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木兰国
    果然在滴了一些花蜜之后,这个男子的眼睛就变成了另外一种眼色。凌落月瞄了一眼后没有说话,楚千勤看见这种情况后对沈黎使了个眼色,见沈黎点了一下头后继续等着接下来这个男子会说些什么。

     “这第一个问题现在已经解答了,那你可以继续说下去了。”

     男子瞄了一眼屋子里的人,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需要他在意的了,只要不再回到那个地方,让他说什么都可以。“十五年前,本该被灭国的木兰其实并没有全部灭亡。那个时候,当时的王为了保存住木兰最后一丝血脉,让人带着当时的太子殿下和俩个刚刚出生的公主从秘道逃生了。”

     “那就是说,你们真正的幕后主使就是这俩个人了?”

     “这个我不太清楚。”

     “呵呵,你说当时有俩位王室子弟逃出生天,现在又说不知道幕后主使是不是他们,你不觉得这这说不通吗?”

     “这个我真的不清楚,我只知道有人来联系我们这些当时还活下来的人,说是太子殿下和公主还活着,可是我倒现在都没有见过,所以我真的不清楚幕后之人是不是太子和公主。”

     “好,那这个暂且不论,说说别的吧。比如你们平时是怎么联系的?有那些人被安插为眼线?又在什么位置上?还有今晚上的行动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怎么联系,只是会有人告诉我们该做什么,我只是在执行命令。那些眼线我也不清楚,以我的身份地位还没有资格知道那些。而近日的行动我也只是知道上面传来命令让我们去刺杀楚千勤,到时眼看没有成功,就下了撤退的命令,在撤退的过程中我就被你们抓到了。其他的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你就是再把我送回那个地方我也不清楚啊。”

     “听了这么半天,相信各位都明白了一些,不知道各位是什么看法?这个人又该怎么处置?我只是一个小女子,就不关我的事了吧。”

     楚千勤虽然在刚刚给那个男人去除药水效用的时候就相信了木兰国还有人活着,但是让他相信这凌落月与木兰国没有丝毫的关系,他还是不能肯定。

     楚千勤看着凌落月说道:“既然他已经吧知道的都交代了,那就没有什么用处了,凌姑娘自行决定吧。”

     凌落月挥了挥手这个男人就被宫钰岚带了下去。

     屋子里就剩下他们四人后,凌落月看着他们说到:“我知道,皇上还是不相信我。那么沈大人呢?您相信我吗?”

     沈黎看着凌落月苦涩的点了点头,回首对楚千勤解释道:“微臣相信她与木兰国无关,而且还与木兰有着深仇大恨。”

     楚千勤被这一幕搞得更加迷茫了,皱着眉一脸疑问的看着他们。这时候凌落月好似陷入回忆一般说到:“这次回来,你们都以为我是想为母亲报仇,想向江家讨一个公道。可是母亲的死与江家并无直接的关系,或者说,江家的所作所为只是加快了母亲的死。我本以为母亲是因为被杨嬅那样对待心情郁结而死,可是在我火化母亲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胸口有一条黑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也一直没有放在心上,但是一年前却查到那是木兰国独有的一种毒药,潜伏期极长,而且不易发现,只有在人死的时候才会在胸口显现出来一条黑线。既然母亲的死和木兰国有关系,我怎么可能和他们走在一起.”

     沈黎叹了一口气说道:“落月的母亲是江家江广蒨这件事情皇上应该知道。那时候江广蒨在宫宴上一鸣惊人,就连先皇都曾有过要召她入宫立为妃子的打算,可是她性子倔,没想到直接走了,这一走就走了三四年,一直都没有她的消息。老江死的时候让我千万要照顾好,可是这么多年没有她的消息,我都觉得要辜负老友的期望了,但是倩儿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孩子回来。她这些年在江家受的苦我都知道,好几次邀她去沈府住,可是她没有答应。”

     “皇上,我不知道在我说了这些以后你会不会相信,可是我能保证我与木兰国一点儿干系都没有,您要是还不相信的话,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今日告诉你这个消息只是让你有个准备,木兰国恐怕还会有其他的后手,各国使臣还在,木兰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送使臣们回去,一旦他们在东楚发生什么事情,东楚都会受到影响的。”

     楚千勤看着凌落月说道:“朕暂且可以相信你,可是如果哪一天你做出了危害东楚的事情,朕不会放过你,你还有百味楼里所有的人朕都会要了他们的性命,所以最好不要做出让朕大开杀戒的事情。还有,木兰的事情既然你知道,那就把你察到的事情都说说吧,朕要听所有的事情。”

     凌落月淡淡的一笑,坚定的看着楚千勤说道:“我绝对不会走到哪一步。对于木兰国,我知道的恐怕和你们差不多,有可能连你们知道的多都没有,这个人也是我今日让钰岚在她们撤退的路上截住的,他说的事情我和你们也是同一时间知道的,所以我这里暂时没有什么消息了。到时宁王殿下,这几日应该查到一些了吧。”

     楚千珏看到刚刚那个男人就知道木兰的事情瞒不住了,自己本来是不想让他知道这件事情的,可是据目前看来,该面对的终究还是得面对。

     “我查到了木兰与,与皇室的联系。”

     楚千勤一听立马惊得站了起来,一脸吃惊的看着楚千珏,不敢相信的问道:“你,你说的,你说的是真的吗?”

     楚千珏也不想相信这个事实,苦涩的说道:“是,木兰的手已将伸到了东楚内部了,长到连我都有些不敢相信,今日之前没有告诉你只是不想让你再次经受到父皇死的那一年发生的事情了,我以为,我会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解决好这件事情的,你只要做好你的皇帝就可以了,这些满手沾满鲜血的事情让我来做就好。母后不能再失去你了。”

     楚千勤情绪激动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不要忘了,朕才是东楚的皇帝,你凭什么做这样的决定?再者朕才是你哥哥,有什么事情也是朕顶上去,什么时候又轮到你了。”

     沈黎看着面前越来越激动的楚千勤适时的说道:“皇上,或许宁王有什么苦衷呢,再怎么说也是兄弟闹成这个样子不太好。”

     楚千勤慢慢的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好,朕到时要听听他会说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