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兄弟
    “千珏一夜不要一副满是惆怅的脸了。朕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为了从她那里借这些粮食,不提前给她一点儿好处怎么能行。你还真的以为能瞒得住朕,只不过是将江璃月的名字换做了凌落月,还真的以为就此可以瞒天过海,再说她又没有刻意去掩饰这几年的行踪,让朕查出来也不是什么吃惊的事。”楚千珏越听越是大把的冷汗冒上心头,“臣弟不是这个意思……”“朕又没有怪罪于你,只要她凌落月不做危机东楚的事情,她和江家闹成什么样,朕也不会管太多。这江家也该给他们早些麻烦了,不然还真的以为朕是傻子不成,这些年这江广林在东楚贪污受贿朕也就忍了,睁只眼闭只眼罢了,毕竟历朝历代这贪官也是除不尽的,少了江广林谁知道会不会出来个赵广林、周广林的。而且朕留着他还有用也就没有去深究,就算是想要去治罪,还有江广信呢,朕总得做到俩相平衡不是。”

     楚千珏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心里对这个皇兄的看法又有了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千珏你也别不说话,毕竟你也是东楚的人,有什么想法说说,朕也想从你这里了解一下他们之间的恩怨,也好让朕心里有个数。”

     楚千珏现实简单的说了一下了凌落月以前的事情,好让皇上知道她和江家的关系到了什么地步。

     “这么说,这江家对凌落月也不是很好,甚至是间接害死了她母亲,那她这次回来应该是有什么打算吧。”

     “回禀皇兄,凌落月回来也算是向江家复仇吧,但她说她你不会伤及无辜的。”

     “嗯,朕明白了,看来朕要好好的和她谈谈了。”

     这时听了半天的沈黎突然说道:“皇上,依臣看这凌落月在帝都的行事对我们来说是利大于弊。”“哦,怎么说?”“皇上,我们可以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就此搬到江家,让他们去鹬蚌相争,我们在后面好来个渔翁得利。正好借此机会动一动江家,也免去了百姓对皇上的说法,反正事情也不是我们做的,我们什么也不知道。”

     “嗯,这倒是也可以,但是如果动了东楚的根基可怎么办才好。”楚千珏一直在旁边听着俩人的想法,不由得替凌落月担心起来,心想她这回来到底是对还是错啊。

     “的确,这百味楼的存在的确会对东楚产生一些威胁,不过这威胁的大小就要看凌落月是怎么想得了,她要是只想对付江家,那就一点儿都不会牵涉到东楚了,而这威胁也基本可以看作没有了。”

     “嗯,千珏,你今晚陪朕去会一会这凌落月吧,朕那日看你们关系匪浅,想来有你在场会谈的容易一些,沈黎你也来吧,咱们一起去,看看这东楚才女的后人是一番什么样的风姿。”定下晚上的事后,这里的三人就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楚千珏在宫里就一直心事重重,他不知道今晚见了凌落月以后该和她姨怎么样的身份面对,第一次觉得有人这么占据自己的心是这么难受的一件事。

     “宁王是在担心这位凌姑娘吗?不知老臣今日能不能去宁王府和宁王喝上一杯,也好和宁王谈谈。”楚千珏甩开心中想的事情,回府以往云淡风轻的样子道:“这倒是让本王不胜荣幸了,沈大人请。”

     回到王府,楚千珏让下人去准备饭菜,自己却先把沈黎请到了书房。

     沈黎来到书房后一改平日懒散的样子,向楚千珏认真的说道:“王爷今日可不像是我一直认识的那个楚千珏了,就算这凌姑娘在你心中的分量再重,面对皇上也绝不能表现出来。先皇忽然辞世,皇上忽然登基,为保皇位皇上可是把所有兄弟的把柄都拿在手里的,王爷既然当初没有参与到皇位的争夺上,皇上自然会对你放心一些,可这放心也不是完全的,王爷对这位凌姑娘的重视不是在帮她,反而会害了她。王爷,还是当初那句话,如果您对着皇位没有任何想法就从这诸事中退出吧,免得最后落下个兄弟相残的局面。”

     楚千珏明白沈黎和他说这话的意思,悠悠的走在窗前,仿佛在回忆什么似的。“沈大人说的本王都明白,既然当初本王没有参与到那场争夺中本王今生都不会和这皇位有任何瓜葛,沈大人,说句老实话,我的志向不在这,如果有的选的话,我只想抛开这王爷的身份好好去活一次。”

     沈黎看他这个样子,有恢复了以往懒散的模样。

     楚千珏听见那一声轻微的响动后,苦涩的笑了一下,心中对这个养育自己成长的皇室更加心凉,对自己同胞兄弟这么不信任自己的做法也是无奈。

     “王爷既然有这种想法,老臣也就不多说什么了,王爷心中有数就好。想来这王府的饭菜已经备好了,说好要喝一杯的,不如移步去让老臣解解馋吧。”楚千珏看沈黎先一步走出书房,摇摇头也跟了上去。

     中午过后楚千珏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回想着小时候的点点滴滴,想着以前和皇兄在一起时的样子,再想想现在皇兄的做法,心中顿感悲凉,“难道,这就是帝王无情吗?”他不愿继续想下去,他怕自己的想法终有一天会成为现实,他怕兄弟刀剑相向的哪一刻。

     御书房内,听完暗卫回来的禀报,楚千勤也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眼中望着宁王府的方向喃喃的说道:“皇弟啊,不是皇兄无情,而是东楚实在是经不起变故了,朕不能让东楚再次处于风口浪尖上.千昀在那场争夺中遭遇不幸,我不能让你在出事了,母后已经没有了一个儿子,不能再让她白发人送黑发人了。就算你再怎么对这个皇室失望,也没有办法改变生在帝王家的这一个事实。”抛开心里的苦涩,楚千勤继续处理面前的事务,或许心里是那么的希望楚千珏明白自己的做法,希望俩人的关系再回到当初的时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