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起始
    皇城深夜一处偏僻的院落中,零星的建造着几座房屋,但是,从其衰败的程度上看,应该是许久未用了,也只有那么仅有的俩三间可以用,而这几间屋子恐怕也撑不了多久了.可是,这处院子中居然还有着一排鲜艳的花,想来院中应该是住着一位极爱花的女子.明明是院中最美的一角,却显现出与这个院子极大地不符.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本该是所有人都进入熟睡的,但是却从这处院子里传来一阵阵的咳嗽声.

     “娘,娘你怎么了,你别吓月儿啊,我现在就去给你找大夫”,这阵本已经压低的咳嗽声却惊醒了身边熟睡的女孩儿.“月儿,不用去了,咳咳咳~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我恐怕是不行了,你、你听娘说,咳咳咳~”,还没有说多少话,便又传来一阵咳嗽声,这时女孩的哭声也惊醒了院子里的其他人,只见从厢房出来一男一女走了进来。“主子/小姐,这是怎么了,王阭,你、你快去找大夫过来啊。呜呜呜呜~”那个被称之为王阭的男人正要出去就被床上的女人叫住了,“王、王护卫,不必去了,你们听我说。月儿,娘走了以后,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恨你父亲.娘不怨任何人,也从不后悔走到今天这一步,这辈子最幸运的便是有了你,可是娘却没有办法看着你出嫁的哪一天.咳咳咳~”女孩儿哭的泪眼朦胧的看着床上的女人,“娘,你不要说了,我去给你找大夫,你一定会好起来的,月儿还要带你去看这世上最美的花呢.娘~呜呜呜~”床上的人紧紧地拉住了女孩儿的手,好似一放手就会永远的没有机会再次紧握一般,“月儿,娘要走了,可是娘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咳、事情变成今天这个样子也是娘的无能,娘给不了你如他们一般的生活,你不要怨我.咳、还有,月儿,你要记住,你的性子太急躁、太张扬了,以后你一定要收敛一些,有些事有时候在你没有能力之时必要忍得下来,不然你是要吃大亏的。咳咳咳~王妈,月儿虽不是你看着长大的,但现在我能信得过的人也只有你们了,您是过来人,以后还要多靠您照顾了。咳、”被称作王妈的中年女人哭着看着床上的人“小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小小姐的,绝对不会让人欺负了她。”另一个中年男人没等她说话便回答到:“夫人,我知道,不到万全的时候我不会告诉小姐的,我一定会保护好小姐的安全。”床上的人听到这些,好似终于放心了,脸上带着欣慰的笑容,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娘~!”一声悲惨凄绝的叫声从这个寂静的夜中传出,显得悲凉而又伤感,然后便是阵阵抑制不住且无力的哭泣。

     第二日,那个叫王阭的中年男人早早地便出去了,王妈和月儿一直守在床边,俩人的眼睛都是红红的显然是哭了很久,不一会儿,王阭回来了,同时也带回了一副棺木用来安葬死者。

     本来,三人准备下午就安葬死者,好让其早日入土为安。可是中午还没过,这个无人问津的小院子却来了一位长的极其温婉的女子。

     只听门外响起一声落轿的呼喊声,然后便进来一位身着华服的女子。“璃月…”一声轻轻的喊声从背后传来“烟儿姐,你来了。呵呵~我也想到了,这个时候会来这里的也只有你了。烟儿姐,你知道吗,我从今天起就…就没有娘了。我…”身后的人心疼的看着这个刚刚失去母亲的女孩儿,说道:“璃月,姨母已经过世了,你也不要太难过了,你还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啊.”女孩儿眼里一点儿光都没有“烟儿姐,我没有娘了.自小我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现在,我连我唯一的亲人都没有了.姐姐,你说,我还有活下去的必要吗?”女子眉头一皱“璃月!姨母虽然不在了,但是你不觉得你说这样的话不仅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你让九泉之下的姨母怎么想,江璃月!你不要忘了你能好好的还站在这里是因为什么.要不是姨母为了你不在府里被其他人欺负了,你觉得姨母会因为这么一点儿小病辞世吗?月儿,我知道你难受,我们都不想让这件事发生。但是,月儿你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做。你还没有找到你的父亲,你还没有让那些曾经肆意践踏姨母和你尊严的人得到惩罚。”“可我又能怎样,我和母亲已经不属于那个家了,难道让我求着她们再回去吗?”“月儿,只要你想就会有机会的。我听说,老夫人要回来了。她们怕姨母的事儿被老夫人调查出来,所以现在让我带你回去,并且希望在老夫人面前你要保证只字不提,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江璃月眼中顿时火起“只字不提!她们做的好事凭什么让我这个受害者什么都不能说,还得替她们这些蛀虫保密,凭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不公平都只能让我一个人来承受。再者说这件事要是没有老夫人的认同她们敢这么做吗!他们怕让老夫人知道,我看他们是担心老夫人不知道吧,想让我回去也是为了堵住外人的口舌吧。”江璃月越说越激动“璃月,你冷静一点儿。我知道她们这样做放在谁的身上都无法接受,但是月儿我们何不妨换一个角度想想,只有在她们身边才好对这些人下手,不然你们的距离只会越来越大。而且还有舅舅在呢,你觉得舅舅会为了你而惩罚他们吗?只有忍常人所不能忍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当你一步步爬上那最高的一处时,她们就只能仰望你了。那是还在和这些所忍下来的东西吗。”“有些事不是一定要在身边才好办,我无法待在他们身边,看着那些嘴脸。”江璃月平静下来,对着母亲的牌位重重地磕了三个头,“娘,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的活着,会带着你的不甘带着我的愤怒活下去,我要让那些曾经嘲笑过伤害过我们的人都付出应有的代价。”