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奸细
    又过了几日,玉州大旱的问题也解决了,江广林因为没有办好皇上交代事情,所以被罚了一年的俸禄以示惩戒。百味楼因为在这次的赈灾中积极出力,所以皇上特赐百味楼老板可以出席初八时宫内的夜宴。而各个出去办事的人也都回来了,正如凌落月所料,楚千勤楚千珏什么都没有查到,百味楼也只是一个单纯的酒楼。

     不过楚千珏派去的罗刹带回来凌落月的消息,到是也算是一个小小的收获,不过也和他了解的差不多,只是多了她一些小时候的消息而已,不过既然和木兰没有关系,他也就放心了,看着放在桌子上凌落月的资料,楚千珏嘴角微微翘起“但是这个不确定的因素还是握在手里比较好,想想皇兄说的也不错,还是自家人保险一些。”而凌落月还不知道,这个腹黑的男人以后要对她做些什么。

     落月轩内凌落月也等着玄月带回来的消息。“怎么样,问出些什么了吗?”“嗯,他们的确已经渗透到东楚内部了,不过他的级别不够,所以不太清楚上面的人到底是谁。而这次几国的夜宴,他们也想着要动些手脚,好让东楚打乱,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嗯知道了,钰岚,你那里怎么样了?”“那些老鼠都已经被除去了,幸亏动手的早了一步,他们正准备要把那日的消息传出去呢。”“好,办得不错,这次宫内夜宴,你陪我去,到时候去看场好戏。玄月你们这几日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哦对了,比管好幽月,别让他出什么乱子。”“是,我回看好他的。”玄月走后屋里就剩下凌落月和宫钰岚俩个人了。

     凌落月整理了一下衣服,对宫钰岚说道:“这次的老鼠里面,应该有一个我特别熟悉的人吧,钰岚带我去见见她吧。”宫钰岚领着凌落月去往百味楼底下的地牢里。

     来到一个牢房门口,只见里面锁着一个人,这个人听见门口的动静,挣扎着抬起头看了眼门外。凌落月让人打开门进去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坐下,“怎么,你都不问问我为什么见到你都不惊讶吗?”那个人稍稍动了一下身体,可是却牵动了身上的伤,疼的咳嗽了几声,“咳咳,你都没有惊讶,我又怎么会。”凌落月无奈的苦笑了一下,“若岚,我想我待你不算是很好,但是也不差吧,我多想今天在我面前的事别人,而不是你啊。”原来,被绑在这里的人,正是那日去探查那俩人的若岚。

     “我既然做了,就想到了今天的局面,只是有个问题想问问你。”“你问吧。”“我知道我是他们派进楼里的奸细,可是我一直伪装的都很好,以前在钦州的时候我也传递过消息出去,可你也没有发现,为什么这回在帝都,我第一次要传递消息,你就派人来了。”

     凌落月不忍心在看到这样的她,把头转向一边说道:“我本来没有怀疑到你那里,我甚至都从来没有怀疑过你,因为你给楼里办得几件事情都很漂亮,让我没有线索去怀疑你。可是钦州和帝都不一样,在帝都,我只拍你去查了一下那俩个人,我都没报什么希望你可以查探出来,因为帝都的水太深了,可是你却只用了一点儿时间就查到了,还那么肯定他们是木兰国的人,你说,我该不该怀疑你呢?”

     “原来是这样,呵呵呵,我自以为那次帮你查到他们的身份,你会更加重用我。”

     “若岚,你把帝都看得太简单了,这个帝都各方势力混杂,连我都要把每一步走的小心翼翼,你不过是个新人,却在这帝都查探到这么隐秘的事情,要么就是你的武功太好了,好到别人都发现不了你,要么就是你和他们是一伙的,所以你知道他们原本的身份。你带回消息的那日,我本来没有想过怀疑你,可是在这个帝都,我不得不小心,我再让人去确定一下看看他们有没有落下什么的时候,却听到那里根本就没有人去过的痕迹。我也想过是他们走时做了一些处理,可是你那日说他们的匆忙走的。你让我凭什么继续相信你。”“呵呵呵,我也没有选择,既然如此,我还想请你帮我个忙,就算我最后一次求你了。”“你说。”“给我个痛快吧。”说完闭上了眼睛,凌落月看着面前这个满身是伤的女子,想起前几日还是那么的美艳动人的一个人,现在却变成了这个样子,心里也是一阵苦楚。向后面的人挥了挥手,便和宫钰岚走了出去。

     “钰岚,你说在这个风云涌动的帝都中,我还能相信谁?”“你别太难过了,若岚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而已,这回把这些‘老鼠’都找出来了,以后就不会在发生这种事情了,我会好好盯着下面的人,你就放心吧。”看着面前的宫钰岚,凌落月平稳了一下心情,又回到了那个谁也打不到的凌落月。

     凌落月和宫钰岚回到落月轩后,凌落月对宫钰岚说道:“这几日,帝都的安防会越来越严,晚上百味楼的营业也就相对的减少一些时间吧,免得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马上就要到下月初八了,你好好准备一下到时和我一起进宫,这次夜宴要见的熟人很多,且不可莽撞。”“嗯,我知道。”

     凌落月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说道:“趁着这还有几天的时间,我给你放个假,你明日出去做几身衣服,到时候好美艳动人的登场,不一定能找到你的有缘人呢。”一听这话,宫钰岚这本来还静的性子,顿时炸了“你怎么又说这种话,看我不收拾你,我看你是自己想嫁了吧,你要是想嫁就赶紧的,省得每天都在这欺负我。”凌落月看着宫钰岚这种女儿家的姿态,就好像见到稀奇的东西什么一样,吃惊的盯着她。宫钰岚让她看的浑身都不舒服,索性一开门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