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闯关
    楼上每个人心里都想着自己的事儿,楼下却是一片火热之景。

     仔细一看原来这三关就是喝不同数量的酒,而且这就的年份也不一样。第一关喝的是十年份的酒二十碗,第二关是五十年份的十坛,而第三关则是百年老酒,只要喝仅仅三碗就够了,但是闯过这三关后必须要从一楼走上二楼,途中要是倒下的人居算挑战失败。这几关看似简单,但也很难。东楚国一向重视经济发展,自然文人雅客居多,要说真正能喝得下这么多酒的人还真真找不出几人,所以能过的了前俩关的人并不多。这最后一关但看只是喝三碗,可这酒里的料还真不少,这酒是用各类药材泡出来的,其中一味百里香不仅能让人对这酒情有独钟,而且可以让人喝不过一杯就醉上三天。并且这些酒要在三炷香内全部喝完,使得这又有了不小的难度。

     楼上的宫钰岚看着这些人连这第二关都闯不过顿时放心了“哼,就这点儿酒量都敢来这儿,主子也是怎么想的,让这些人来这儿白喝这些好酒,都给糟蹋了。不过也幸亏这些人酒量不好,真要是有人过了我还得陪这人去吃饭,明明是自己想出来的电子,自己不去陪,偏偏要我去,喝吧喝吧,全都喝的找不着北才好呢,省得浪费本姑娘的时间。”

     凌落月本来想着来这儿看看,却听见了她在这儿发牢骚“哦,听你这口气,是不满意喽,要不然我把难度降低些,省得浪费了好酒惹得你心疼,随便也帮你寻个如意郎君,早早的把你嫁出去,看你还敢说我的不是。”宫钰岚一直注意这下面的动静,也没有听见身后的脚步声,一转身看见凌落月过来,又听到她这么说“主子,我这不是随便说说吗,我真没那么想,你可别随随便便的就把我买了,我再也不敢了。”看宫钰岚脸上一副认错的样子,眼睛却骨碌碌的转着就知道她没有真心认错,自己也绷不住这么一副严肃的样子,不禁笑了出来“好了,逗你玩儿的。怎么样,没有人能过得了这三关吗?”“目前还没有,就是不知道有没有什么真正的高手在隔岸观火,待会儿就上呢。”正准备说些什么,却听到下面一阵欢呼声,原来终于有了第一个人马上就可以过了第二关,仔细一看这人前面的酒坛也只剩下这最后的俩坛了。

     “哎哎,快看,那人喝最后一坛了,哎,今天这入幕之宾恐怕要非他莫属了。”

     “好酒,不愧是好酒。姑娘,在下这里的十坛就已经喝完了,这第三关是什么?”宫钰岚看了一眼,深吸一口气道:“来人,给这位客官上酒。”宫钰岚拿着就走到这人面前“客官这第三关很简单,只要你能喝完这三碗酒并且能自己走上这二楼就可以了。”“哈哈,好,拿酒。”说着这三碗酒就下肚了。

     “客官好酒量,请吧。”宫钰岚先一步上了二楼,这个男人也随着宫钰岚的脚步走上了第一节台阶。只见这前几节还走得很顺畅,可这越到后面反而走的越慢,这还没等上到一半儿能就扑通一下倒在了楼梯上。宫钰岚看着在心里暗暗高兴了一下,面上却保持平静向着下面喊道:“可有这位客官的朋友吗?如若没有的话,我就请人将这位客官抬去客房了。”

     “有,有,不劳烦姑娘了,这位是在下的朋友,在下先带他回去了。给姑娘添麻烦了。”“不碍事,本就是一场游戏,眼看就要成了,没想到我这酒的后劲这么大,不如让我给客官安排一间客房好好休息一下,看客官这样子怕是要好好谁上一觉呢。”来人微微一笑“多谢姑娘好意,本不应该退却,但在下在这帝都有落脚的地方,就不打扰了。”然后就让身边的小厮抬着倒下的人除了百味楼。

     楼上一个雅间中俩人一直看着大堂中发生的一切“这倒是挺有意思,我倒也想去试试。”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出口说道。“呵呵,这酒可不是那么好喝的。”另一身穿玄色衣服的人回答到。“嗯?怎么说?”“这前俩关的酒虽然年份摆在那儿也不好受,可是这玄机都在这最后,这酒单单闻起来就让人垂涎欲滴,恐怕这酒里可是下了不少料啊。”“你是说百里香!”“不错,应该就是百里香。”“先不说这酒钱,单用着百里香泡酒就不是一笔小数目啊。这是下了重金啊,平日怎么就没看出来她这么舍得呢。”玄衣男子看了白衣男子一眼无奈的摇摇头道:“你难道没发现今日这百味楼里所有的菜价都提了吗,而且那些要参与的人都要给钱的,你真以为她是傻了吗,不会在别的地方把钱拿回来吗。不敢说挣了多少,最起码要弄个不赚不赔吧。”白衣男子吃惊到:“啊!原来还有这么一手啊,我都没有发现这么一档子事儿,可是你是怎么知道的。”男子用大拇指揉了揉隐隐作痛的头:“你是没有发现,不然你也不会点这么多菜了。刚刚旁边的客人说今日的菜钱比往日贵了几分,你难道没有听到吗!”白衣男子尴尬的笑了一下:“呵呵,那个,顾着看下面,没有注意。不过我可没钱啊,今天说好是你请客的。”说着好像怕今天的钱花的太冤枉,拿起筷子专注的吃着桌子上的饭菜。

     楚千勤回过神看旁边的人在走神喊了几声把这个神游的人喊起来,问道:“这下面是怎么回事?”楚千珏和他简单的解释了一下下面的情况,让本来内心平静的楚千勤不禁着急起来。可看着没有几人可以过关又把悬着的心放下了。但是看见这么一个雄伟的大汉就差几部就要上楼,又有点儿坐不住了,就等着这人要是真的上来就去吧宫钰岚带过来,反正这老板有俩人,让凌落月去,只要自己不吃亏就行,到时或会怎样就让自己的这个弟弟去头疼。

     看着那个人禁不住酒劲彻底倒下时他又终于松了口气。心想,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吧,自己一定要把这个偷走自己心的人给带回宫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