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交心
    楚千珏一脸忧伤好似陷入了一场悲伤的回忆中似的,语气务必沉重的说着:“你是皇上,这件事情的确该由你来处理,本来也是要告诉你的,可是最后却没有,因为我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我逃出牢笼的机会。从小父皇就偏爱于我,以致于多次有过要离我为储君的想法,但是却从来都不问问我愿不愿意,我只想做一个频繁的人,只想感受一下平常人家的生活,我不想呆在这个政治的漩涡当中,每天担心自己的明天,要么算计别人要么就是被别人算计,呵呵呵,最让我恐惧的还不是这些,二十父皇死的那一年,千昀的死让我明白,想要不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只能远离这里。可是再怎么说我也是东楚的人,在离开之前总得做一些事情,凌姑娘告诉我木兰的事情之后,我先是调查了一番,最后查到他们居然和显王有联系,居然又是出在自家兄弟身上,我想这有可能就是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我退出所有人视线的机会。”

     楚千勤听他怎么说不禁有些动容,“你,你是想在这件事情中假死吗?”

     “对,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

     “那你有想过母后吗?”

     “想过,可是母后还会有你这个儿子在。”

     “楚千珏!母后已经没有了一个儿子,你又让她失去一个,楚千珏如果不是怕母后伤心,朕真想现在就杀了你好给你一个解脱。”

     “皇上,民女知道现在没有民女说话的份儿,可是有些话不得不说。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吗,就像你,你要的是东楚百年繁荣平静;而我要的是江家和木兰为他们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而宁王呢,他要的只是平平淡淡的生活,不想再处在这个漩涡之中。你现在肯定在想,他要是和你直接这么说了,你会同意的,可是事实却不是,你不会同意的,你会觉得他常年生活在衣食无忧的日子中,他不会,也不可能承受得了平民百姓的日子,你和太后不会放心,所以会找很多人在暗处帮他,可是那样的日子和囚犯相比又差些什么呢?皇上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既然无法选择出身,没什么不让宁王选择以后呢?”

     楚千勤被凌落月这番说辞说的牙口无语,他们有办法反驳,因为他不知道把楚千珏留下来到底是对是错。

     楚千珏看她这个样子有些不忍心,自己的心里也有些难受“皇兄,我知道这个做法有些过激,我会再考虑考虑的。可是面前我们要面临的事情不是这个,而是显王与木兰,我们要保证他们以后做的事情造成的危害降到最低,而且显王妃死江家江孜沁,这件事情到底与江家有没有关系还未可知,所以江家那里也不能放松警惕。”

     “现在的降价已经不是以前江博衍还在的时候的江家了,那是的江家对皇室衷心,可是现在的江家由江广林主事,再加上杨嬅,江家已经变了,所以江家死必须要注意一下的,他们没有不臣之心还好,可要是有的话而我们还没有注意,到时候很有可能会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楚千勤思考了一会儿,对楚千珏说道:“你的事情朕不想再干预了,朕相信你能做好自己的事情。木兰的事情既然你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了,那就继续查下去吧。江广林今日已经被我下旨调去了礼部,虽说明日才会正式下旨但是这已经是既定的事实了,所以以后在朝中江广林就由沈大人多多注意一些了,显王和江家那里朕会派人亲自去查的。今天的事情不准再有第五个人知道,你们都明白吗?”

     三人对楚千勤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

     “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这几日沈大人要尽心的照顾一下各国使臣,让他们在东楚呆的时间尽量缩短一些,可以的话就让他们早日回去吧,免得出现一些没法控制的事情。而凌姑娘你……”

     说到这儿顿了顿“凌姑娘你毕竟在宫外,而且你能查到这些事情就说明你手下的势力想必不会小,朕也不想去追究了,你就用你手下的这股子势力好好的查探一下他们在民间的人吧。宫内的人朕会慢慢的盘查的,找到之后先不要打草惊蛇,记下名单后正要一网打尽。”

     楚千勤给所有人都布置了一些任务后还是有些不太放心准备要回去宫里了,正要起身出去,却被凌落月叫住了,“皇上,民女还有一件事情。”

     “什么事?”

     “皇上,这次各国使臣离去之后就要到这次大选了,各家各院肯定会送一些女儿进宫参加大选的,不知道皇上能不能给沈家留个名额呢?”

     “沈家,沈爱卿家里吗?可是朕记得沈爱卿的家里没有女儿啊?不是只有一个儿子吗?”

     “皇上记错了,沈家有一个女儿的,只是这个女儿常年生病不怎么出现在世人的眼里所以被人们慢慢的淡忘了而已。再怎么说沈大人也是朝中重臣,沈家的女儿虽然身子弱于常人,但也不是什么大病,养羊就会好的,而这回又是皇上登基以来首次大选,所以该有沈家的一个名额吧。”

     凌落月的这一番话就是在笨的人都能明白其中暗藏的意思,楚千勤白了她一眼问道:“是谁?可不要随随便便安一个人进来,刚刚还说你你不会对东楚怎么样,怎么才这么一会儿就变卦了?胆子倒是不小,敢这么抿着往朕的身边安插眼线,怎么不想要你的小命了?用不用朕成全你现在就给你一个痛快。”

     凌落月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这一小衬得本就倾城的面容更加的倾国了,“皇上要是生气了恐怕会直接动手吧,不会还和我怎么说吧,既然皇上不放心,那就再做个交易吧,您让我在后宫里安排进一个人,作为交换这百味楼里我也可以让皇上安排进来一个人,如何?这个交易不亏吧。”

     “好,朕答应了,明日就让人过来。”

     说着带着楚千珏和沈黎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