉了多久,直到他的咽喉,像火团一样,从里烧到外。

     「水,水…」于正气若游丝地说着。

     一女子焦急地说道:「…好像烧得更厉害了!」

     于正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勉强睁开一丝眼缝,他好像看见了桃花仙子,只是,他已无力再去多想了。就这样昏沉沉地,不知道睡了多久,他梦见和三人一同开车旅行,不知怎地刹车失灵,整台车翻下了山崖,这内一阵天悬地转,「磅」的一声,他看见了好多好多的血水,从车门内流了出来;场景突然急转直下,他不知像在躲避什么,拼命的在林子里奔窜,那到底是什么?「嚓跶嚓跶」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

     「怎,怎么了?」一双细白的足踝,将三步并作两步地奔到了床榻前,黑色袖袍卷至手肘,露出了雪白无瑕的肌肤,右手半握着一条沾着污渍的湿毛巾,还在答答地滴着水珠子。

     「桃、桃花仙子?」于正瞪大了眼睛叫道。

     只见那乌黑的长发,轻抚着姣好的面庞,溽气使得少女的两颊泛起了粉嫩的晕红,柳叶细眉下的杏眼,水灵灵的眸子秋波微转,玲珑小巧的鼻子下,薄翼的朱唇贝齿,像极了匠人的艺品。

     少女咯咯地娇笑,如葱般的手指微掩说道:「胡说什么呢你!」

     「(这,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于正怔怔地想着。

     少女见于正傻楞楞地看着自己,便说道:「瞧着我作什?我脸上有什么吗?」

     「呃不,不是」

     「怎么脸这么红?该不是烧还没退吧?」少女说着便将额头凑了上来,于正赶忙将背脊向后一缩,躲了开来,慌忙地说道:「呃,不,没有,没什么!」

     「是么?」少女狐疑地看着他。

     少女的发丝依偎着面庞,他和她不到十来公分的距离,那慑人心魄的是花香?脂粉香?抑或是少女的体香?于正撇开了眼神,心脏无预警的砰砰作响,一阵炙热便从颈子烧上了面庞。

     「呀!还没问你叫什么呢,我是墨蝶」

     「于正」

     「你是天上人吧?怎地晕倒在那种地方?没有同行的伙伴吗?」

     「天上人?」于正疑惑地问着。

     「对呀!从岛外来地,我们都唤作天上人」少女歪着头,好像于正摔着脑袋似的看着他。

     「(岛外?哪个岛?她到底在说什么?)」

     「嗯…那你的同伴呢?」

     「同伴…」

     「对呀」

     「(好像有那么几个人,是三个?不,是四个吗?该死的,那模糊的记忆到底是什么?我到底是从哪来的?)」于正脑袋闪过片片断断的画面,那片段的空白处,几乎要胀破了他的脑袋。

     「嘶啊!」

     「呀!人家不问了,快些躺下休息,我这便去叫爷爷来,爷爷,爷爷!」她将被褥给他盖上,便转身叫唤。

     不一会儿,一个面庞清瞿、鹤发斑白的老者,便蹒跚地踱了进来,他搭着于正的手,眯缝的黄眼白转了几圈,随后便转身嘱咐道:「西萝菊一把,松甘油一升,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