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鬥智
    「禀大司命大人!」

     「说」大司命正好整以暇地沏着茶说道。

     「是,方才听闻墨峰托其孙女,带回来紫叶竹心,之后她便又往市集的方向前去,罗威正跟踪其孙女,而罗平则留守墨家」

     「(他要这竹心意欲为何?)」大司命蹙着眉头,隐隐觉着有些不妥。

     而这时,罗威恰巧赶至,他连忙说道:「快说」

     「是,墨峰孙女正在市集购买这十二味药材,这便是药单」说着便将药单递给了他。

     「(奇了,这十二味药材怎地如此古怪?这四生散乃是活血之物、药性猛烈,怎地会搭上仙鹤草、艾叶,这等凝血背道之物?再者,班螯这等虫蚁,又岂可随意纳入药中?若无善加调和,莫说要疏通掌气,这毒性要是蔓入五脏六腑,即便是大罗神仙,也难以救治!)」大司命虽不至精通药理,然怎么也知道这生川乌、生草乌、生南星以及半生夏,此四物便是中医俗称的「四生散」,这四生散最是活络气血,然药性刚猛,并不可随意入药,而墨峰却将这活血之物与凝血之艾叶、仙鹤草同时入药,又再加上这班螯、金钱白花蛇这等毒性猛烈之物,药引子却是苦芜子、齐菘草这两样温性沁脾之物,外加之用汀兰香焚烧,以疏通气脉;若这毒性进入体内,无中性调和之物,加之汀兰香的催化,莫要说治病,不到一时半刻的,此人便已是回天乏术!但大司命旋即又转念一想,难道,真有这起死回生之法吗?他的眉头越皱越深,因这今夜便是「绯红之瞳」,他虽不曾怀疑自身的功力,但这十二味药此未免太过古怪!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厉声问道:「当初少司命归来之时,你们可曾有见到墨峰?」

     「这…」罗威和罗平相望了一眼,那时两人在远处观望,经这么一想,似乎并不能确定,这墨峰是否混于其中,但罗平立时答道:「是的,大司命大人,属下确认墨峰当时身处其中」

     「难道,是本座多心了?无妨,离绯红之瞳不到几个时辰,切莫打草惊蛇!你二人即刻召集”暗部”,给我把天上人擒来!本座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他一说完,便一掌朝桌台打去,青石造的台子便狠狠被削去了一脚,「磅」的一声飞了出去,而余下的石桌,先是一震,立时就化作了粉齑。

     罗平和罗威互望了一眼,齐声答道:「是,大司命大人」

     眼看着黑幕将至,夕阳缓缓坠入层峦高山中,外出觅食的禽鸟,亦一一归巢,深怕随着余晖的消匿,而一并被黑夜吞噬殆尽;另一方面,墨蝶早早便取回了药材,回到了墨宅,而墨峰则将齐菘草和苦芜子捣了个粉碎,悄悄地撒满了屋里屋外;

     原来他这十二味假药单,半虚半实,一来是为了欺敌,且这齐菘草与苦芜子混入其中,好让大司命误以为是药引子,以此便能暗渡这两味药材为己所用,而深知大司命的少司命,知其向来自负,虽不精通药理,然碍于心高气傲,定然不会将这药单交给其他人过目,再加之他心思缜密、向来多疑,定能混淆视听。

     待这一切准备就绪了,夜晚早已无声地来袭。

     墨峰将门户大开,若无其事地蹲坐在门槛,抬头仰望天空,只见空中漆黑一片,竟无半颗晨星,大朵大朵地灰云遮蔽了悄然攀升的月轮,正中央一粒黑色的斑点,宛若是一只渗血的眼球,俯瞰着地表上的一切;此时,月下风影摇动,只听得枝叶簌簌,一声如禽鸟哀鸣之声,拉开了一夜序幕。

     「来了!」墨峰自言自语地说道。

     林子中银光窜动,霎时令人炫目,百来发箭镞破空而来,墨老爷子大袖一挥,空中一虹金光四散,一招「苦海渡神劫」激射出九九八十一只金针!箭羽在空中便立时化作了团团火球,乍看之下,恍若是此起彼落的鬼火。

     且说这罗平和罗威,率着暗部伏于四方,然左等右等,始终不见罗明的身影,此时却只见墨峰将门户大开,一副有恃无恐的神态,一时间竟逼得众人不敢躁进。眼看着时间分分秒秒地逝去,墨峰亦不见有什么动静,罗平便一声鸣哨,发箭而至,这每一只箭镞上,皆绑着「胭脂虫」,何谓胭脂虫呢?正是因虫体内,饱含脂肪,干晒后,便可磨粉加工制成脂粉涂抹;然正是因其特性,此虫一受到惊吓,便会从体内分泌大量恶臭油脂,再加上箭镞的速度与冲击力,便会化作只只火箭,此法相较于一般火箭,更能利于奇袭!但他万万想不到,这墨峰似乎早料此一着,针针瞄准了箭头,使箭只偏离轨道,一时间,罗平竟也无可奈何。

     「大哥,何不冲上去,结果了这老头?」罗威说道。

     「蠢货,这墨老头素稔奇花异草,若是欺身进犯,哪还有胜算?」罗平说完,便转向对暗部喝道:「别全招呼那老头,朝屋里射去!」

     瞬时间,夜空银光交错,铁器碰撞屋瓦「叮叮」声不绝于耳,然屋里屋外,却是丝毫没有起火燃烧。

     「奇了…这,这」

     「别管,你们只管放箭!」罗平并不搭理,即使房屋并未起火,然屋中那人定是无法全身而退。

     「无耻小辈」墨峰眼见火羽蔽空,自四面八方而至,尽管他金针连发,亦无从防范,只见他从兜里拿出一片竹叶,发出一声刺耳的鸣声,林间一时躁动,数百只鸟儿振翅凌空,一时间气流四旋,撞得窗子啪啪作响;仅仅一瞬,便将箭羽全数抖落。

     罗平眼见方才万箭覆没,便往腰间一揣,随即掷出七枚飞花,这七枚铁制的芙蓉花,便凭虚御风,一个劲儿地自转,空中鸟儿仍不明所以,纷纷舞着双翼,欲将之击坠;此时风声呼呼四起,然芙蓉花遇风,恍若是于潭中摆渡。

     此时这七朵芙蓉兀自自转不休,花心「咭咭」作响,如齿轮转动之声,旋即自花叶处,甩出条条铁链,如鞭子似的舞将开来!这每一条铁链前端,分别坠着一颗如磁石的坠子,这七朵飞花,纷纷朝着另外六朵射出铁链,坠子一见飞花,便

     「嗖」地吸了上去。

     霎时间,空中竟是布下了天罗地网,数十只鸟儿避之不及,全给纠缠在了一块儿!而被缠住的鸟儿,慌乱地拍振着羽翅,岂知如此一来,铁链便收得越紧,再加之成团鸟儿的重量,芙蓉花逐渐紧收下坠,数十只鸟儿便化作了铁线一团,是动弹不得!

     原来这暗器名唤作「铁芙蓉」,本是用于猎捕大型猛兽之物,而罗平眼见鸟羽蔽天,宛如是一只硕大飞鸿,便心生一计,想不到却意外地派上了用场。

     这时,数十只鸟儿相继出走,而墨峰的动作已不似先前般迅捷,囊中的金针早已所剩无几,然那自林中而发的箭雨,仍如蝗虫过境般地那样没完没了!墨峰挟着老弱残兵,额上的汗水滴低落下,仍旧孤军奋战,然敌人却是分毫未损,长此以往,只怕是孤掌难鸣!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远方上空,似银河倾泻,金银的粉末没来由地不住流泄而下,此时屋外的残兵败将,一一往林子上空飞去;起先是箭雨歇停,不消一会儿,林子中便火光四起,断断续续地火箭自火海中跃出,凄厉的叫喊声,惊动了附近的居民,一个个浑身着火的人,在街道中东奔西窜,两三幢房子随之起火!寂静的夜晚立时闹地沸沸扬扬,本来空无一人的大街上,村民们各个都出来灭火。

     「小蝶,快,快走!」墨峰一把将瘫软的罗明负在背上,爷孙俩赶忙朝屋外奔去。两人还没来得及出村口,便听得一声巨响,屋子在一瞬间崩塌成废墟一片,村里人嚷嚷声不绝,墨峰并没有回头,好似一切皆在他的预料中一般。

     「快,照我说的做」

     「可,可是爷爷」

     「没时间磨磨蹭蹭的了,爷爷一会儿就去找妳,好吗?」

     墨蝶点了点头,内心隐隐觉得有几分不安,但还是照着他的话,自西村口而出,而墨峰则背着罗明,朝南面而出;这村儿东临滨海之界,西接芳华林,南面神农圃,北邻山外山。

     这神农圃便是一座小型的药园,一畦一畦地种著奇花异草,而四面古木参天,像极了一座未开化的生态丛林。莫瞧着墨峰平日老态龙钟地踽踽模样,这时他可是举步生风,即使背上负着一人,仍旧如风驰电掣那般敏捷。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得一棵又一棵的大树应声而倒,直阻着墨峰的去路。

     墨峰眉头紧蹙,暗叫一声:「不好!」,旋即停下了脚步,张口高声喝道:「既是老友来访,何不露面相见?」

     「呵呵,师父,别来无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