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开局
    且说墨峰一路向南奔去,然身后大树却随之倾倒,他不及回神之际,眼前一棵参天大树陡然应声而倒,阻去了墨峰的去路,墨峰眉头紧蹙,暗叫一声:「不好!」,旋即停下了脚步,张口高声喝道:「既是老友来访,何不露面相见?」

     「呵呵,师父,别来无恙啊!」

     他循声望去,绯红的月光映出一个戴面具的男人,双腿悬荡地坐在树干上,一身白衣在晚风中飘呀飘的,宛如鬼魅一般。

     你道这人是谁?此人正是大司命麾下四宗的膳药宗-姚粲,听二人间的谈话,曾似是师徒关系,然墨峰脸上尽管掩饰得泰然,但氛围中那股不谐和感,就算是局外人,亦能明显地感觉出来。戴面具的男人一跃而下,即使从四、五呎高的地方落下,仍旧是一点声响也没发出,就好似墨峰先前并未察觉他的存在一般!他抖了抖衣袖上的灰尘说道:「看在咱俩师徒情谊多年的分上,能否让徒儿即早交差了事?」

     「呵!」墨峰向后退了半步说道:「这可是少司命大人的指示?」

     姚粲并没有正面回答,从袖里拿出了个似木片的东西,冷冰冰地说道:「墨神医,我要的只是你身后的天上人,至于您爷孙俩想怎么去,本药宗睁一眼、闭一眼也就罢了!」

     墨峰心头一惊,从于正昏厥,少司命便命人将人藏置铸房之中,并向白世常借了尊偶人,藏于辇轿之中,再一行人浩浩汤汤的回到村中,这大张旗鼓的排场,为的就是让大司命的耳目,错认辇轿中的偶人是奄奄一息的于正,他们料定大司命不敢明目张胆的出手,必然是先暗中观察,待得入夜后,方才出手!于是便伪造假药单,故布疑阵,让墨碟先返回墨宅,假意让罗平等人误以为墨峰一直在墨宅中施救,待得绯红之瞳到来,便可将于正送出岛外,这事且稍后再提。

     但量他这般料事如神,却还是未料到大司命竟和姚灿有所牵连。

     现下,他竟以自己孙女作为要胁,好在他俩兵分二路,眼下也只能拖得一时,算一时了。

     「哼!说得到轻巧,方才一夕将老夫宅邸化作了断垣残壁,若非老夫及早发觉,只怕爷孙俩早已尸骨无全了!」

     「看来您还是和当年一般执拗阿!」

     「多说无益」墨峰话一说完,便哨声一出,方才的赤腹蓝鸟便旋即赶到。

     「您的宝贝青鸟都所剩无几了,犯得着为身后那毫不相干的人,拼上一把老骨头吗?」

     「别人不了解你,难道老夫还不了解吗?」

     另一方面的铸房内,于正浑然身处战火之外,他虽然一点都不自觉,然已许久未见着墨蝶,仍旧有几分挂心;这时白世常拿了半截剖半的竹筒,递给了他。

     「啊,谢,谢谢」于正只见竹筒内装着稀松平常的茶水,竹筒的杯缘剖得粗犷,显得高度有些不一,然衬着竹筒的清香,倒也是有几分雅致;他喝了两口,便开口问道:「呃,大叔,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小兄弟但说无妨」

     这白世常外表虽有些放浪,然声字语调间,却是那般文诌诌的,这反倒让于正有些个不自在。

     「这…少司命和大司命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杀天上人呢?」

     白世常箕踞地在他对面坐下来说道:「这可是墨前辈和你说的?」

     「也不全然啦!他只说了司命间向来斗争不断,而救我的少司命,又可能是想杀我的,但我猜想若是他想杀我,那又干麻要救我呢?所以我想,会不会是大司命想杀我呢?」

     「小兄弟所言也不无道理,但若真如你所推测,这便糟了!」

     「糟了?」

     「是的,这岛上千年来,便是由少、大二司命统御,而两司命各别掌管四宗,分别为膳药、匠、武、阅能,与巫蛊、解、气、降灵八宗,而各宗又掌管十师、百使以及学徒,若真如你所言,这情况便十分不妙」

     「天上人到底招谁惹谁了?」于正苦笑着,即便他说明了自己不是什么天上人,只怕这笔烂帐,还是得算在他身上,他也懒得再去多费唇舌了!

     「这事儿,世常也不甚明白,毕竟知晓这些事理的耆老,大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只是有一事,世常甚是好奇,小兄弟方才说,救你的少司命,又可能是想杀你的,这可是墨老前辈亲口所言?」

     「是啊!」

     白世常凝神思忖着,似乎知晓些什么。

     且说这神农圃,墨峰和姚粲二人展开一场恶斗,只听得簧片之声一响,旋即「叽叽」声充斥林间,数以万计的虫蚁,黑压压的大举袭来,所到之处,花花草草无不立时凋萎,只见这周遭大树相继倒下,原本静谧的林子里,动物们无不东奔西窜,闹了个是鸡犬不宁!

     「师父,别瞎折腾了!」姚粲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俯视着那被大树压倒在地的墨峰。

     「咳,嗯…咳」墨峰口吐血水,露出诡异的笑容说道:「这,这是一点回礼」

     说时迟、那时快,空中落下一条条如蚯蚓般肥硕的胭脂虫,一触及地面便燃起了朵朵火花,火星不消一会儿,便如蛇蟒一般,将三人是团团围住。

     「哼,您可真是老了!我的”蚀骨蚁”可是不怕火的」

     「咳…咳,这老夫可还没忘」

     姚粲并不理睬他,径自朝那人走去,待他近身一看,赫然发现,此人竟是大司命暗部里的探子,罗明!

     「你!」尽管他戴着面具,但白面具下那因愤怒而颤抖的语气,却是掩饰不住的。

     姚粲一声怪笑,不屑地甩了甩衣袖,批开了一道火口,从里边毫发无伤地走了出来,并说道:「拖个一时半会儿的,该我的,不终归还是我的吗?」;他自怀中掏出一枚茧蛹,只见他掌心微握,待他将手掌松开之时,茧蛹便羽化成了一只蝴蝶;男人临走前,朝着火蛇的缺口中望了一眼,但那块缺口,旋即又被环绕了起来。

     「去吧!」

     那只萤光绿翅的怪蝶,前端触须左右摆动,像是猎犬秀气味儿似的,它唤作「犬鼻蝶」,原来这姚粲老早便在两人身上撒了母蝶的费洛蒙,然那时村中起火,他便率先前去查看,岂知一八岁大的男童,拉着他直嚷嚷道:「叔叔,林中,坏人...坏、坏人,好多火、火箭,他们,他们要烧房子」

     姚粲便蹲了下来,温言说道:「小弟弟,这事情,你可有与别人说?」

     那小孩一见姚粲戴了个面具,飘飘乎如鬼魅打扮,吓得张口大叫!姚粲恐事态有变,便迅捷地了结了那一两家口子,旋即循着犬鼻蝶,一路赶上了墨峰。而墨峰正因为于正救命,方使展完「十二竹心谱琴法」,且又独身力敌暗部,故竟连姚粲先来后至,都未能察觉。

     此时火势渐蔓,水气蒸散到空中,不消多时,便听得雷声「隆隆」,而绯红之瞳那夜,本就水气饱含,即易降水,再加之这么一个变故,待姚粲赶至芳华林时,早已是倾盆大雨。

     墨蝶起先听得林中大树应声倒塌之声此起彼落,心头一惊,便又加紧了脚步;然旋即乌云四布,大雨而至,芳华林便得泥泞不堪、窒碍难行,墨蝶在雨中奔逃着,衣衫早已被枝桠钩得残破,虽听得「叽叽」之声随雨声消弥,她依旧不敢慢下脚步,直往铸房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