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谋划
    凌落月刚刚回到落月轩正要躺下,却听到身后有响声.“怎么宁王爷还有这爱好,喜欢偷偷进女子闺房。”来人正是楚千珏,说是各周边小国听说当今皇上是新皇登基你所以都有些蠢蠢欲动,在这听说玉州那边好像是出了些问题,可具体发生了什么还得等玉州的信使来了才会知道,他与皇兄商议了一晚,最后只能是以不变应万变了,这刚刚出宫本想着回府休息一下,可是不知怎得却走到了这里,索性就进来看看,可却看到了眼前的这一幕。

     “刚刚从宫里出来,这几日帝都不会太平,有些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你要,咳,既然你这里没什么事儿,我就先回府了。”说着便慌乱的走了。凌落月还是第一次看见楚千珏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被楚千珏这么一闹,本来还有的睡意这会子也没有了,索性就起来了。刚刚梳妆好,就有下人来报若岚回来了。

     “主子,已经查出来了,昨日那俩人是北方木兰国的人。”“木兰国?”凌落月疑惑的问道:“木兰国不是在十五年前就已经被吞并了吗?我记得全国上下都没有剩下几人啊。”“回禀主子,属下听他们说,木兰国当时的确被吞并了,但是其中也有些人逃了出来,可是具体有多少就不知道了。而且听他们的意思,木兰的那些人好似已经渗透到东楚与西月俩国了,恐怕朝堂与后宫中都有他们的人,就是不知道他们在计划些什么了。属下本想再听听,可是他们好像有事离开了,属下担心跟上去会被发现就先回来了。”凌落月消化这若岚带回来的消息,沉思道:“嗯,事情办得不错,辛苦了,你先下去休息吧。”若岚向着凌落月告了声退就回去了。

     凌落月看着离去的若兰,转身走到屏风后面换了一身衣服,从床下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之间里面装满了各种人皮面具,“幸亏当初学了易容,本以为没什么用处,这会儿到时派上了用场。”说着从里面挑了一张与平平凡凡的面具带上,和宫钰岚说了一声,确定自己不会被人认出来之后就从后门出了百味楼。

     城外三十里,这里也算是凌落月自己的一个秘密基地吧。远远地就能看到一片翠绿的树林林立在哪儿,再往里走是一个巨大的湖泊,这么大的湖泊本是很容易发现的,可是又因为外部的树木所以挡住了湖泊,使得没有那么容易就让人看见。

     仔细一看原来这个湖的中心居然还建了一处房子,从桥面走到屋子前。从桥对面看这里以为只有一见屋子,来到近处却发现居然还另有玄机,原来屋子后面是一片花海,栽种着各样的花。

     凌落月走过屋子,来到花海的中央,这里建有一个小凉亭,在这花海中落座却别有一番风味。

     坐在这里,凌落月让自己彻底放空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王阭从外面办完事去找凌落月,得知她不在百味楼,想来她会来这里,就到这里找她,来了之后就看到了这样的一番景象。轻轻的给凌落月盖了一块毯子,就去忙别的事了。

     凌落月幽幽转醒后看到身上的毯子,知道是王阭来找她了。

     来到屋前,王阭已经做好了几样小菜,俩人随便吃了一些就收拾起来了。

     “怎么想起今天来这儿了,是有什么事儿吗?”“昨日有一伙人去了店里,我看他们不像是东楚的人,就让若岚前去调查,却发现他们是木兰国的人,是那场战争中逃走的木兰国人,而且他们在这几年中不断的发展生息,虽没有光明正大的去振兴木兰,可是已经有不少人渗透进了东楚和西月。本来我准备这几天就要着手准备了,可现在他们的到来却让我有些不知道该不该动了。”王阭皱了邹眉头道:“今晚我再去打探一下,如果他们的行动与我们没有什么冲突的话,我们还是可以行动的。”凌落月摇摇头“恐怕不行,若兰说他们已经离开了原来的地方,再想找到他们怕是不易了。”凌落月想了想说道:“王阭叔叔,这次要麻烦你走一趟了,你现在即刻动身去一趟献城,献城是距离西月最近的一座城市了,哪儿的准备交给别人我不太放心,您去盯着.我们现在所谋之事或许会有失败的结果,不得不留一手后路.以后我会秘密派人把我们每月所得都送去献城,您要想办法在献城和西月之间建起一条路.以便我们可以用最快的速度从献城撤离.”王阭点点头说道:“好,我现在就去献城准备,我不在帝都的这几日你要小心江家那边的动静,我怕他们会有所动向。一切一保重自身为前提,朝中毕竟没有我们的人,以防他们在明面上给我们下绊子,钦州哪儿我只留了一些日常的人,保证哪儿的运转,玄月他么我给你也调过来了,这几日就会去找你了,你准备一下。”“我知道了,您一路保重。”

     凌落月看着王阭离开的背影什么都没有说,起身想花海中走去,不过这次确实走向另一个方向。来到近处才看到这里居然有一座墓碑立在这里。

     “娘,月儿来看你了,娘您不要怪我擅自行动。我知道你这辈子没有怨过任何人,任何事,可是我终究是放不下。不管是站在什么角度,我心里的这块石头它一直就梗在那里,怎么也下不去。我试着去忘记,试着开始新的生活,可是最后我还是回来了。三年了,我每天都能梦见您,梦见当初的时光,我好想回到从前,可是……回不去了。”那一晚凌落月在母亲的坟前说了很多,很多,直到天亮才从回忆中醒来。

     “娘,月儿过些日子再来看您。您放心,我已经长大了,可以照顾好自己,江家我回留给他们一线生机的。毕竟不管怎么样我身上也流着江家的血,我相信舅舅是聪明人,他懂得断臂求生的道理,江家不会因为我一蹶不振的。”向着江广蒨的坟墓说了最后这些话之后就赶回了百味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