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闯关(二)
    楼下的人看见这个本来可以通关的人却莫名其妙的倒下,心中顿时生了退意,半天都没有人再敢去尝试。

     凌落月和宫钰岚俩人看到是这样的情况,相互递了一个眼神,一前一后的来到了落月轩。

     一进门宫钰岚就紧张的问道:“主子,刚刚那人看似不像是东楚的人,这个时候来东楚是有什么情况吗?”凌落月已改平时休闲的样子,一脸严肃道:“若岚,你去暗中查一下那俩个人是谁,他们的落脚点在哪儿,小心一些,那人功夫很高,不要被发现。如若打草惊蛇你真的怎么办。”刚刚还在倒水的婢女听到凌落月这么说,立马认真的听凌落月吩咐完,然后一个起落消失在了院子中。

     “今日百味楼来了不少人,你去让手下人做事都小心点儿,不要让人发现什么。过几日帝都不会太平,暗中的各个势力就快要忍不住浮出水面了,我们的舞台不在这里,这几日没有我的命令说也不准擅自行动。”“是,属下知道了。”宫钰岚正要退出去时,凌落月叫住了她“你要做准备了,刚刚皇上来了我们百味楼,我原打算给若岚安排个假身份让她入宫策应我们的行动,这下看来是要泡汤了。当今皇上好像对你有些意思,我想着找个机会把你送进宫去。”

     宫钰岚一听立马急了“主子可不能开玩笑啊,这个笑话可一点儿都不好笑。”看她着急的样子凌落月一脸奸笑的看着她“怎么不愿意啊,我也不想你进宫啊,可是刚刚看皇上的那个样子,怕是不进宫不行啊。就算我留你在身边也不可能啊。”宫钰岚生生压住心里的怒气,“我倒是要去看看,这当今皇上有多大本事,想让姑奶奶进宫去伺候他,想得美。”说着满身怒火的快步走了出去,“别忘了正事,先去通知下面的人再去找他,而且人家再怎么说也是皇上,收敛一下自己。”凌落月急忙在后面喊道。也不知她到底有没有听到。

     凌落月摇了摇头也不知钰岚这个火急火燎的性子什么时候可以收敛一点儿。正要好好的休息一下,前面却有人忽然来报:“主子、主子,不,不好了。”“有什么事儿慢慢说不急。”凌落月给他倒了一杯水,让他顺了口气,“前面,前面有人过了主子设下的三关,可是钰岚姑娘想着在天字号包间,我,我不敢去喊。”“嗨,我当什么事儿呢,行了我这酒来,你先去让张掌柜的安稳一下客人。”

     凌落月来到前面大厅就看到那个闯过三关的人正坐在楼下大堂最中间的位置。

     “这位就是刚刚连过三关的客人吧,恭喜恭喜,我百味楼即立下这三关,那么说出的奖品自然就会兑现。从今日起往后一月的饭食这位客官尽可到我百味楼来,百味楼绝对分文不取。”楼下男子笑眯眯的看着凌落月道:“不过是一个月的饭食罢了,小爷倒是不怎么稀罕,可有可无罢了。小爷要的可是另一个,春宵一刻值千金,快带小爷去你们那没人老板的住所,小爷今日可是要和美人共度良宵的。”说完一阵浪笑声传遍了整个酒楼,再加上那张猥琐至极的脸,让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其他人听着这人满嘴污言秽语,也有些看事情不怕闹大的,跟着一起起哄调笑着,喊着让老板赶快出来。

     也幸亏凌落月出来前做了些准备,在脸上涂了厚厚的一沉脂粉,看起来只不过是个在平常不过的女子,没有任何出众的地方。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是她。让人不得不佩服女子的化妆技术啊。

     “我想是客官弄错了吧,我们这百味楼是吃饭的地方,可不是什么青楼花街,没有这项服务。”凌落月强忍住心里的反感说道。“哼,你们可是明明确确说过连过三关这可以和你们的老板一起,怎么,现在又不想认了吗?百味楼的这种做法让我们这些人如何让接受。”经过他这么一顿挑拨,楼下的客人们也都在窃窃私语。

     “客官不要记错了,我百味楼明明说,连闯三关者,可进入后堂一见老板的芳容,可没有许下什么共度良宵的话,客官现在给我们扣这么一定帽子,我们可真不敢承受。还是说如若小女今日不让客官这么莽撞的进去,客官就准备强闯了。”“你、你、你强词夺理。”楼下人见大部分的客人都被她说的有站到那边去,心里暗骂一声墙头草,心想今日如若不安规矩来,恐怕自己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好,既然你说是一见老板芳容,那么我也接受了,就请姑娘前面带路吧,小爷倒要看看这百味楼老板是何等的绝色。”凌落月一侧身“客官请。”随后就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去了后堂。

     这个时候本该是楚千珏挺身而出了,可是宫里临时出了事儿,所以就和皇上急忙赶回宫中了,而宫钰岚自然也没有见到楚千勤。凌落月带着那个男人去了后堂安顿好后,出来正好看见失望而归的宫钰岚,什么话都没说就吧宫钰岚带到了那个男人在的屋外。

     “哎哎,你这么拉着我干嘛吗?你慢点儿,慢点儿。”“有人闯过了三关,所以,麻烦你了,人就在里面,招待好了。”说完一溜烟跑了,只留下在风中凌乱的宫钰岚。

     那晚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天只是看见当天的那个男人被几个人抬着走出百味楼的大门,不明真相的人也只是调笑的看着这个被抬出来的人。

     宫钰岚坐在房间里喝着刚刚沏好的茶“哼,还敢懂姑奶奶,小命留给你都算对你好了。”凌落月带着一脸疑惑的神色看着她问道:“你没把他怎么样吧,昨晚上你们这屋的动静可不小,吵得我一夜都没怎么睡。我可告诉你,那个男人的来头不小,是户部侍郎的儿子,小心他来找你麻烦。”宫钰岚拿杯的手一顿“你怎么不早说!”“你不会真对他做了什么吧?”看她这样宫钰岚哈哈大笑道:“哈哈哈哈,放心吧,我怕什么都没做,他肯定不会来找麻烦的。”“你自己心里有数就好。”一口饮尽杯中的茶“我还要回去在睡一下,今日店里你先看着,有什么事儿去找我。小事就不要打扰我了。”说着走向了落月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