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开始行动
    晚上沈岚正在吃饭的时候楚千勤就过来了,“怎么听说今天你把江孜芸罚了?”

     “怎么心疼了?这才刚刚罚了她你就来问我了吗?”

     楚千勤无奈的笑了一下“哎,这是在吃醋吗?朕不过是听说了而已,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情况,这不是怕你受委屈吗。”

     “委屈,就算是受了也已经受完了,没什么好说的,你要是觉得我罚错了,或者认为我是带有私人恩怨也行,反正现在罚也罚了,你要是想把她放出来我也没什么可说的。”

     楚千勤摇摇头道:“哎,朕就说了一句,你回了十句。行吧罚就罚了就这样吧,朕今晚还有些事情没做,你先睡吧,朕晚些再来。”说完就离开了沈岚这里。

     楚千勤的做法让沈岚都有些摸不清头脑,不能明白为什么会是这样。既然自己想不通就让别人去头疼吧,让身边跟自己一起进宫的婢女向宫外的凌落月穿了消息之后,沈岚就去睡了。

     宫外凌落月接到沈岚传出来的消息,笑了一下什么都没有说,换了一身衣服走出了百味楼。

     宁王府,楚千珏在花园的凉亭中独自自酌着,放下酒杯闭上眼睛对着无一人的夜色说道:“今日怎么这么有兴趣居然来了我这里?怎么等不及要动手了?”

     暗处凌落月缓缓的走了出来,拿起桌上的另一只酒杯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喝下,“是啊,准备了这么久该要动手了,岚儿也已经安排好了,没有后顾之忧了,再不动手我怕自己快要没有恨了。”

     楚千珏睁开眼睛,看着凌落月,“好,明日在朝堂上我会先说出来江广林这些年的所作所为,但是毕竟江家还有江博衍那些年留下的基业,皇兄看在江博衍的面子上也不会对江广林怎么样,最多还是降职,而且江广林通敌卖国这件事情还不能说,不是因为证据不够,而是现在这个时候说出这件事情只会有坏处,不会有什么好处的,所以……”

     “我明白,其他的事情我来做就好了,明日江广林的事情被揭发后,显王肯定会去拉拢江广林的,显王、木兰、江广林还有倾鸻这是个势力联系在一起可就麻烦了,江家那里会对我有防备之心所以我只能继续查探这木兰和倾鸻俩国,显王和江家就交给你了。”

     “嗯,我知道,我会多注意的,你那里也要小心,我担心江家最后被逼急了不对东楚动手,而反来咬你一口,所以你一定要当心。”

     “好的,我会注意的。天色不早了,我先走了。”

     回去百味楼的凌落月久久不能熟睡,翻来覆去折腾了一晚上,最后才浅眠了一小会儿。

     早朝,楚千珏以江广林这几年收受贿赂为由上告皇上,皇上气急,下令彻查,在彻查期间内江广林被再次贬职。不过这次就连个小小的官儿都没有给,直接回家反省去了。

     而同时宫里江孜芸的事情也传了出来,杨嬅本来还指望江孜芸让江家翻身,可是这个消息的到来直接打破了她的幻想,一气之下昏了过去,江家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几日后皇上以雷霆手段查到江家贪污的一切银两,念在江博衍生前对东楚的贡献,以及远在北境的江广信这些年的劳苦,没有抄家,只是让江广林吐出了所有钱财。江家一下子就从昔日辉煌的江府变成了连府中下人的月钱都给不了的现状。

     杨嬅不得不将家里的下人遣散了一大部分,只留下了日常必要的一些下人,而江家的生活也一下子拮据了不少。

     江广林在自家母亲的病床前服侍这杨嬅用药,这些日子的变故他早就想到了,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快,会想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皇上就对江家这样了。最后排除了很多人而剩下的就只有江璃月了。

     自从江璃月回来以后,先是玉州灾情她没有帮忙自己,而自己因此被皇上训斥,可是她最后还是捐了钱粮,可是这件事情自己江广林不会联想到皇上身上,就只有想到沈黎那里了。

     然后就是大殿上的刺客,自己又被皇上贬职,皇上虽说不相信刺客的说法,可是最后还是贬了自己,他认为就连那次刺客的事情都是她安排的。

     而这回,自己让查出来贪污,要是没有凌落月在暗处查探,皇上和宁王又怎么会知道,还让宁王在早朝中说出来,这一定也是她安排的。还有宫里自己的女儿被禁足这件事情,虽说是皇后的意思,但是他沈黎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多出来一个女儿,这人肯定也是凌落月安排进宫里的沈黎只是明面上的一个掩饰罢了。

     所以这所有的事情归根结底都是凌落月做的,江广林越想越恨,这个凌落月当初没有杀了她真的是自己心软了啊,哼,日子还长,自己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

     而这皇后,哼哼既然你们欺君,就不要怪我了,这些年在朝这么久,又怎会没有自己的势力。看来得好好的调查一下她了。安排了自己身边的眼线去调查了沈岚的身世。

     江广林安顿母亲睡下之后,来到自己的书房,写了一些东西,绑在信鸽的腿上放走了信鸽。

     楚千珏街道人传回来的消息,看了一眼纸条,心里暗笑,这江广林还真的是不死心啊,这都已经这样了居然还敢和倾鸻的人谈条件,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不过他最喜欢瓮中捉鳖了,命人将纸条再次绑上去把鸽子放走了。

     显王府,显王楚千珣知道了江家的情况,心里高兴了很久,这锦上添花怎么能比得上雪中送炭,他早就想把江广林拉过来了,可是却一直没有机会,这次真的是上天给自己送了一个好机会啊。看来这就得去找一下江广林了,有了江广林的帮忙看来这皇位迟早还会回到自己的手上。但是他背后的倾鸻可得小心一些了,不过大不了最后来个过河拆桥就好了。

     这么想着楚千珣更加开心了,放心手里的信件,准备着暗中去找一下这江广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