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谁才是真正的渔翁
    楚千珏自从来到落月轩后就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不知道该如何让面对凌落月,虽然那日俩人并没有吵架,甚至可以理解成只是有了一些小误会,但是自那天以后俩个人就好像很有默契一样,谁都没有主动去先找对方。

     “那日……”“过去的事就不必说了,本来那日请你帮忙的事我就一直都在纠结中,我知道你那日是开玩笑才说那些话,也正是你的那些话让我确定了心中的想法。”

     楚千珏听他这么一说心中的石头也落地了。想起刚刚的事情,问道:“你刚刚怎么会向皇兄提那样的条件?如果他不同意,甚至惹怒了他,对于你没有什么好处。”

     凌落月收起刚刚慵懒的样子,严肃的看着楚千珏说道:“东楚宁王楚千珏,从小深得先皇喜爱,曾经还有过立为太子的机会,可是其人对皇位没有兴趣,所以此事也就不了了之。可作为曾经的天之骄子怎么会没有自己的手段,我相信你也应该周到些什么部位认知的消息吧。”

     楚千珏盯着凌落月看了半天,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说道:“是,我的确调查到了一些事情,而且这些事情会危及到东楚的平静。”

     “那王爷怎么不把这件事情告诉皇上呢?”“你不是也瞒着我皇兄吗?”“我是不能说,要是让皇上知道这宫墙下游我这个势力的存在,王爷就得我还能活到明天吗?”

     俩个人就这么一直盯着对方,凌落月想了一下说道:“不如,我们交换一下各自查到的事情吧,或许我们对对方的信息更感兴趣呢。王爷既然怀疑我,那就让我先说吧。”凌落月顿了顿继续说道:“我查到当年本该灭亡的木兰国还有活下来的人在,而且好像已经渗透到了东楚的朝堂与后宫。这次我想要去参加宫宴,也只是想确定一下他们已经深入到了什么地步。”

     楚千珏按压下自己凝重的心情,“我查到江广林这些年不只是贪污,而且与其他国的人有所来往,可具体是哪个国家,现在还不好下定论。”

     凌落月声音颤抖的说道:“这么说,我们查到的消息有极大的可能可以看作是一条消息,。”楚千珏看她这个样子自己的心里也有些不好受,无奈的回答道:“恐怕可以这么理解。”凌落月眼里含着泪水,这一刻忽然觉得他们是这么的可怜,心痛的走到窗前,看着满天的繁星说道:“呵呵呵,你不觉得讽刺吗?江老爷子这一辈子都兢兢业业,没了东楚还牺牲了个儿子,最后自己也早早地就撒手人寰的,可是你看现在,我能想到他江广林贪,能想到他受贿,可是我不敢想他居然还通敌卖国。江家一辈子的清誉就被他这么的毁了啊。”楚千珏也有些消化不了今日的信息,喃喃道:“不管这么说,他的罪名已经是铁证如山了,或许皇上会念着江老大人曾经的功劳,放江家一马吧。”

     凌落月仿佛陷入了回忆一般,“娘,你曾经多么爱那个家,你说过那个家虽然对你不好,但是那里有着你最好的回忆,你说你不恨任何人,我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做的是不是太过分了一些,可是,可是这个时候我觉得我是对的,既然他江广林已经作出了这样的事情,那么就用他的血来洗刷江家被污染的一切吧。”

     “宁王爷,我不希望这件事情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沈黎也不可以。我知道你对沈黎很信任,可是这件事情要是告诉了沈大人,恐怕江家就什么也剩不下了。”“我走到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凌姑娘,今日天色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了。”“王爷慢走。”楚千珏走后的屋子里只剩下凌落月一个人坐在那里,看着面前摇晃的烛光,心中却是在不停的翻腾着。又让人拿了些酒进来,独自喝着满座的酒,像是要吧所有的烦恼都顺着酒喝进肚子里,好不要去想一样。

     宁王府,楚千珏对着暗处唤了一声,从暗处走出一个人跪在地上,等着楚千珏的吩咐。“你去查探一下这次江广信各国前来的路上有没有人行刺,多带些人在暗中保护,决不能让队伍出现意外。”“是。”

     “凌落月,不简单啊,原以为你只是一个单纯的回来向江家复仇的女子罢了,现在看来,你的目的也不是这么简单。罗刹,你去好好地查一下凌落月这三年来的行动,还有这个百味楼你也要好好查一下。”“是,王爷。”

     楚千珏一回到王府就在四处布置,而回到皇宫的楚千勤未尝不是这样呢。同样也吩咐了人去调查了凌落月。

     而这时候我们的主人公落月轩里的凌落月又会是什么样的想法呢?

     “主子,外面的苍蝇已经解决了。”“嗯,知道了,苍蝇不要傻了,免得让人怀疑,丢在百味楼后墙就行了,你先下去吧。”“是。”

     这时刚刚给凌落月拿酒过来的小厮伸手除去脸上的面具,“你怎么这么大的胆子,他俩一个是皇上,一个是王爷,还有一个千年老狐狸,在这几个人面前,你真是什么都敢说啊。”凌落月给慌乱的宫钰岚到了一杯水,才想她解释道:“你放心吧,我们在其他地方的落脚点我都已经做个改变,就算他们去查百味楼也不过是再查一个再简单不过的酒楼罢了。再者他们一直就对百味楼的有兴趣,这也是迟早的事情。”“就算是这样,你那个确保皇上不会先动百味楼,再来整治江家,而且你和楚千珏说木兰的事情干什么,你真的以为他会把江家联系到这件事情身上?”凌落月摇摇头“不确定,就算是江家和木兰国一点儿事情都没有又怎样,告诉他们也好,最起码他们先担心的事木兰,你要是担心他们也把木兰和我们扯上关系的话,就去好好的处理一下我们内部的这些老鼠吧,省得这一锅老汤毁在这些老鼠身上。”“好吧,我现在就去,本来还想留着他们有些用处呢,照目前的情况看,是不能留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